借鉴诱导分化思路,探索中医精准治疗癌症的方法

诱导分化治疗是指在某些体内、体外分化诱导剂的作用下,将恶性肿瘤细胞诱导向正常细胞的方向演变分化的一种治疗方法。通过诱导分化,恶性肿瘤细胞的生物学特性(包括基因表达方面的标志物)会向正常细胞接近,甚至完全转变成正常细胞。
医学界发现部分肿瘤患者会出现肿瘤自行消退现象,如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张锦华团队报告过该团队20世纪70年代收治过一名腹部巨大肿瘤伴腹水不能平卧,全身恶病质的男性患儿,经剖腹探查,术中见肿物与肾脏粘连并畸跨腹主动脉,无法切除,病理检测结果显示为神经母细胞瘤晚期伴多处淋巴结转移。该患儿当即退院回家,未经任何治疗,两年后患儿再次返院复查见状态良好,行动自如,腹部平软,B超检查未发现任何肿物,亦未见任何淋巴结肿大。患儿在完全未治疗的情况下自愈了,类似的自愈病例北京儿童医院亦有报道,世界各地不时的会有一些癌症患者的肿瘤自行消退。
这些肿瘤患者为什么会自愈呢?部分原因可能是在内源性分化诱导剂影响下,肿瘤自发性分化逆转。这一现象引起了学术界的关注,近年来,世界各地学者在探索诱导分化方面做了大量的临床实验,取得了许多成果。
1995年,我国哈医大的张鹏等报道了其团队自1992年应用三氧化二砷(AS2O3)治疗急性早幼粒白血病(APL)的临床和实验研究时,发现AS2O3对APL不仅有诱导分化、克隆抑制作用,而且还有促进白血病细胞凋亡的作用。张鹏团队观察到APL细胞凋亡的形态学表现。
2017年,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张锦华团队出版的《神经母细胞瘤诱导分化治疗》一书,报告了张锦华团队在过去几十年的临床实践中,采用小剂量化疗对神经母细胞瘤(NB)进行诱导分化的思路,治疗199例神经母细胞瘤(NB)患者(其中4期患者166例),结果CR71例,PR45例,SD25例,PD4例,死亡49例,失访5例。
正常细胞与肿瘤细胞最大的区别在于,正常细胞具有一整套细胞凋亡(apoptosis)的机制。细胞在各种因素的影响下,在生长到一定的程度后会自动凋亡。所以当细胞生长过多,或者机体处于生长发育的需要时,正常细胞可以通过自动凋亡来保持整体的稳定,但是肿瘤细胞不会自动凋亡。
肿瘤细胞不会自动凋亡的特性可能与端粒酶有关。真核细胞染色体末端有一种叫端粒的特殊结构,端粒以其自身长度的缩短来调节着细胞的正常死亡。肿瘤细胞在端粒酶的帮助下,可以不断的编码端粒DNA重复片段,补充端粒来打破细胞的这种自身平衡,让肿瘤细胞得以无限生长。
所以如果能够将肿瘤细胞诱导分化为正常细胞,就能终止肿瘤细胞无限生长的进程,达到让肿瘤自动消退的目的。而要做到这一点,就要尽可能的改变机体的内外环境,充分发挥各种治疗手段的诱导分化作用。
从分子生物学的角度来看,肿瘤细胞要凋亡,需要抑癌基因(如野生的P53基因)的帮助。大量的研究表明,许多抗癌药物杀伤肿瘤细胞的作用是通过激发抑癌基因,启动细胞凋亡机制完成的。
中医治疗癌症的历史悠久,有许多宝贵的经验可供借鉴,上文提及的张鹏团队应用的三氧化二砷治疗急性早幼粒白血病就是从民间中医用砒霜(主要成分为三氧化二砷)治疗癌症的案例中汲取的经验。传统中医用“以毒攻毒”来概述砒霜和雄黄这类砷化物的抗肿瘤作用,现代科学家则通过实验阐明了其抗肿瘤主要是诱导细胞凋亡的原理。
笔者多年来见证了许多采用传统中医疗法后,肿瘤自行消退的案例,其背后的原理值得探究。有一些患者熏吸砒霜之类的药物的烟雾后肿瘤自行消退,有一些患者是在服用某些内服中药后肿瘤自行消退,还有部分患者甚至仅仅依靠艾灸这种简单的治疗方法就取得了肿瘤自行消退的疗效。
但是大多数这样的患者的经验不具有可重复性,其他患者效仿这些患者进行治疗时,往往无效。为提高成功率,笔者近年来在摸索中药复方多靶点广谱抗癌的思路,详细介绍见拙文《我用中药复方多靶点广谱抗癌的实践经验介绍》。这种思路有一定的可重复性,曾在多例各种肿瘤患者身上取得了一定的疗效,有少数患者达到了CR的效果。
但是该方案的有效率还是达不到笔者的理想,所以笔者这些年仍然在不断的改良这种思路。根据大量患者治疗后反馈的情况,每隔半个月调整一次药物组方。在这种不断摸索和改进的过程中,该方案的有效率在逐渐提高。但是笔者也发现了一个问题,该方案完全无效的部分患者,在采用另一些方案后,有一定的效果。
如甘肃卵巢癌患者赵某是笔者治疗的一位4C期卵巢癌患者陈某的病友(陈某目前已经CR,治疗医案见拙文《历时近三年,用中药把一个4C期卵巢癌患者的转移瘤全消除》),赵某是陈某介绍的病人,笔者给陈某治疗有效的方案在赵某身上非但无效,反而导致赵某的肿瘤标志物CA125迅速上升。但在调整用药方案,放弃对赵某进行抗肿瘤治疗,仅采用中医的扶正治疗后,赵某的CA125上升的速度明显下降。
这样的案例说明,对不同的患者来说,有时可以采用同样的治疗方案,有时必须采用不同的治疗方案才能达到理想的诱导分化的效果。比如陈某的方案,笔者用于一位晚期宫颈癌患者马某时,马某也达到了CR的疗效,马某的医案见拙文《晚期宫颈癌患者马某治疗医案(肿瘤已全部消除)》
笔者也曾将陈某的方案用于多例神经母细胞瘤患儿,这些患儿用药后,均可见肿瘤自行消退的现象发生。但是将该方案用于与陈某属于同一种癌症的赵某时,效果反而不如意。而对赵某采用纯粹的扶正治疗后,赵某的肿瘤细胞增殖的速度又在下降。可见用中医的方法抗癌时,无法完全依赖同一种思路。我们还需要进行更多的探索,才能找到更精准的治疗方法。
传统中医素来有“同病异治”和“异病同治”的说法,意思是说同一种病,有时需要采用不同的方法来治疗,不同的疾病,有时可以采用同一种治疗方法。只是自古至今,在肿瘤类疾病的治疗上,没有形成有效率特别高的思路。所以需要我们新一代的中医师融会新知,不断的实践和摸索,提高中医诊疗癌症的有效率。
诱导分化思路的根本在于借助体内、体外分化诱导剂的帮助,诱导肿瘤细胞向正常细胞转化。这需要从三个方面着手:一是改善患者体内的内环境,二是提升患者自身的免疫力,三是诱导肿瘤细胞自动凋亡。
改善患者体内的内环境可以延缓肿瘤细胞增殖的速度。人体之所以生长出恶性肿瘤,根源在于肿瘤细胞过度增殖和凋亡不足造成的失衡,如果肿瘤细胞增殖的速度放缓,凋亡的速度加快,则肿瘤是有希望自行消退的。
人体在致癌因子的刺激下,产生了肿瘤细胞。但是致癌因子无法单独发挥作用,人体的内环境对致癌因子导致人体发生基因突变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多数癌症患者的身体内环境较差,这种环境为肿瘤细胞的增殖创造了条件。若能纠正机体内环境的偏差,肿瘤细胞增殖的速度便会下降,肿瘤增长的速度也会放缓,这可以延长患者的生存期。
根据生物的内稳态理论,生物能够控制自身的体内环境使其保持相对稳定。这种内稳态能够减少生物对外界条件的依赖性,提高生物对生态因子的耐受程度。如果生物的内稳态没有被破坏,生物就能够抵御外界的生态因子(如某些致癌物和致癌环境)对自身的刺激作用,不至于在生态因子的作用下,发生癌变。但是一旦生物的内稳态被破坏了,那么生物对外界的生态因子的耐受程度就大大的降低了,容易发生癌变。
我们在传统中医理论中可以找到类似的表述,传统中医认为“阴平阳秘,精神乃治”,人体只有阴阳平衡且处于稳定的状态,才能保持健康的状态。如果阴阳失衡,那么人体的这种内部稳定的状态就被破坏了,很容易产生健康问题。所以中医强调“治病必求其本,本在阴阳”,中医治疗疾病的根本在于让人的身体处于“阴阳平衡”的状态。
当然,我们不能拘泥于阴阳的原始概念,但是却可以从中医的这种思想中借鉴治病的经验。如果我们纠正了患者身体内环境出现的偏差,恢复了患者的“内稳态”,就像是中医所说的让患者处于“阴阳平衡”的状态了,那么患者肿瘤生长的速度就会明显的放缓。
比如某个肿瘤患者在中医看来属于“热毒壅盛”的体质,这种体质显然已经破坏了患者的内稳态,中医采用清热解毒的思路,解决了患者“热毒壅盛”的问题,让患者身体的阴阳失衡的状况得到了改善,患者的肿瘤生长的速度就会减缓许多。而中医的“热毒壅盛”,在很多时候即是西医所说的炎症状态,我们知道通过改善癌症患者身体的炎症状态,是能够延缓患者肿瘤发展的速度的。
再比如说某个肿瘤患者在中医看来属于血瘀体质,这种体质的患者一般来说特别容易在肿瘤内部形成新的血管,中医调整这种失衡的状态,就需要用活血化淤的药物来治疗。事实上,多数活血化瘀和软坚散结的中药都有很好的抑制血管生成的作用。中成药西黄丸之所以有抗癌作用,就与其有抑制血管生成的作用有关。而西医的许多抗癌药物,比如贝伐单抗和安罗替尼等,都是通过抗肿瘤血管生成来发挥治疗作用的。
如此看来,中医的许多理念与西医和现代生物学的理念是相通的,我们可以借助这些新知来阐明古老中医的治病原理,更精确的探索中医抗癌的思路。
患者自身的免疫力与癌症的发生和进展也有很大的关系,众所周知,在免疫力低下的情况下,肿瘤细胞发展迅速。因为这个原因,相对于传统的放化疗等治疗方法,当代许多新的肿瘤学家更青睐化疗等新概念。所谓化疗是指采用小剂量化疗药物(通常为常规剂量的1/10-1/3)较频繁的给药,其实质仍然是上文中提及的抗肿瘤血管生成。笔者在上文中提及的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的张锦华团队就是这方面的代表,多年来他们一直在采用小剂量化疗加中药的方式治疗神经母细胞瘤患儿,取得了较好的疗效。
化疗与传统的大剂量化疗相比有一个较大的优势就是对患者的身体损伤相对较小,患者的免疫力不至于破坏得太严重。许多神经母细胞瘤患儿到西班牙等国家治疗,再回国治疗后,就很不适应国内的大剂量传统化疗方式。因为这些患儿在国外接受的小剂量化疗没有影响他们的生活质量,无须住院治疗。而回国后接受的大剂量化疗则明显的影响了患者的生活质量,需要长期住院,这为患者带来了不便和很不好的体验。
而中医的扶正治疗主要是通过提升患者的免疫力来控制肿瘤细胞的发展。在当代中西医并存的情况下,中医的扶正治疗还有降低西医放化疗副作用的用途。如许多癌症患者在接受放化疗和口服靶向药物治疗时,白细胞、红细胞和血小板急剧下降,免疫力低下,这些患者同时接受中医治疗后,上述问题有可能得到妥善解决,放化疗和靶向治疗的效果也能提高,这样的提升免疫力的治疗对癌症患者来说就有实际意义。
同样,在诱导肿瘤细胞凋亡这个问题上,中医也能发挥作用。比如上文中提及的传统中医所用的砒霜(三氧化二砷)和雄黄等砷化物,就有诱导肿瘤细胞凋亡的作用。除了砒霜之外,中医所用的许多以毒攻毒的药物,都有诱导肿瘤细胞凋亡的功效。
所以我们完全可以从上述三个方面着手,探索中医精准治疗癌症的思路。但与此同时也要研究传统中药的毒性,笔者多年来也见过许多患者服用中药抗癌后出现肝肾功能受损的情况。笔者自己治疗的患者中,也有肝肾功能受损的。最理想的医疗方案是既安全又有效的,我们在追求有效性的同时,也要尽可能的提高安全性。
笔者非常期待中西医在对肿瘤患者诱导分化治疗上合作,共同为癌症患者探索出新的治疗方案。也很乐意将这一理念介绍给癌症患者及患属,相信这种理念可以帮助患者和患者家属做出更理性的抉择。​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