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真亦幻又一年

昨晚和孩妈一起看电影频道的电影时,孩妈突然问我,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像电影中一样,大家都不戴口罩,恢复从前的生活呀?我告诉她,得益于现代科学,可能得5-10年。假如科学不像今天这么发达,那这个过程需要150年左右——150年是在纯自然状态下,人类演化出群体免疫力,适应一种新病毒需要的时间。

今早,北京下雪了,六点半左右,我骑着电单车载着孩妈去班车点坐班车。今年这种年景我们才意识到没有车确实不方便,如果有辆车,她现在就可以开车上下班了。遗憾的是我们摇号多年,一直摇不到车牌号。

从去年的1月19日开始,我对外发出了我自己的声音,之后我前后写了约一百篇共二三十万字的关于新冠肺炎的文章,在互联网上被人阅读的次数大概有几千万之多。从2020年5月份开始,这些文章被我陆陆续续的隐藏起来了,因为到那个时候,再无可能阻挡这场瘟疫的大流行了,我的心情只能用“夫复何言”来形容。对既定的现实,我只有接受它。

而且随着疫情的发展,全球的民粹主义泛起,许多反智的言论在混淆动听并煽动仇恨——至今仍然如此。卷进这样的浪潮是一种既解决不了问题,又很不理智的行为。所以我从那以后便不再写作这方面的文章,而只是自己一个人默默的记录着没有政治色彩的时代历史,打算今后择机发表。

去年6月份我找了块地种菜去了,12月底租赁方告诉我,因为国家退耕还林政策,这块地2021年不能再租给我们种菜了。过完年后如果我还想过田园生活,就得再去觅地。不过在骑行一个小时可以到达的地方找菜地已经不容易了,离家太远的地方对我来说不现实,所以我不确定2021年我是否还能享受这样惬意的田园生活。

这一年既真实又像一场梦一样虚幻,很多人至今仍然没法接受这种突如其来的改变。患者们就医变得很不方便,北京三甲医院的号比以前更难挂,一些重症患者很无奈,也有些人因为经济原因放弃了治疗。

2020年后的生活对很多人来说是残酷的。当地球上的人口密度达到了现在这种水平的时候,这种级别的大流行是不可避免的。所以无论我们是否愿意,我们都得接受这种我们在自然界生存时无法避免的灾难。

这一年所发生的一切对所有人都敲响了警钟——虽然有一部分人顽固的不肯接受这种警告,但是毫无疑问,他们也受到了影响。对我和我的家庭来说,最显著的影响就是提高了我们的警惕性。我们今后离开家门时,可能一直都会戴着口罩,口罩会成为我们与外人接触时的标配,消毒也会成为一种习惯。不仅仅为了防范新冠肺炎,也为了防范其他的病原微生物。

最初,我也认为我们应该能够通过更合理的制度设计来避免这场大流行。但是到了后来,我觉得即便避免了这场大流行,也无法避免其他的大流行。世界级的瘟疫迟早要来,也只在这几年而已。原因无他,世界人口太多,住得太密集了——人口密度偏高,瘟疫就无法避免。加上贫富分化严重,每个人文明素养又差次不齐,78亿人中,总会有一些人把能造成这样的大流行的病毒或细菌带进人群,并迅速传播开来,人力无法阻挡。

所以,我放下了一切,接受现实。2020年前的生活是真实的,2020年后的生活是另一种真实。我们终究还是要超越民族主义和政治立场来认识发生在自然界的一切,理性会帮助我们平复自己的情绪。

这场大流行也并非一无是处,它无异于向人类投下了一枚威力无比的核弹,我相信它能打破既往的由各种利益团体控制的旧平衡,在人间建立起一种新的更合理的平衡规则。

只是这需要一段时间,或许需要十年,或许十年还不够。不管如何,能够在这沉闷的世界里,掀起变革的浪潮,也算是一种难得的收获。愿望无法改变的问题,就交由时间去解决吧。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