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要低调而缓慢的成长

我一直在控制自己的个人影响力增长的速度,两年前关闭了微博和今日头条,仅保留微信公众号和我的个人网站,近年来不断的有人邀请我到各种平台去发布自己的文章,我都婉拒了。也有人建议我开抖音账号,但是被我拒绝了——至今我还没有用过一次抖音,也因此被人嘲笑落伍于时代,但我没有时间和精力去玩抖音这类娱乐平台。我希望自己影响力的成长是患者们口碑传播的结果,而不是被拔苗助长了的结果,这种口碑传播带来的影响力是低风险的。医疗行业的口碑传播是缓慢的,因为治疗一个病人通常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就算在自己仅剩的公众号和个人网站上写文章,我也是尽量避免使用那些吸引眼球的噱头式标题,尽量避开社会热门事件——新冠肺炎爆发之初是个例外,因为那时我真的很想为阻挡这场大流行做点什么,毕竟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这些学医的比一般社会大众要敏锐些。当阻挡不了,一切都回不到从前时,我就不再谈论这个话题了,因为再谈意义已不大。

以我的写作能力和我服务过的众多患者的推介,我要想迅速成名并非一件难事,但是我对迅速成名带来的坏处一直都有清醒的认识,所以总是对此保持警惕。医生要学会写作,但是也要慎用这项能力。写作带来的名是双刃剑,有作用也有副作用,总体来说,增长太快的名气弊大于利。

医生的成长是缓慢的,我们的成长是厚积薄发式的。阅读一年的文献,积累一年的临床经验,所能取得的进步微乎其微。阅读五年的文献,积累五年的临床经验,或有一小步的提升。阅读十年以上的文献,积累十年以上的临床经验,才能上一个台阶。所以学医行医,要有耐心去静待花开,不能急于求成。再狂妄自大的人,做上临床医生的工作后,都会变得谦卑。因为每天我们都在目睹病人的死亡,见证自己的无能为力,还有什么好自夸的呢?

我以前有自大的毛病,但是学医行医后,这毛病被治好了。在医疗行业呆的时间越久,越是觉得灰头土脸的,时不时的怀疑自己的智商是不是太低。我以前是什么病都想治,什么病人都敢收,现在是研究范围越来越狭窄和专精,收治病人时越来越谨慎。不是知根知底的病人不敢收,误信传言把我当神医的病人不敢收,期望值太高的病人不敢收。因为我知道自己的能力是多么的有限,失败的次数多了,即使没人骂我们,我们自己也知道收敛。

让我感到最难堪的是某些求诊的病人要我介绍我自己的业绩,我知道他们需要从我的介绍中获取信心,偶尔我也会谈一些成功的案例去提振他们的信心,减缓他们的焦虑情绪。但是更多的时候,当病人提出这样的要求时,我都会坦言相告,我的水平有限,乏善可陈,希望他们有更好的选择时,选择别人而不是选择我。

医生自卖自夸是一件危险的事情,我们治疗晚期癌症病人,无效的多,有效的少,自卖自夸就要考虑一旦治疗无效时,病人家属会不会找我们麻烦。不误导病人是我们必须坚守的底线——我这么多年没有出医疗事故,跟坚守住了这一底线有很大的关系。我只在患者和患者家属对风险和疗效有理性的认识,对我有足够的了解的情况下,才会给他们建议。

我写癌症患者的医案时总是不厌其烦,尽量把病人就诊过的医院的名字和各种检查号写出来,这是希望这些医案能够接受社会监督,尤其是接受同行监督,让医案真实可靠。将来即便我去世了,后来的医生们仍然能从这些医院的数据库里调出患者的医案来,窃以为这样的医案相对来说真实些。所以在疗效的评估上,我也是尽量用中性平实的文字。

我不得不经常写文章告诉读者们我的能力有限,因为总是有人抱着不切实际的期望来找我。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只能取得令我自己都很难满意的疗效,实在无法承受部分患者们过高的期望。我不是生而谦卑,恰恰相反,我是生而自大,如今变得谦卑起来,只是因为现实教训了我。无情的现实总是在提醒我,做个低调的医生,脸才不会被打得太厉害。

在我写作之初,我从未想过有一天会有那么多的读者关注我写作的内容,最初其实仅仅只有几十个QQ好友在QQ空间阅读我的文章而已。现在的影响力超越了我自己的预期太多,只是我也已经无法回到从前了。这世上确实有一些人需要我这样的人的科普,那么我就不能停下来了。生而为人,活在人群中,吃着别人种的粮食,穿着别人制的衣服,住着别人盖的房子,总要回报社会一点什么,才对得住自己所享用的一切。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