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后十年

前两天,一位眼科女医生对我说,她在最近的工作中遇到过一个来就诊的病人,病人的儿子到医生办公室找她沟通情况时,一边问问题,一边用手机录视频;儿子问完后,病人的女儿到办公室找她沟通情况,也是一边问问题,一边用手机录视频。

这位比我年轻两三岁的女医生觉得非常的难受,她高考报考医学院时绝对没有想到,有一天她出来当医生的时候,行医的环境是如此的恶劣。病人和家属们已经习惯了对医生进行“有罪推定”,随时保存证据,预备将来找医生的麻烦,这样的患者和患者家属让医生提心吊胆。我看到钟南山院士有一次接受采访时,也直言不讳的提到自己经常遇到这种情况。

当然,这样的病人和家属也是很愚昧的,这种做法是把病人往绝路上推。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当病人和家属对医生进行“有罪推定”的时候,医生也会全神贯注的防范病人家属,而不是全心全意的帮助病人,稍微有风险但是可以给病人带来很大的帮助的措施都不会用。还会让病人家属签署一堆的免责文件,最终这样的医疗会变成“无作为”的消极医疗,对病人没有什么害处,也没有什么帮助。医患纠纷闹不起来,但是病却也治不好。

这位女医生向我吐槽,说她希望能改行,不当医生了。但是人到中年,青春岁月都用来学医了,想改行也不知道能做什么,所以她每天都提心吊胆又郁郁寡欢的工作着,很无奈。最近疫情又现,医务人员的压力更大,这些导致她很不开心。

她跟自己家里人说这些是不会有人理解的,但是跟我说却能引起我的共鸣。因为环球此凉热,我在工作中也遇到过类似的问题。不过我比她强悍些,曾经有病人家属在用手机录像时,我直接喝止了。并且告诉他,要么把录像删除,要么现在走人,我还分文未收,也不打算收他们一分钱,这我不看了。这样的表态让他恐惧不已,赶紧从手机中删除了录像和照片。我不主张医生在这个问题上太容忍,但是有很多医院制定一些荒唐的政策,让医生们容忍这些可能会带来巨大隐患的事情。

我对她说,往后十年,这种局面都不会好转到哪儿去,所以如果真的不想从医的话,是可以慎重的考虑一下改行的。起码可以找个兼职工作做做,等到兼职工作足以养家了,就换工作吧。她说她正在准备考会计证,医生证那么难考,她都考下来,会计证倒是难不倒她。

目前世界上一些比较有影响力的病毒学家认为,新冠病毒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甚至永远都不会消失。在未来十年左右的时间里,病毒的杀伤力可能会逐年减轻,直至最后变得像季节性流感一样影响甚微。但在这一天到来之前,社会还是会处于比较紧张的状态,医务人员面临的风险也很高。

最近,英国广播公司BBC的2020年度里斯讲座(Reith Lectures) 邀请曾担任英国央行——英格兰银行(Bank of England) 行长近8年之久的马克·卡尼博士(Mark Carney)就世界面临的重大问题从人性的角度,通过经济学理论来设想金融解决之道。

马克·卡尼博士在讲座中谈到价值观时,让听众思考三个悖论:为什么对生命至关重要的水基本是免费的,而美则美矣但用途有限的钻石却如此昂贵?为什么金融市场将亚马逊公司评为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公司之一,但广大的亚马逊河流域地区的价值在森林被毁,树叶凋敝变成农田之前,从来没有出现在任何账目中?我们歌颂医疗工作者为公共卫生事业献身的英雄主义精神的非凡价值时,又是如何接受他们的低工资和危险的工作条件?

这三个悖论其实值得每个人思考一下,尤其是在我国,多数医生的收入和他们的付出是不成正比的,但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人以一种敌视的心态来对待医生?新肺炎还没有过去,医务人员冒着生命危险去抢救病人的事迹带来的感动却消失得如此之快,人们又回到了对医务人员“有罪推定”的模式中,对医生们的行为如此戒备和挑剔。

疫情给所有人提供了一个反思的机会,也给这个社会提供了一个改革的机会。往后十年,我们人类如果一直需要生活在像现在这样的紧急状态中,大家会不会反思我们对自然环境的破坏和对医务人员的不尊重是不当的行为呢?另一方面,作为医务人员,我们可以选择继续留在医疗系统内,也可以选择离开医疗界,去从事别的工作——如果觉得这份工作不适合自己的话。

我自己往后十年会做什么呢?我对这个问题也有思考。我会继续学习生物和医学,这是毫无疑问的,因为我知道十年后我还会热爱生命科学,所以我不打算浪费这十年的光阴。我也会继续进行科普写作,在写作的时候,我希望起码能够促进我的一些意气相投的读者们进行一些必要的思考。

我也会在这十年中不断的完善自我,不断的纠正自己的行为模式。在我看来,所谓的成长就是一个不断纠错的过程——纠正错误的认知,纠正错误的行为,纠正错误的心理预期,纠错越认真的人,烦恼越少。

我们人类社会也应该纠错,我们存在许多问题,政治治理模式有问题,社会和经济发展方式有问题,最重要的是人的价值观有问题。至贵者莫过于生命,但是我们对与生命息息相关的资源、环境和医务人员的态度却是如此的不尊重,我们追逐的所谓价值连城的东西很多只不过是毫无实用价值的石头和金属而已。由此可见,人不是一种理性的动物。

从进化论的角度来看,人还是处在一个不断的进化的过程中,我们会在自然界给我们的教训中继续成长,变得越来越智慧,知道该善待什么,不该贪求什么。所以也许在很多人看来,往后十年是悲惨的十年,但是在我看来,这是我们的理性被唤醒的黄金时代。若我们智人这个种群能在这一教训中清醒一些,那么那些牺牲的同胞也不算白牺牲了。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