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和“神医”

为什么中医会沦落到需要抢救的地步?

我常常批评中医,但是如我般热爱中医的人已经 很少见了。放下不错的事业,把大部分精力用在中医的学习上,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学得越来越多,就发现了两个不足:一是自己的不足,二是中医本身的不足。 我自己的不足是显而易见的,是需要通过更多的学习和积累临床经验来弥补的。中医的不足也是显而易见的,中医的长足发展,需要能够更严肃和更真实的反省和革 新自我。

中医界在大声疾呼挽救中医,在世界上存在了几 千年,并曾经统治了东亚的儒家文化圈若干国家的医学界的中医,沦落到需要中医界大声呼吁挽救的程度,说明它的发展确实岌岌可危了。强大的西医对中医的冲 击,恰如商业世界的巨无霸超级市场对小卖部的冲击一样,让中医根本招架不过来。

很多中医粉丝喜欢援引日本和韩国的中医现状。 其实,在日本和韩国,中医的遭遇和在中国是差不多的。早在明治维新期间,“荷医”(早期日本人对西医的称呼)对“汉方医学”(日本人对中医的称呼)的冲 击,就已经让中医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了。如今,汉方医学的一些名胜,成了旅游景点。斯地尚存,斯人已逝,汉方医学也不再是日本的主流医学了。韩国的 情况并不比日本好多少。

西医在很多领域优于中医,这是不争的事实。唯一些中医的遗老遗少们,仍然怀抱国故,对西医百般菲薄,并不惜攻击西医以抬高中医。一部分固然是因为热爱中医,另一部分则不乏以此为旗号,欺骗患者之嫌。

西医之优于中医,并非仅仅在于其医术。在实践 过程中,我本人觉得西医的疗效在很多领域内远不能与中医相提并论,但是西医具备批判与自我批判的科学精神,这是中医所不具备的。这种精神使得西医的发展前 景极为壮阔,西医的可怕之处就在于它能不断的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而固守传统,重视权威的中医则不能。

神医辈出,中医界尤为多见。神医有两种,一种 是自己不知道自己不是神医,但是还是沾沾自喜的认为自己是神医,取得几次疗效后就不可一世,殊不知这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治不了的病比治得了的更多呢。二 是自己明知道自己所宣扬的是假的,但是为了利益仍然不惜吹鼓自己的江湖郎中。

有时我不是很能分辨得清楚这二者之间究竟有多 大区别。因为有些人说谎时间说长了,把他自己也给欺骗了,到最后他对自己所说的谎言也信以为真了。另一些人则并没有说谎,但是他们的医学素养有限,很容易 把偶然取得的疗效无限扩大化,将复杂的医学想得极为简单,变成了卖秘方的神棍。

这样的神乎其神的中医多了,对患者的影响也就自然而然的多了起来,久而久之,中医这门学科中的闪光点也就被云雾遮盖,社会公众对中医的普遍印象便被这些中医界的神医们定格了。

一个人撒了一句话,别人就很难再相信他所说的 所有话。无数个神医撒了一个又一个的弥天大谎之后,中医也就变得“下流不堪”起来。在现实中,疾病不到西医不能治愈的程度,很少有人会考虑去找中医治疗。 我常常见到一些病人,在朝圣一些中医界的神医和名医后,对中医恨得咬牙切齿,从此以后从迷信中医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否定中医的一切。

医学是一个对人的智力要求特别高的领域,人类 可以飞到月球,但是却攻克不了自身存在的众多的疾病。治病是这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医生如果没有一流的头脑,去做临床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错综复杂的病况, 需要医生的逻辑思维能力和记忆能力都超越一般人。但是在中医界,现在很缺乏这样的人才。现在是这样,过去也是这样。所以无论是汉代的张仲景,还是清代的徐 灵胎,乃至于当代的严肃的中医学家,无不感叹中医界人才调零。

徐灵胎说得最透彻,一流的人才都去考科举了,很多人是科举失败才改学医以混口饭吃。现在这社会,一流的大脑也都去赚钱去了,聪明才智之士自觉的加入到医疗行业进行严肃的医学研究的少之又少,加入到中医行业里的,更是凤毛麟角。

混迹中医圈子的,大多不过赖此谋生而已。一旦将医学降格为谋生工具,这样的医生的医术就乏善可陈了。其野心勃勃者,就会失去做人的底线,不惜说假话,造假案,欺骗患者,敛财自肥。

今日的中医已经是萤烛之光,摇摇欲灭。老中医们以为是国家的政策扼杀了中医,这是老人们见事不明,中医的没落实在是遭遇了市场的淘汰。难以自净其身的中医界,以及难以革新自我和融汇新知的中医学,必将更趋没落。

拯救中医,需要中医同仁们反观自我和反省中医自身。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