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恨并不能使社会变得更美好

我是中国最早的一批网民,1998年我就开始上网,我曾经有三个五位数的QQ号码,至今我在用的QQ号码仍然是五位数的,这些都足以证明我属于“骨灰级”的网友。

我对中国网络民意的发展有深刻认识。

有些人可能觉得我现在有点知名度,其实早在二十多年前,我就是多个BBS上小有名气的作者之一。随着年龄的增大,我越来越不喜欢热闹,躲到一边去了,反而是我现在的知名度跟过去没法比。

我在学生时代就一直是校园里叱咤风云的人物,这种经历让我过早的对名利产生了厌倦情绪——我在年轻时就知道出名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名气太大,上初一的时候我就被很多人陷害过。

所以我习惯了在一个网名(以前我们叫ID)小有名气后就悄然隐退,再换一个网名写作。结果我的很多个网名都成名了,但是人们不知道那些网名的背后是同一个我。

我以每个网名写作的时候,都曾经遭遇过各种各样的非议和围攻。无论写作什么主题,一定会有人争议,这就是网络时代最大的特点。互联网的约束力有限,网上恶意的谩骂多得数不胜数。我记得二十年前我们管网上互相抨击对方叫“拍砖”,这个词一度在天涯社区很流行。

除了“拍砖”还有人肉搜索,过去二十多年,中国网络出了很多人肉搜索的热点事件,有一些甚至造成了受迫害的网民死亡,这就是网络暴力。网络暴力或曰网络欺凌是互联网时代的一个环球同此凉热的社会问题,这种现象不仅仅存在于中国,我记得美国的莱温斯基也曾因为饱受网络暴力的伤害而站出来呼吁大家对网络暴力说不。

有一些人可能不太适应现在的网络环境,觉得网上戾气深重,情绪化的文字特别多。我想说的是,自中国有互联网的二十多年来一直都如此,不是今天才这样的。我已经对此现象产生了强大的免疫力,挨的砖多了,也就不怕被人拍砖了。

我们中国人应该感谢网络给了大家一个表达的机会,长久以来,我们的社会太过单元化了,现在是在从一个单元化社会向一个多元化社会过渡的历史时期。多元化社会最大的特点就是各种声音都有,我们不能因为网上有反对我们的声音就觉得这个世界暗无天日。

如果按照大家的划分派别的方法,我可能属于“右派”——但是我自己是不承认我有任何派别倾向的。我写的很多文章遭到了被人扣上“小粉红”帽子的网友的谩骂,前不久我写的文章中有几篇阅读量“10万+”了,骂我的人就更多,起码有几万人在骂我。

我毕竟是在网上冲浪了二十年的骨灰级网友,心理承受能力还是有的,没有把这点谩骂当回事。不过我也厌倦了卷入这些网络论争,过去的经验告诉我这种论争很浪费时间。

但是我个人却并不认为那些骂我的人有什么不对,尤其是不认为他们思想堕落,道德败坏,他们也有表达他们自己想法的自由。我不愿意往他们的头上扣“五毛”或“小粉红”的帽子,也不认为他们是什么极左的势力,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骂我的话是发自他们自己内心的想法而非被人教唆。这种想法是出自他们的切身感受,正如他们无法体会到我的切身感受一样,我也无法体会到他们的切身感受,我们互相不能理解对方仅仅只因为我们有不同的人生,而非其他。

我关闭文章的评论只是不愿意把自己的时间耗费在挨骂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上,平和而有益的讨论只存在于有牢固友谊的朋友之间,而不适合在网络上进行。网络江湖就是这样的喧嚣,不存在岁月静好。

但是若被网络上的争争吵吵吓着,觉得社会因此而会倒退回文革时代,则纯属杞人忧天。二十多年来网络环境一直都是这么吵吵闹闹,也没见社会倒退到打砸抢的时代去。反倒是借助于网络上的种种争论,中国真正的在朝着多元化社会发展。

多元文化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各种声音都有,最终各种人都会在斗争中学会博弈与共存。我曾经在某个论坛上写作过一篇文章,题目好像是“宽容是多元文化共存的基础”——时间长了我自己也忘了题目,同样有一堆的人在文章下面拍砖和谩骂。如果本文开放评论,也是会有一大堆的骂声。

很多人认为他们自己的主张才是对的,反对他们的人应该接受他们的主张或者自动灭亡。这是因为我们的社会多元化才刚刚开始,大家还没有完全适应多元化。

无论是所谓的左派还是所谓的右派,现在都在走向一个极端——希望对方销声匿迹,停止发声,甚至希望借助暴力机关去限制对方的言论。这暴露了大家其实都希望一言堂的本质。

我们应该对批评我们自己的声音宽容一些,接纳与我们不同意见的人。不要动不动给人戴上帽子,贴上标签,自己站到道德的高地上去挥舞道德的大棒打别人。如果能往前进一步,站在他人的立场上想一想为什么他们会有与我们不同的呼声,那当然会更好一点。如果受不了某些人的谩骂和攻击,屏蔽掉他们就是了。

容忍社会有多种声音不仅仅只是政府的责任,也是每个公民的责任,更具体的来说,是我们每个人自己的责任。

容忍度太低就会酿出仇恨来,而仇恨并不能让我们的社会变得更美好。中国的历史是一部波澜壮阔的战争史,我们常说中华民族爱好和平,这句话是不对的。我们这个民族经历的大大小小的战争难以胜数,世界上其他民族很少有像我们这个民族这样战争不断。

战争给我们带了了什么?一代代的中国人浴血奋战,换来好生活了吗?建设出令中国人满意的社会了吗?似乎并没有。反倒是一次又一次的巨大破坏让我们中国人始终活在贫困之中。

我看到有些人动不动的说“广大无产阶级”,这个词真让人无比惭愧。我们号称有五千年的文明史,新中国建国也有七十一年了,这么长时间,如果我们国家的人民还是“广大无产阶级”,而不是生活富足的有产者居多,那说明我们整个民族都没什么值得自豪的。我们的人民在这么长时间居然没有积累下来财富,还只是无产者,这不丢脸吗?

所以我们要学会在和平的博弈中前行,所有人都应逐渐适应多元化社会,从自我做起,在和平的斗争和博弈中不断的提升自己的宽容度,同时推动社会的进步。

要容忍不同的声音,不要动不动就对反对我们的人扣帽子,打棍子。更不要煽动仇恨,制造对立。终究这个国家是所有中国人的家园,我们有权利在这片土地上生存,别人也有权利在这片土地上生存。我们有表达自由,别人也有表达自由。每个人的认知和爱国的方式不同,不要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到其他人的头上,谁都不配做代表绝对真理的天王老子。

多元社会的本质就是各说各话,社会各阶层在博弈中逐步完善各项社会制度建设以达到最大程度的和谐共存。而这个目标不是一天能完成的,我们可以参与到这种博弈和建设中来——因为制度建设与我们每个人的利益和安全都相关,所以别扯什么作壁上观是智者的鬼话。一场天灾人祸足以令所有人的财富缩水,在这样的时候还不允许人发表点不满简直就是胡扯淡。

但是我们也不能压制别人的声音,最多道不同者不相为谋,我们与那些不同意见者分道扬镳就是了。他们争取他们的,我们争取我们自己的。从大历史的角度去看,社会一定会在博弈中进步,而不会在博弈中倒退。

现在很多人在谈爱的教育和爱的精神,认为我们是缺乏爱的教育才导致社会上有一些极端的现象。那爱是什么?爱不仅仅只是互相的认同和欣赏,爱也是互相的宽容和让步。爱不是看到别人的不足就一棍子打死他们,那不是爱,那是仇恨。

我经历了中国互联网上的好几起轰动性的网络暴力事件,亲眼目睹了众多的网友围攻一个个被他们认为是道德败坏的人——在现实中这些都是非常可怜的人。早期天涯社区上有一些病人在网上募捐,结果遭到了很多人的质疑,有些人因为个人隐私被网友扒得血肉模糊而自杀,有些人则一辈子活在网络暴力的阴影之中。发动这些网络暴力的人都觉得自己很正义,但是却没有想到自己手上沾满了鲜血。这就是一些人煽动仇恨的结局。

我还记得以前天涯社区有个“信天助学”栏目,是一个叫“信天谨游”的网友启动的助学项目,我曾经关注过这个项目。他的故事以前我也讲过,今天我想再讲一遍。这位老兄被一些落后地区的贫穷深深震撼后,募集资金去那些贫困地区援助他们建设学校,发展教育。

但是在他援建学校的时候,经常有一些村民希望在建设工程中获益而殴打他。有的人为他感到愤愤不平,让他别去帮助那些不知好歹的人。他只是淡淡的回应了一句:“这就是我要帮助他们的原因”。

他写过一篇文章,题目是“蝴蝶飞不过大海”。大致的意思是说,这些贫穷落后地区的人因为欠缺教育,所以落到现在的这种穷山恶水出刁民的境地。他们就像蝴蝶,没有飞过大海的能力。他们受限于个人见识,所以会做出种种在其他人看来很令人气愤的事情,这些不是他们的过错,而是命运对他们不公平,所以他要去帮助这些人。

这种胸怀令我十分佩服,他的精神也感动了很多人,我们一路支持他继续他的慈善事业。我想这就是真正的爱,我们不只是需要爱我们的亲友和那些赞同我们的人,我们也要宽容和帮助那些反对我们的人。

最近我看了一本《病毒来袭》的书,作者是美国知名的病毒学家,他曾经到非洲最贫穷的地区去做病毒学研究。作为病毒学家,他知道捕杀野生动物的猎人们最容易在猎杀野生动物的过程中被野生动物感染上病毒,这些猎人再把病毒传播给其他人,最后就造成人类流行病。

但是他没有谴责这些猎人,他看到的是另一面:这些落后地区的人民生计艰难,他们只有捕猎野生动物才能生存下去。他希望发达地区的人们能够援助这些落后地区的人民,帮助他们摆脱贫困和饥饿,让他们不用再靠打猎生存。

这种胸襟也非我们今天的很多人所比得了的,瘟疫发生后,很多人在谴责那些捕猎野生动物者,歧视疫源地的人,但是只有亲临一线的科学家们才知道真正能够解决问题的办法是消除贫困和发展教育。

人类历史上被煽动起来的仇恨并没有扮演过多么好的角色。纳粹和日本的军国主义就不说了,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甚至让我们看到了被我们今天的人们高度赞誉的法国大革命之后,法国的旧制度非但没有得到改变,反而变本加厉的一面。直到后来人们在对大革命本身进行了反思,社会各界一边博弈,一边和解后,才逐渐建立起了一个宽容理性的社会制度。

人类经历了一战和二战,我们多数人是不希望再有第三次世界大战发生的。我们应该从历史中学会在和平理性的博弈中推动社会的稳定发展,而非动辄希望用极端的手段去消灭不同意见者。

这种博弈一直客观的存在于各种社会之中,社会上各阶层从未停止过扳手腕。这样的博弈,体面点的说法叫改革,实际上是不同阶层在博弈中争取自己多分点利益。文明博弈对社会有害无益,因为它能促进社会向更公正和公平的方向发展。

我们应该鼓励社会进行文明的博弈,鼓励不同的意见存在。不能天天用革命思维来思考和解决问题,如果一切问题都用革命思维来解决的话,社会将永无宁日,人民也只能永远都是无产阶级,我们就一直过不上体面而舒适的生活。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