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那些和我们守望在一起的人

前段时间人心惶惶时,我收到了一份礼物——我的一个相交多年的患者给我送了一个“空灵鼓”,鼓上还刻了我的名字。

这是一种新乐器,声音空灵悦耳,很好听。疫情汹涌,她希望这个空灵鼓能给我带来一些欢乐。我很喜欢这个乐器,虽然没有耐心去认真学习,但是空灵鼓有个好处,闲下来时随便敲敲也能清心除烦。

几年前这个患者是个对西医很恐惧的中医粉,患了乳腺癌后,听信刮痧可以治疗乳腺癌,坚持了很久,但是肿瘤越刮越大。

我们相识后,我跟她做了很长时间的思想工作,让她放下对西医的偏见,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来治疗她的乳腺癌,不要排斥手术和化疗,因为她的肿瘤在我看来还是有手术机会的。

我的思想工作做得还不错,她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接受了我提出的方案,治疗效果令人鼓舞。之后即便是在西医治疗期间,她也会经常征求我的意见。这份信赖令我很感动,加上彼此年龄相差不大,有很多共同语言,我们日常交谈很轻松也很投缘,我有时有些图片需要处理作也会找她帮帮忙。相处几年,我们的关系就像老朋友一样。

所以这次疫情期间,她送给我这么一个消愁解闷的乐器,之前她也曾送给我一些别的礼物,我都用等值的药品回赠她。在与朋友相处时,我更喜欢给予,不喜欢受惠。当然这也是一个毛病,彼此相处得来的朋友赠送礼物,如果老是不乐意接受,也会让人不愉快。因为很多人都以给予为乐。

患难见真情,在这样困难的时期,彼此之间的关心爱护很能温暖人心。这段时间不止她一个人给予我这样的关心,总有患者担心我在疫情的冲击下撑不下去,在给我付费时主动多给一点。而我想得更多的是少收他们一点或不收费,因为和他们相比,我的压力小多了。

前两天我老家的一个长辈联系我,主动问我生活上有没有困难,如果需要他帮助就告诉他,他可以给我帮助。我忙不迭的说不存在任何困难,我生活上确实也不存在困难,即便是存在,我也从未想过去啃老。论辈分他是我师叔,我也一直把他当叔父,应该是我孝敬他而不是他帮助我。

上次我写了篇文章说今年我可能也会做些调整后,文章刚发便被我的一个多年老友看到,他马上就给我打电话,他同样担心这疫情会影响到我。

我其实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我更希望的是自己能在这种时候帮助别人,但令我想不到的是很多人向我伸出了援助之手。

这些令我很感动,大家的举动让我看到了有人在和我互相守望。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多年来坚持的为人处事的原则得到了他人的认可。所以困难时期他们会想到要帮助我,尽管他们自己肯定也受到了疫情的影响,过得比以前困难一些。

我希望这个社会上的所有人都有人和他们守望在一起,哪怕是彼此相濡以沫也比一个人扛着全部压力好。我看到英国政府说,这是英国三百年来遭遇的最困难的时期。我们政府虽然不会这么直白的向国民喊话,但是我们都知道我们现在遭遇的困难非同一般。

孟子说:“恻隐之心,人皆有之。”如果说我身上有什么闪光点的话,我觉得就是有点孟子说的“恻隐之心”。多年来我不是没有心胸狭隘的时候,也不是没有因为判断错误而拒绝病人的时候,但多数时候我还是本着这种“恻隐之心”去为人处事。

或许正是这点恻隐之心让我身上还有点人性之光,让与我接触过的人愿意把我这种不爱交际的人当朋友,愿意在困难时期与我互相守望。

医者是最能见证人性的,在与疾病和死神做斗争的工作中,医者对人的至善与至恶都司空见惯了。真实世界的医疗环境非常复杂,医者每天都是在高风险中度日,随时都可能被传染上某种疾病或被患者和患者家属杀害。所以从古至今,医生们行医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我们时刻在观察人和观察疾病,小心翼翼的从细微末节中去评估与他人接触的风险。

我对有暴力倾向的患者和患者家属是极为谨慎的,多数被我婉拒的患者和患者家属都有暴力倾向。有时候我分不清他们只是因为看不惯我个人的表现而有暴力倾向还是一贯都有暴力倾向。但是为了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全,无论他们属于哪一种,我在嗅出火药味后都会小心翼翼的与他们周旋,想办法脱身。在发生了那么多伤医事件的社会里,我们不能迂腐的认为所有人对我们都是友善的。

除此之外的任何患者都能引起我的同情心,人生最大的不幸就是为病痛所折磨。医者不单单只是帮助病人治疗身体上的疾病,我们还有关心和爱护患者的义务。我们比患者的至亲骨肉更理解患者肉体和心灵所承受的痛苦,因为我们对疾病的了解比他们多得多。

我选择学医就是为了与那些信赖我的病人们互相守望,从这种互相守望中我能收获到的快乐远远多于财富带给我的快乐。

曾经有几个年老的医生问我,为什么我年纪轻轻却有很多患者死心塌地的追随我,我回答说或许我的性格决定了我是天生的医者。我的这个回答并非敷衍他们,有的人就是天生的医者,因为他们生而具备同理心和同情心,对他人的痛苦能感同身受,患者需要关爱,冷冰冰的医疗并不能减轻患者的痛苦。

生死之外的一切事情皆属小事,在每天都与生死打交道的我们的眼中,目前的困难确实也不算什么,但有人却承受不了。我希望活在这个多元的世界里的每个人都能有人关心,也都能关心别人。外面的风雨再大,只要有朋友和家人的关心,就不再那么可怕。

有些原始部落根本不知道贫穷为何物,当我们文明世界的人与他们谈论穷的时候,他们非常不解的问:“为什么一个人会穷?难道他们没有朋友吗?这世界上怎么会有穷人?”

这种反问令现代人十分尴尬与惭愧。我们人类生而具备团结互助的精神,原始部落里因为有朋友的互相守望,居然没有穷这个概念。反倒是现代文明让这种团结互助精神变得难能可贵了,希望在当下的这种困难中,我们能重拾我们人类文化基因中与生俱来的这种守望精神,珍惜友谊和亲情,大家一起共度难关。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