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认自己存在不足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知人和自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世上有自知之明的人并不多。人类学家们有种观点,人都会认为自己所在的社会的文明是这世界上最先进的文明,即便是落后的食人族,也会认为他们本土的文明才是最好的文明。食人族的部落酋长在接受现代记者采访时,对现代人不吃人肉的做法嗤之以鼻。在他们看来,一旦成为俘虏,最好的选择就是被对手吃掉。

我学了很多年的中医,在中医这个圈子里也略有薄名,我最大的感受就是部分保守的中医师和中医爱好者对中医有种令人难以置信的自大心理。他们认为中医是这世界上最伟大的医学,可以解决各种疾病问题,比现代医学先进很多。

按照我们传统中医的理论,人之所以患病,不外乎内因、外因和不内外因三种,很多铁杆中医认为现在学习了西医的中医人,用西医的思维来看待中医,否定了传统的这三因,是对中医的大不敬,是中医掘墓人。不过我不敢苟同这样的态度。

像感冒之类的疾病,传统中医认为是由外感六淫:风、寒、燥、湿、火、暑引起的。对世界医学史有所了解的人应该知道,西方的传统医学对这类疾病的病因的认识和中医差不多。

从希波克拉底到盖仑,他们也有一套理论来诠释人类疾病的由来,如果我们仔细去了解,西方传统医学中提倡的体液论和体质论与中医传统理论有相似之处,而且西方传统医学也特别强调平衡的重要性,治疗也是从调节人体寒热平衡着手。

阿拉伯医学家胡奈恩(809-873)在编辑《医学问答》时提出饮食、环境、睡眠、锻炼、排泄和情绪等六种因素与人的健康状态有关,他认为人们要想保持健康,必须要预防机体的自然平衡受到破坏。

这些传统的医学理论与中医传统的“内伤七情,外感六淫,饮食劳倦”等论述大同小异,这种重视人体自然平衡的思想与中医重视阴阳平衡的思想如出一辙。

不过随着现代科学的发展,人们发现了感冒的罪魁祸首是“人鼻病毒”,只要把人鼻病毒从一个人体内转移到另一个人体内,那个人马上也要感冒,而且出现的症状基本都是大同小异,与气候无关。

流感也有流感病毒,最有名的西班牙流感病毒导致了大量患者死亡。我们今天又邂逅了新冠病毒,这个世纪以来,我们已经遭遇了SARS、MERS、Covid-19等三种冠状病毒,我们还为尼罗河病毒、埃博拉病毒、艾滋病病毒、人乳头病毒、EB病毒、肝炎病毒等多种病毒纠缠着。

这些病毒有的可以致癌,如人乳头病毒会导致宫颈癌,每年全球因为宫颈癌去世的患者有几十万,接种HPV疫苗可以让妇女少患宫颈癌。EB病毒会导致鼻咽癌和儿童淋巴瘤等恶性肿瘤,肝炎病毒会导致肝癌。艾滋病毒则可以把人体的免疫系统摧毁,让患者对任何感染都失去抵抗力,艾滋病患者也很容易为癌症所困扰。

这些病毒导致的疾病与外感六淫和内伤七情或中医所说的不内外因不存在任何关系,我们若按照传统的中医理论去为患者进行诊断并按照传统的理论给患者治疗,说实话对患者来说就是一件非常冒险的事情,这意味着他们要把自己的生命托付给一个完全不知道他们疾病的病理的人。谁肯把自己的生命作赌注来赌博?

中医界花了几千年的时间才意识到很多疾病是通过人类口鼻传播的,当明代中医学家吴又可提出疫病的发生是因为有感染源在人际间传播时,他遭到了中医界保守派的大肆攻击。

直到现在,中医的经方派还是对后世的温病学派嗤之以鼻,他们根本不愿意看到自己存在的不足,对进步持一种极力抵抗的态度。吴又可这样的有洞察力的医学家比张仲景伟大,但是还是得活在“医圣”的影子下,被人否定。

我因此而很讨厌与所谓的铁杆中医和经方中医讨论这类问题,学习中医多年,我当然很信服中医在治病时的疗效,但是窃以为中医的病因理论从根本上是站不住脚的,是过时了的。我们这些中医的继承者应该与时俱进,研究如何改进中医的不足,提高中医疗病的有效率,而非固步自封,不肯承认别人的优势。

我们亚洲文明历来都有保守的传统,所以在近代,亚洲国家一度普遍挨打,直到西方文明入侵后,才不自愿的接受了一些新的东西。但是在民间从来都不乏保守的力量,很多人头脑简单,不爱学习,举着民族主义和维护传统文化的大旗,拒绝承认自己的不足。并且仗着有同类想法的人数众多,便以为自己有理。这种想法实在很奇葩。

这几天任正非先生接受采访时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他说华为系统超越苹果系统和安卓系统的时间不会太长,要不了三百年。不知道狂热的民族主义者是否能从这句话中明白点什么。

中医应该从现代科学中去汲取营养,而非因为现代科学的一些发现否定了中医理论的不足之处就去反对它。我们无法从否定他人中促进自己成长,反倒是可以通过学习他人取得长足的进步。

中国自古至今有种文化自大心理,如今我们讲56个民族是一家,以前这种自大心理则更明显的体现在汉民族的自大心理上。

中国古人常说:“夷狄之有君,不如华夏之无也”,又特别喜欢喊:“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之类的口号。这种蔑视其他文明的心态,导致我们国家一度非常落后,我们在闭关锁国时代被西方列强狠狠的教训了之后,才意识到原来我们的文明不是最强大的。

当然,在现在这个时代,人人手中拿着手机,用着电脑,很少有人再夜郎自大的认为我们中国不需要向其他国家学习,多数人不会同意中国再回到闭关锁国的年代去。少数狭隘的民族主义者偏激的观点虽然甚嚣尘上,看起来似乎占了上风,但是他们其实根本算不上主流,只不过多数人不愿意与这些人胡搅蛮缠而已。

举例来说,在现实中,90%以上的癌症患者会首选西医——包括力挺中医者,然后才考虑中西医结合,只有那些晚期癌症患者在无奈之下才会考虑纯中医治疗。我虽然在研究中医抗癌,但是我不认为患者们的这种选择是错误的。

相对于中医来说,现代医学的诊断更准确。我个人是没有能力通过号脉号出某个患者患了癌症,了解到其病情进展到何种程度的。虽然有部分中医号称自己能百分之百的号出某个患者患了癌症,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我自己没有那样的能力。至于那些号称自己能靠号脉诊断出癌症的中医有没有夸大其词,我就不得而知了。

我说句冒昧的话,多数自大者的知识面都太窄。我曾经追踪过一些特别保守的中医,发现他们中大多数教育程度在高中及以下,阅读范围就局限于几本书,对这几本书也只是一知半解。

我若作为患者,是不太敢把自己的生命托付给这样的人的。我自己教育的中医学生,我都要求他们好好的学习各门功课,认真完成通识教育并接受现代医学教育,将来不要因为自己的无知而害死病人。

医学仅为万象世界的一个小小的部分,任正非先生提到的手机操作系统也只是万象世界的一个小小的部分,在这个时代,我们吃喝住行医疗等方方面面,都是无法靠闭门造车式的保守主义来保障的。

人要有自知之明,国家也要有自知之明,自大者的狂热只会让社会整体倒退,不会有什么正面的作用。我相信我身边沉默的大多数们虽然不说话,但是从心底里都在拒绝跟随少数自大者撒酒疯。我们有清醒的头脑,不是谁想煽动就煽动得了的。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