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与尘世

昨天,我在河北白沟,折腾着一堆箱包。我以前曾经治疗过一年多的一个患者,在换别的医生治疗了半年多后,腹水很严重,求助于北京各大名医,名医们束手无 策,情况愈来愈糟糕。他的儿子一向跟我很要好,求救于我,看着他那么着急,我非常的同情,因为这样的经历我有深切的体会。于是,我放下手中的工作,回到北 京到他家出诊一次。

下午匆匆回家,去他家后,他的患肝癌的爸爸已经因为腹水而极为痛苦。整个家庭在慌乱、悲伤和绝望中挣扎,这个家庭对我是信任的,因为这个患者第一次找我,也是因为肝癌引起的腹水,腹水被我治好了。

在接下来的一年多的治疗中,这个患者的生存质量被维持得很好。不幸的是,患者知道自己真实的病情后,一度对我失去信心,希望寻找北京各大医院里的大名医们把自己治愈。我很理解,因为我对自己同样没有信心,我的母亲在世期间,我就在不断的为她寻访名医。

更换了几个名医后,服药不是减轻了病情,而是一再加重病情,患者无奈,希望我能重新给他治疗一下。既已学医,又兼信佛,救死扶伤就成了难以拒绝之事。患者 的妻子,一位已经跟我很熟了的阿姨,垂泪哀诉,现在最怀念的就是去年那段时间,患者每次都能够自己坐地铁到我家附近来找我面诊,觉得那是最幸福的一段时 光,因为患者当时生存状况良好。

下午开完食疗处方和中药处方后,晚上患者开始明显改善了,尿量增多,情况好转。患者的家人从慌乱情绪中稳定下来了。他们很开心,我也很开心。虽然几乎可以 肯定我是治不好这个患者的癌症的,但是这种疗效一来减轻了患者的痛苦,二来为患者和他的家人们带来了希望,他们可以不必如此恐惧的面对眼前的境况。

今天上午,在家整理了大半上午从白沟拉回来的箱包,经过这段时间和白沟做箱包的同行们的交流,学习到了不少的销售技巧,预备将这些箱包用网络销售、送店销售和摆地摊销售的方法,卖出去。这活儿很累,等到整理完毕,我的腰快直不起来了。

这样的生活挺辛苦,可是我非常喜欢。我喜欢佛陀,可是却一点也不喜欢佛陀提倡的生活方式,尤其是现在变异了的佛教信徒的生活。我也不再喜欢将自己的心“寂灭”掉。最近一段时间,与太多的追求将自己的心“寂灭”掉的佛教同修们在一起之后,治愈了我多年的懒惰和消沉。

这看起来很滑稽,远离佛教生活的时候,我很憧憬佛教信徒们的生活;走进佛教信徒们的生活后,我开始彻底的明白这样的佛教信徒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并且坚决的自觉的远离了这种生活,告别了过去多年来孱弱的心灵向往。因为在这个群体中,我看到了令我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

比如一群佛教徒在念经,然后将念经的功德回向给某个正在患病的同修或者他们的家人。这些信徒们相信这样有助于帮助患者减轻痛苦,早日从苦海之中摆脱出来。 作为一个学过医行过医的人,我目瞪口呆。我诚恳的向我敬仰的法师写封邮件,建议他们刹住这种作风,渺无回声。当我试图跟那些这么做的信徒们交流,希望他们 将医学和佛法分开时,我看到了对我憎恶的眼神。与我试图改变他们的观念一样,他们在努力的试图改变我的观念。

他们甚至希望我作为一个领过皈依证的佛教信徒,加入到他们的团体之中,向人间推广佛教的业报轮回理念,我婉然拒绝了。假如有轮回的话,我生生世世都不会承 认我那一辈子慈爱好善的母亲,是因为前生有恶业,以致今生要遭遇癌症的果报。那些同修们努力苦口婆心的劝说我接受这种观念,这让我知道跟他们呆在一起对我 自己来说,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我喜爱他们身上闪烁出的人性中善良的一面,但难以接受他们如此信奉的业报轮回说。我当然能够理解并容纳他们,可是我不喜欢浪费时间去听他们对我的不可能成 功的洗脑教育。我本来想努力呼吁人们不要迷信,但是当我百度“你相信鬼神吗”时,我发现百分之六十二的选择了相信,只有百分之三十八的人选择不相信,我突 然意识到我应该闭嘴了。我自己才是少数派,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因为笃信轮回,他们劝说我多做功德,参与放生等活动。我既感到困惑又感到羞惭,曾几何时,我住在国家图书馆对面的五塔寺村时,一群放生的善良信众们在上游 放生的鱼,被我从下游捞起来吃了几条。我实在难以转化成如此虔诚的佛教信徒,他们的虔诚甚至让我怀疑自己不吃肉的决心是不是在头脑清醒的情况下做的。

我同样难以接受一个人行善是为了为自己积德,以换取去世后或者来生的福的观点。我只是觉得恻隐之心,人皆有之,一个人想帮助一下他人,应该纯粹只是出自同情心,如果一定要拿这个同情心去换点什么,岂不是玷污了自己的本心?

佛陀自己没有留下任何文字,这给佛教的信仰带来了一个很大的问题,每个信仰者都在用自己的理念去诠释佛教信仰,最后造成看起来是在信仰佛陀,其实人人都是在信仰自己。当然被传播得最广泛的轮回、业报、因果这些观念,还是大同小异的。

因为这个原因,现在的佛教信徒中,绝大多数似乎是在跟佛作交易。他们供养佛的弟子僧人们,参与各种佛教活动,目的是为了积累“功德”,他们相信“功德”积累到一定的程度,他们会有幸福的来生或者自己成佛。

而号称高一层次的佛教信徒,则喜欢谈论佛法。但是除了少数高僧在严格践行佛法中的各种戒律之外,多数高谈阔论佛法的人,呈现出的是一副“贡高我慢”的尊 容,随时准备否定他人,教训他人,肯定自己。对于他人的“谤佛”行为,多数采取诅咒和詈骂等方式对待。我相信终有一天,他们心智成熟的时候,会像我一样痛 悔自己曾经染上的这些令人憎恶的恶习。因为这些与佛陀提倡的宽容、慈悲、谦逊等美德完全相左,充其量只能证明我们自己什么也不是,只不过是个夸夸其谈之 徒。

另一些佛教信徒则在忧虑尘世,觉得末法时代的尘世间简直就是人间地狱,生活着一群等待他们“拯救”的深陷无明之中的人,他们先天下之忧而忧,天下在乐他们也不乐,满面愁容。菩萨心肠着实令人倾佩,但是满身负能量使人不敢靠近。

我渐体会到钱钟书先生在《管锥编》中所说的“能入,能遍,能透”,“遍则不偏,透则无障,入而能出,庶几免乎见之为蔽矣!”的话所蕴藏的深刻的人生智慧了。佛教信徒的世界,是苦是甜,多尝几口就知道了。

与佛弟子们的世界相比,我更喜欢尘世间,芸芸众生比多数佛教徒更可爱,虽然佛教徒中,的确不乏令人倾佩的高僧,并且我自己正在向这些高僧们学习他们为人处事的智慧和原则。但是忙碌而实在的生活,比法会、诵经、跪拜、放生等佛事活动更合我自己的脾胃。

在路上和我昨日治疗的这位患者的儿子交谈时,他说的一句话突然对我产生了醍醐灌顶的效果,他说我现在虽然在做事,但是心态已经是出世间的心态。这样的心态与这世间的确有很大的距离,最后导致自己并不是很舒适。

实事确实如此,我想逃离这世间已经有十年以上了。在接触大量的现实中的佛教同修们后,我意识到了,理想中的出世间生活,和实际中的出世间生活,有巨大的差 距,出世间生活根本不是我想要的。既然如此,那就干脆入世间,做点更有意义的事情吧。解除一个患者的身体上和心理上的痛苦,解决掉一些人的吃饭和就业问 题,都比诵经念佛更有意义。

至于佛法,藏在心中,用于中和一下熏心的利欲,纠正一下癫狂的行为,也就够了。如果这一辈子,只在反反复复啰嗦那么几句在佛教徒世界里,被争论得几乎谁也不承认谁正确的佛法,是不是忒单调乏味了点?

无意间得知净慧法师的高足——曾经烜赫一时的明奘法师因为突然冒出来了个亲生娃而还俗卖牛肉面去了,昔日的法师如今再也不用守淫戒和杀戒了。在看到很多人对他不齿时,我特别想诚心的和他碰一杯,祝贺他终于回归到比佛土更像佛土的尘世间。

生活要有点幽默感,修行佛法也是。

原文撰于2015年5月19日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工作微信号:36641(或加zhouzhiyuan1979,工作微信仅加求诊的癌症患者或患属,不提供免费的咨询,咨询请主动付费)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