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自省之路(序言)

我的恩师李立新先生

我的恩师李立新先生,是湖北省黄冈地区一位特级语文教师,一生从事教育工作。

我在初中的时候,我的恩师就是我们学校的老师,当时我在一所镇中心中学读书,无缘得列恩师门墙之下。我上初三时,恩师因为教学成绩出色,被调入县城里的高 中去教书。搬家时,从恩师的宿舍里拉走了整整几大车的书。恩师在学校里素有才名,当年是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师范的,进入师范后博览群书,古今中西名 著,无不涉猎。

直到他搬家的那一天,我才见识到了我身边的这位鸿儒是如何的饱学。我的印象已经有些模糊,当时恩师的书应该是装了满满几大卡车。

现代的一大卡车书已经远远的超过了古代的学富五车的概念,因为印刷术的改进,古代几十卷书占据的位置,现在只需要一本书足矣。那次的见闻令我十分震撼。我倒不在意自己是否能够考入重点高中,我更在意的是跟随恩师去读书。

但是遗憾的是高一的时候我无缘跟随恩师读书。高一那一年,我跟随恩师闵其新老师读书,闵老师对我也是关爱备至,他对我的性格极为欣赏,常常称赞我将来必定 会有大出息。不但常常叫我去他家里吃饭,甚至连零花钱都给。但是我在闵恩师门下读书时,因为过于仗义执言,经常得罪学校里的一些顽劣的同学甚至那些走上黑 社会的同学。

高一期末考试结束,他们把我堵在教学楼下,扇了我一个耳光。我没吭声,立即去不到十米远的学校小商店,声称要借把菜刀割断自行车上解不开的绳子,借到刀后,提着菜刀找到那几个混黑社会的同学,他们吓得屁滚尿流的求饶。

这次事件严重影响了我的心情,高一期末考试,我的考试成绩很出色,引起全县学校注意,我在学校里的遭遇大概也是被传开了。我们县其他几所高中的领导跑到我家里,鼓动我父亲把我送到他们学校读书,学费全免并且有生活补助。

我坚决不同意,决意要投奔到恩师李立新先生的门下受教。我的恩师闵其新老师非常的伤心,百般挽留,整整磨了快一天的嘴皮。甚至对我说:“志远,老师舍不得 你,你人实在要走我也拦不住你,你把你的书箱留给老师做纪念,老师另外给你几百块钱,你再去买一个书箱。”恩师的眷爱令我感动得落泪,但是我还是执意要 走,因为我有个心愿,一定要跟随我少年时代崇拜的偶像——我心目中的学问大师李立新先生读两年书。

我来到李恩师任教的学校,以我高一期末考试在全县的排名,我受到了学校领导的器重和欢迎。我可以跟学校提条件,我当时说,我只有两个条件:一,永远不要再让我当班干部;二,我要跟随李立新老师读书。

我的条件得到了满足。我心情激动的走进恩师李立新先生任教的班级的教室里,湖北九月份的天气还非常的炎热,我骑着自行车从家里去县城,一路上链条掉了好几次,用手去修链条,满手都是黑乎乎的机油。

我进教室后,我初中的同学,一男一女,都热情的迎了上来,我伸出我罪恶的黑手跟他们握手。这次跟我握手的女同学,最后成了我的初恋情人,再之后又成了我的 孩子的妈。恩师李立新极具人格感召力,恩师门下的同学大多和睦友爱。再加上当时的班主任胡老师,崇尚道家无为主义,对学生早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导致我 们班四十多个同学,成就了四对夫妻。

我人生最快乐的两年,是在恩师李立新先生门下读书的两年。在这里,我求知若渴,成了名副其实的考霸和全校师生心目中的NO1,我孜孜不倦的求学的精神,感动了学校里所有的老师。不管教我的还是没教我的,都喜欢出出题目考考我。我厚着脸皮认为,这些老师大概也是出自“得天下之英才而育之,不亦乐乎”的心理,对我产生好感的吧。

我在恩师门下读书两年,恩师在人格教育方面,实行的是“不言之教”,一直在以身作则,始终面带温和的微笑,有时也会开心的笑得前俯后仰,但是我们很少看到 过他那么笑过。毕业后有一次我跟我的同班同学交流,我们努力回忆,竟然回忆不出恩师哪怕一次生气的经历。整整两年时间,全班几十个同学,恩师没有对任何一 个人发过脾气,也没有跟任何一个同事发过脾气。

恩师在全校师生中极具人望,年纪轻轻就成了学校里的副校长。我们这些做学生的,十年、二十年过去后,每年回家过年还是会登门拜访。恩师常常亲自下厨,做饭做菜招待我们。在恩师的家里,我们时刻都是开心的。

恩师之学,包罗万象。恩师主张求学应该兼收并纳,博学广闻,不抱偏见,不搞迷信,不搞个人崇拜,这些主张都深深的影响着我。恩师期待我们这些学生中今后能出个把学贯中西,融会古今的文化大师。

在我跟随恩师读书期间,恩师对我格外器重,我经常恳求恩师教诲我做人的道理,但是恩师始终只肯谦逊的表示自己还不够资格。多年以后,当我回首往事时,我才真正的体会到,恩师是在以身教的方式来影响我。

恩师会密切的观察每个学生的特点,经常的根据不同的学生的喜好,从他家里的藏书中带来一些好书,放在我们的书桌上,一句话也不说。当时我读书最用功,被同 学们笑话为闻一多,每天在教室十六个小时,伏案读书。我的精力充沛,涉猎范围最广。从高二时期开始,恩师即将哲学、社会学、心理学、文学、艺术等多个领域 的经典名著放在我的书桌上。恩师每次给我拿书时,不是一本,而是一摞。这种情况很令其他同学羡慕。

我除了喜欢读书,还喜欢写作,每次读完一本书,都会写一些文章,然后交给恩师看。有时恩师会鼓励几句,有时会不置可否。但是每次考试,我的作文都会被恩师 印刷成范文,交给语文教研组,让他们给全校同学学习。这对我是一个极大的鼓励。加上学校里每次开会的时候,我都会被当作学生代表发言。这些锻炼了我的文笔 和口才,更重要的是激发了我的自信。但是可能也正是这些害得我走向了极端:自傲。

我的考试成绩曾经有一段时间达到了巅峰状态,全校第二名的总分差我一百多分,这个差距令其他同学感到压力巨大。以至于隔壁班的班主任为了鼓舞他们班学生的士气,跟他们班的学生笑话说:“周志远是个进口货,不要跟他比,重要的是自己要有进步。”

这些都滋长了我的傲慢和偏见。恩师对此深为忧虑,有一次在我写的作文后面批了一行字:慎防锋芒毕露,宜韬光养晦。当时我十分狂妄,觉得恩师对我这样的批评很不公正。多年后,当我回首往事时,泪流满面,如果那会儿我听从恩师的教诲,我的人生大概会少经历许多惨痛。

我自小体弱多病,常常去医院,更加上那时候处在风口浪尖,压力巨大,心理也不健康。我的家庭贫困,父亲负担两个孩子上学,那时候我哥哥在上大学,家里经济 负担很重。顺便一提,我的哥哥和表哥都是以本地高考状元考入名牌大学的。我们兄弟三个一样的毛病,都傲慢而又狂妄,以我为最甚。我现在特别注意告诫我儿子 不可以因为太优秀而傲慢自大。

我去医院里治病的医疗费是恩师负担的。那会儿教师有公费处方笺,一年固定有大概十张还是多少张,恩师把这些让给了我。他自己自费去治病,有一次给我看病的 一个赵老大夫跟我说:“你是不是李立新的学生?”我回答是。他说:“你的老师怎么会那么好呢?他自己患有慢性胆囊炎,需要长期治疗,他把公费处方笺都让给 你,自己却自费治疗。”

听到那话时,我鼻子发酸,热泪盈眶。如今恩师教给我的大部分知识我都还给他了,但是这恩情却永远也还不清。

恩师以其善良的品行影响着我,以后每次我做了恶事时,只要一想到恩师的善良,都会发自内心的羞惭。跟随这样一个有人格魅力的明师读书,却没有学习到他的善良,真是我的耻辱。这种耻辱感驱使我不敢作恶太深。我的同学也都是友善和团结的。我们班大概是全校最团结的一个班。

这样既博学多知又善良仁爱的老师,是我人生中的灯塔。每当我迷路时,只要想起他,我就会知道回头。

去年中秋,恩师给我发了条短信。说我像太阳,不像月亮,热情奔放,宁静不足。恩师的话激发了我寻求证悟之旅,四处寻僧访道,今年五一,我于北京凤凰岭龙泉寺皈依在学诚法师门下。九个月以来,我一直把恩师的短信保留着,时不时打开来看看。

我从学校出来二十年了,恩师仍然如往日一样的关爱我。我毕业后多次恳求他的教诲,恩师一直谦逊的称自己学问上已不如我。唯有这一次终于念在孺子可教,再次启迪我,我足足思考了近一年,今天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恩师勉励我要像月亮一样柔美。

在龙泉寺修行,学会了实证的同时,感受到了寺里同修们的宁静和谦逊,这令我受益匪浅。但时间久了又觉得太宁静,接近枯寂,过于萧杀,不符合我的性格。我反 复思考了一段时间后,终于明白苍天有日月,有白天有黑夜。人也应法乎自然,有热烈的自我奋斗,也要有宁静的自我反思。偏废任何一样,都会走向极端。

至此,长达九个月的证悟之旅似乎可以结束了,因为心境的改变,我的生活完全理顺了。有一天,我一个人的时候想明白了这些,突然热泪盈眶,师恩是如此的深重,我无论如何报答都是不为过的。

我一生得遇明师很多,为我打下扎实基础的则是恩师李立新先生。我是如此的幸福,因为无论我走到哪里,无论我是贫是富,他都一如既往的关爱我、器重我、教诲我和对我有很高的期望,勉励我继续前行,鞭策我认清自我。在我心中,他是伟大的,因为他塑造了我的灵魂。

恩师的课堂风趣幽默,自由宽容,允许学生各种胡闹,但是教学效果出色。他经常组织我们自由辩论,这种活动我最喜欢了,我非常的喜欢各种插科打诨,将恩师精心的安排搞得乌烟瘴气,但是恩师只是哈哈大笑,就像看着一群顽童在那里做游戏一样。恩师用这种方式培养了我们的理性讨论和宽容。

恩师将我们的视野拉得很宽,教学范围远远超出了教材的规定。恩师上课,常常提前来到教室,工工整整的在黑板上抄写一段文字,供我们学习。那些文字大多与考试无关。有一些属于文字极美,有一些属于思想极好。恩师不会在乎这些是否浪费学生的时间,他会认真的讲解给我们听。

我虽然七岁开始就因为祖母的原因而接触佛经,但是真正对佛教大师产生敬仰之情,则源自于恩师。恩师向我们介绍《送别》这首曲子时,也向我们介绍了它的作者 李叔同,也就是后来出家的弘一法师,并向我们介绍了弘一法师的弟子丰子恺先生关于人生三层楼的说法。我当时颇为神往,年轻人的好奇心驱动我希望有一天自己 也爬到那最高一层楼上去。

我那时候很傲慢,大多数老师上课都不爱听,自己一个人拿着恩师给我的一把他的办公室的钥匙,去他办公室自学去了。我们学校非常的宽容,给予我的自由度特别 大,我可以不上课,时间自由支配,只要考试过关就行。上自习课的时候,我有时候甚至会嫌弃我自己教室太吵,拿着本书到别人教室里去读书。那时候我的一个女 同学说:“周志远这个人很奇怪,他一进教室,坐上他那角落里,整个班级都会安静下来。”

我的整个初中时代全部是处在风口浪尖之上,我初一的时候,我们班长胡作非为,在宿舍里赌博、抽烟、拉帮结伙、乱打人,我激于义愤,一次上完晚自习,去班主 任吴楚才老师的宿舍里跟他说,班长品质很恶劣,班风被搞得极差。请求吴老师撤掉这个班长,让我来当班长,我一定要把班风扭转过来。吴老师目瞪口呆,对我 说:“周志远,你是我一生教学中,遇到的最奇特的一个学生,我认为你今后前程远大,你好自为之。”

两周后,我们班的班长换成了我,原班长对我进行疯狂的报复。因为我阻止同学在宿舍里抽烟、喝酒、打牌,我成了很多差生的仇敌。他们联合起来,往我的饭盒里 吐痰,扔东西,把我的感冒药扔掉,甚至一而再再而三的威胁我,要打我。但是我也得到了其他同学的支持,他们维护我,有一些是那些很顽皮的同学同村的同学, 他们帮我劝和。不过我仍然不断的受到恐吓和威胁。

忍无可忍之下,有一次星期一升旗仪式结束,校长刚刚讲完话,我径直走上主席台,对校长说我有话要讲。然后怒斥这些同学的行为,并且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告诉 他们,我不害怕他们任何一个人。谁敢侵犯我,我会反击到底。我的校长很赏识我的行为和勇气,嘉奖我的同时,鼓励学校里的老师为我撑腰。

因为我的敢于与学校里不良风气作斗争,我被选为学生会主席,当上学生会主席后,各种纷杂的事物令我难以安心读书。我得罪的人也更多。中考结束后,我默默的 立誓,到了高中后,我一定远离是非,不当班干部,安心读书。但是高一的时候仍然不能得遂所愿,同样是因为敢于维护弱势群体,敢于和学校里的各种不良行为做 斗争,为老师所赏识,成为班里的一把手和学校里的团委副书记,团委书记是由老师担任。

这些给我带来了无穷的烦恼。我到了高二开始,才能够静下心来读书,不过这种好景也是不长的。因为很快就在学生中形成了威望,我虽然没有当班干部,但是每次 班里有事情,我总是被当作当然的学生领袖,被邀请去处理。甚至,我们班的原班长,一个姓胡的同学,一定要让贤给我当班长。我们俩就那样谁也不肯当班长,僵 持不下。直到最后,我给他出了个主意,我们共同找来另一个愿意当班长的同学当班长。我很理解我们班原来的班长的苦恼,当班干确实很影响学习,因为这会增加很多烦恼。

不过那位同学没当多久,我的老师和同学们还是坚持让我当班长。我以上课不喊起立来抗议这种违背誓言的行为。我的班主任也不在乎这些细节。我现在回忆起高中 时代的生活,实在觉得那个班级是我呆过的最好的集体。班长是真正的禅让制。如果你品学兼优的话,别人会推举你为当然的学生领袖。我在那期间,热心集体事 业,处理了大量的班务。胡老师非常民主,很多事情自己不决策,交由大家讨论,最后以方案最优者的idea为准。我的解决问题的意见常常被推为最好的idea。

这些都给我带来了推之不去的烦恼和助长了我的傲慢。以至于我在学校期间,公然领导同学追逐过一个殴打学生的老师,公然与正副校长对抗,策动学生到校长那里 请愿要求撤换某个老师。现在我想起当年对这些师尊们的伤害,觉得非常的抱歉。那些事情应该有更好的处理方法,但是我选择了偏激。

我在高中结业典礼上,作为学生代表发言时,深深的鞠躬向我曾伤害过的那些老师们道歉。仪式结束后,礼堂外面下着雨,一个曾经被我伤害得最多的副校长夏金国 老师撑着一把伞过来为我挡雨,跟我说:“周志远,你今天的讲话令我很感动。”但是那时候我真的不是像现在一样发自内心的忏悔自己的过失,只是觉得出于礼貌 应该那样做。

我的恩师李立新先生就像一个监察官一样,监察着我这两年成长过程中的每一步,但是他不会教训我,在我的记忆中,他直接教育我的次数屈指可数。他只会看到我 有某种行为不对的时候,精心的挑选几本适合我用来纠正我自己的毛病的书,放到我书桌上。我读完后,会写些读书心得请他指正,他看了多数时候是默默不语。这 样的教学用心,直到我年过三十之后,我才深深的体会到。恩师师道之精微,真令人敬佩不已。

整体来说,恩师崇尚我们心灵的自由发展,他对中西之学均作推介。作风民主,宽容大度,性格温和、浪漫、谦虚,但是却又丝毫不做作。我认为我这一辈子的很多 选择都是错误的,但是选择跟随恩师读书的这个决定确实令我受益终身。我的年龄愈大,对恩师当年对我的教育用心之深和细领悟得愈深刻。恩师使我知道,一个好 的老师,他教授的东西,学生一辈子受用。同时也让我知道,一个好的老师,他的课堂教育可能很短暂,但是他对学生的人生教育却会贯穿一个人的一辈子。他的教学会令他的学生在人生的不同阶段,不断的反刍,每次反刍都会增进智慧。这样的老师令人敬仰。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工作微信号:36641(或加zhouzhiyuan1979,工作微信仅加求诊的癌症患者或患属,不提供免费的咨询,咨询请主动付费)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