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坚决不做公共知识分子

很多次,我在网上发表文章,写着写着,就有人呼吁我站出来作公共知识分子。

公共知识分子这个称呼,让我感到很迷茫。什么叫公共知识分子?公共是不是说我自己拥有了一定的代表权?代表谁?谁让我代表?我一直对自己的言行的价值持谨慎评价的态度,也许我的话就是一坨屎。我不认为任何一个人具有代表其他人发言的权利,尽管我坚决的捍卫每个人的发言权。在我这样一个自由主义者看来,这世 上不应该有啥公共知识分子,大家都是平等自由的,可以你言我语,吵成一锅粥,互相发难、互相质辩。

当然质辩双方得具有真诚的态度,彼此进行有意义的辩论和探讨,那才是对双方都有益智作用的一种交流行为。如果质辩变成了诡辩或者人身攻击,或者一方以独裁者的架势,要求另一方闭嘴,那就没啥交流的意义和价值了。对于真诚的质辩对手,我是由衷的尊重和感佩的。但是对于胡搅蛮缠的狡辩对手或者以一个虚假的身份进行无端谩骂的人,我一般不屑于理会。任其嚷嚷就是了。

这个社会应该是一个群言的社会,每个人都应该有权发表自己的或精彩或不精彩的言论,只要其言论不涉及违法犯罪,其说话的权利就要像伏尔泰所说的那样,得到誓死的捍卫。所谓的公共知识分子,最后会沦为某个群体的代言人。因为这世界上不可能所有人都会认可我们的发言,只有那些认可我们的言论的人,才希望我们代 表他们发言,那些不认可我们的言论的人,巴不得我们早点闭嘴。一个人一旦成了公共知识分子,最后就特别的容易为其拥戴者绑架,这些拥戴者需要公共知识分子 一直站在他们的立场上,用他们喜欢的口气,或者按照他们理想的模式发言,我进行网络写作的时间已经很久了,对此是深有体会的。

所以我多数时候会以一种不在乎任何人的态度写作,我就是我,我只代表我,我是个个人,不是什么公共知识分子。我不站在任何其他人的立场说话,我只说我自己想说的话,除了我家人和朋友偶尔可以约束我说话之外,任何其他人要求我怎么说话,我都不会在意。

每个人的权利都需要自己维护,有时候我会为部分弱势群体仗义执言几句,那一定是因为我深深的体会到了他们的苦难,对他们产生了深切的同情,而且确实看到了他们所受到的伤害是不公正而他们自己又是无能为力的,这时候我会站出来替他们说几句话,甚至有时会为他们大声疾呼。除此之外,我不会为任何人说话。每个人的权利要自己争取,每个人的立场只是他们自己的立场,无人有权要求我始终和他是同一个立场。

我之所以秉承这样的态度,是因为我看到,包括古今中外的各种伟人、圣贤在内的任何人的言论,从本质上说也都只能代表他们自己个人的立场,当其言论被广泛化为社会上的一种准则时,其危害就立即体现出来了。人无完人,金无足赤,一个人的言论,一旦成了大一统的言论,那最后就会产生专横独裁。如果其言论中有瑕疵的话,那么这种专横和独裁就非常的害人。

没有谁能保证自己的言论是恒久不变的真理,整个人类一直都在孜孜不倦的探索真理,但是真理总在被更新。旧的所谓真理,如果仍然试图一成不变的影响社会,那就危害很大。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对自己的言论并不会有一种唯我独尊的狂妄认知。凡是对于自己的言论或者信仰,有一种狂妄认知的人,我个人都会避之唯恐不 及。

既然是这样的心态,怎么可能乐于去当什么公共知识分子呢?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工作微信号:36641(或加zhouzhiyuan1979,工作微信仅加求诊的癌症患者或患属,不提供免费的咨询,咨询请主动付费)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