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益气利水消肿化瘀散结思路治疗癌症患者四例的经验介绍

癌症在西医虽然随原发位置的不同,被命名为各种不同的癌,但是在中医辨证论治和辨病论治的理论体系中,却并不一定会在乎患者所患的癌种的不同。中医更多的是根据患者表现出来的临床症状来判断癌症患者属于何种“证”,对症治疗。另外再根据中医的辨病论治原则,开对病治疗的药。按照辨病论治的原则,癌症属于癥瘕或痈疽等有形之邪实结节类疾病。

所以中医对癌症的治疗,无外乎辨病论治和辨证论治两种思路相结合。从辨病论治的思路来看,癌症这种有形之邪实的结节,需要用软坚散结、消痰散结、活血化瘀、以毒攻毒、清热解毒等思路进行消除瘤灶的治疗。

辨病论治的用药几乎是固定的,无非不过用玄参、贝母、牡蛎、海藻、昆布、三棱、莪术、乳香、没药、皂角刺、法半夏、胆南星、黄药子、瓦楞子、急性子、蒲公英、忍冬藤、紫花地丁、黄芩、栀子、半枝莲、半边莲、蜈蚣、全蝎、蟾酥、壁虎、三七、蜣螂、红豆杉、三尖杉、喜树果等常用的有以上作用的抗肿瘤中药治疗。

辨证论治部分用药则因人而异。癌症患者中,有很大一部分患者属于痰湿体质,尤其是既往体型偏胖、嗜好肉食、大便糖稀、舌体胖大有齿痕、易困倦乏力、低热难退、体表和四肢易浮肿者更是如此。

此类患者的辨证治疗,应以益气利水消肿的思路为主。结合前面提及的活血化瘀、软坚散结、消痰散结、以毒攻毒和清热解毒的思路,会有一定的效果。

这一类型患者的脉象大多弦滑数,或有力或无力,但是多数弦滑。弦脉,在传统中医多认为属于少阳证之脉。不过以笔者的经验,在癌症患者中,弦脉多属于内有停饮之脉,用大剂量的利水消肿之药有良好的效果。

内有停饮的症状在癌症患者中非常常见,癌症患者到了晚期,很多会出现胸水、心包积液、腹水、盆腔积液等积液,这些积液是停饮累积而来的。脉见弦象,即投以利水消肿之剂,往往有出其不意的疗效。

笔者常用的利水消肿之药有生黄芪、汉防己、茯苓、猪苓、川木通、薏苡仁、车前草、车前子、怀牛膝、藤梨根、石韦、白术、泽兰、栀子、益母草、冬瓜皮、大腹皮等。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木防己和关木通属于马兜铃科植物,有很强的肾毒性,早在2004年,我国政府就禁止这些药上市。汉防己和川木通与木防己和关木通属于不同科的植物,汉防己和川木通并非马兜铃科植物,没有肾毒性。有些患者看到了相关中药副作用的报道,看到医生开汉防己和川木通会感到恐惧,我们要耐心的跟患者介绍一下,打消患者心中的顾虑。

笔者较少使用泽泻,因其有肝毒性,对部分患者来说,这个药容易导致其肝功能异常。也较少使用滑石,因为患者反应用滑石口感太不好,难以下咽。笔者还经常用大蓟和小蓟作为利水消肿之药,这两个药在教材中被划为凉血止血药,但是也有很好的利尿作用。而且兼有消肿止痛止血之功效,笔者曾见一民间医生单纯用小蓟为一卵巢癌患者消腹水有效,所以笔者后来也经常使用这两味药作为利水消肿的药。

利水消肿的药,属于利尿药,在中医传统理论看来,这类药有健脾的作用。但是过度的健脾会有伐肾的副作用,容易导致患者腰膝酸软。实际按照现代医学的认识,利尿多了,患者身体内的电解质紊乱,很多微量元素流失,所以很容易腿软无力。有鉴于此,笔者在组方时,经常用肾四味:墨旱莲、女贞子、沙苑子、菟丝子来预防患者出现这些副作用。

此外,还有很多患者会同时出现腹胀、消化不良的症状,且使用多味药时,也需要预防患者出现医源性的消化不良和腹胀的症状。所以笔者也常在汤方中开些厚朴、焦三仙、木香、砂仁、藿香、佩兰等有理气消胀、醒脾健胃作用的中药。

癌症患者中,有很多人经过各种治疗后,身体虚弱。那么在以上的用药的基础上,还应该加入人参或党参、黄精、灵芝、当归等滋补药。

如此组合用药,常常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有症状的患者,最快服药当天即可感受到症状明显减轻,尚无明显症状的患者,在服药一段时间后,也可能通过检查发现癌指标下降,肿瘤缩小。

笔者曾治疗兰州某大学的一位教授,该教授是个双癌患者,就诊时双腿浮肿,已经不能走路,是其家人推着轮椅来找笔者就诊。笔者即根据以上思路,开出了一张很大的处方,总共用药六七十味。

患者服药当日,小便明显增多,当晚腿肿就见消。不到一周的时间,就可以脱离轮椅,自己搀扶着走路。半个月后,走路基本正常。

此患者尚有非常顽固的便秘,笔者在采用以上思路的同时,也在汤方中开入大黄和芒硝。大黄和芒硝的用量都遵循从小剂量到大剂量逐渐增加的原则。该患者每日用大黄30g,芒硝30g才能通便。这是比较少见的。

此患者虽然全身广泛性转移,但是经笔者用益气利水消肿化瘀散结的思路治疗,加上西医的PD-1治疗后,癌肿消失,身体恢复健康,至今仍然存活。

笔者也曾治疗过邢台某卵巢癌患者,该患者卵巢肿瘤未经西医治疗。来就诊时,也是病情危重,胸水和心包积液严重,卵巢有一肿物约10公分。笔者亦用以上的思路对该患者进行治疗,另外开了西黄丸和复方斑蝥胶囊等中成药内服。治疗了三个月左右,患者的ca125明显下降,肿块缩小近一半。

后又治疗了一段时间,患者中间因故停药了几个月后,病情反复。再用以上思路治疗,又一次见效,达到了癌指标与肿瘤皆被控制的疗效。前后治疗了一年多,但是此患者今年因为一场重感冒引发肺炎,在当地医院治疗感冒和肺炎,后竟因肺部感染死亡,十分可惜。

2018年春节,笔者治疗了一例胸间皮瘤患者,该患者是华北油田管理局的一名职工。来时亦是家人推着轮椅带着她就诊,胸水严重。此前经西医和另外的中医治疗无效,患者有畏寒和肩背疼痛的症状,笔者遂在以上思路的基础上,合并了桂枝加葛根汤方,对该患者进行治疗。

治疗了一个月后,患者可以离开轮椅,每日散步一万步左右。治疗了约半年,该患者的肿瘤缩小了约80%。

此后病情亦有反弹,但是经使用这种思路治疗,也能维持较好的生存质量。至今该患者仍然带瘤生存,生活可自理。

笔者治疗广西水电设计院某患淋巴瘤的职工也是采用这一思路见效。该患者患淋巴瘤后,在本地医院治疗四个月,病情进展后,求诊于笔者。

来诊时浑身多处肿瘤。笔者前后治疗了一年多,消除了该患者颈下的淋巴瘤,但是未能解决其腹股沟淋巴瘤的问题,腹股沟淋巴结持续长大。

此后该患者因为腹股沟淋巴回流受阻出现下肢水肿问题,再次请笔者解决该问题。笔者遂用益气利水消肿化瘀散结的思路给该患者进行治疗,采用此思路一个月后,患者腹股沟的淋巴瘤缩小1公分,第二个月后,又继续缩小2公分。目前该患者症状改善明显,正在继续治疗中。

以上患者,所患病种各不相同,笔者采用的治疗思路却是一致的,用药大同小异。这正体现了中医异病同治的思路的优势。笔者采用的治疗措施,是兼顾辨证论治和辨病论治的。用药目的性很强,按照印会河老大夫的说法,就是在抓住主要矛盾。以利水和消瘤为主,其余为辅。虽然各人所患的病不同,但是采用同样的办法,都达到了良好的治疗效果。

笔者始终相信,中医治疗癌症,必定能找出清晰的思路和确切的用药法则,不会是瞎猫抓死老鼠的瞎抓。益气利水消肿化瘀散结的思路,是非常稳妥的思路。尽管不能解决所有的癌症患者的问题,但是的确可以解决部分痰湿和停饮严重的癌症患者的问题。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