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夜色

住在山里,下半夜的时候,我醒来了。打开窗户,窗外夜凉如水,繁星满天,乳白色的月华洒满一地。山里万籁俱寂,唯闻秋虫唧唧。好久没有如此亲近自然,我的心里充满了惊喜。

要不是昨天白天在山里似乎听到了狼的嚎叫声,我想此刻我会很愿意披衣起床,走到外面去,沿着山道,爬到山顶上等待日出。

这是一个只有三代人的历史的小山村,上世纪三十年代,日军侵华,在山外烧杀抢掠,附近的居民逃进这深山里避难,在这里搭建茅屋居住,才有了这个自然村。

据说这里原来荒无人烟,最初到这里来定居的人们过的生活极为艰苦。山顶上曾经发现过古寺的遗址,老人们来时,古寺已经只剩下一些残存的地基和几处和尚的坟墓,此外再无人类居住的的痕迹。

不知道为什么人们把这一带与达摩连结在一起,这里的村庄有好几处是以达摩命名的:西达摩、上达摩、达摩庄。但是即便是本地的老人,也对为何如此命名一无所知,只有今天的人们在臆造一些牵强附会的传说。

村里还修了达摩象,画了很多与达摩相关的壁画,甚至还在修达摩禅堂,目的是为了发展旅游业。政府不让挖煤后,这里别无出路,只好想办法搞点名堂来发展旅游业。

我的一个已经出家了的朋友,在佛门的一次风波后,也选择了到一个这样的小山村里去清修了。或许,他也已经开始在那里筹备着“建寺安僧,接引众生”了。

若干年后,他可能也会像曾在这山里清修过的和尚们一样,成为当地的传说。普通人的生活就是如此的平淡无奇,三四代人之后,没有人还会知道我们是谁。

我曾很为那位出家的朋友感到惋惜,但现在却很羡慕他有“辞亲割爱,断欲出家”的勇气。虽然也有人说一个中医是半个出家人,但是毕竟另半个还得在现实的生活中“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为病人的安危提心吊胆着,不如出家人自在洒脱。

我不知道此时此刻那位出家的朋友在哪里,他在明显的回避着世人对他本人的追逐,一直不肯向人透露他具体的位置。或许,他刚刚经历的那场佛门风波让他明白了,佛门亦非他想要的清净之地,“一钵千家饭,孤身万里游”才是最彻底的出世间的方式。

但在今夜,在这拂晓的凌晨时分,我起码能感受到他打开窗户,面向这“夜凉如水”的清凉世界时,内心的那份轻松自适。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zhouzhiyuan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