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轮红日从山中冉冉升起

8月21日,我在山里起了个大老早。在门外碰到一对早起的山民夫妻,我问他们这山上有没有狼,老夫妻俩告诉我没有狼。我告诉他们我前一天听到山里好像有狼的叫声,他们说,那不是狼,而是一条野狗,叫声像狼。

我想了想,野狗不足惧,一根棍子足以把它吓唬走,只要没有狼,就不应该错过山中的日出。于是我决定登上山顶,等待日出。

晨曦微露,山路上并不太暗。院子里的其他游客都还没起床,我找不到人结伴而行,于是一个人拄了根木棍就上山去了。

明净的天空下,一轮月高悬,映衬得连绵起伏的群山,更加天边无际。

这座山和我一样,都是籍籍无名之辈。也许从未有过一个名人来这里观过日出,在我之前貌似也没有人为它写过一篇公开的游记。这座山就像我一样平凡,无缘结识达官贵人,自己也无缘成为名流。但平凡有平凡的好处,籍籍无名者是不必背负太大的压力的。

登上山顶,放眼望去,群山峻岭之中,除我之外,再无一人。我也曾在黄山和华山上看过日出,和那里人山人海的盛况相比,西达摩村后山只能用相形见绌来形容。

这里的日出美景,并不比华山和黄山差多少,所差的只不过知名度而已。这倒也好,这么好的风景,由我一个人独占了,也免了那人山人海的拥挤。

由于我就住在离山顶不远的半山腰上,所以登上山顶花费的时间不长。我几乎是跑步上山的,二十分钟后,我就在山顶上找到了最好的观日出点。

我选择了山顶上的健身平台后的一个高墩作观日点。据说这个现在被改建为健身场所的小平台,是原来的一座古寺的所在地。站在这个高墩上俯瞰整个山谷,山谷中的景观一览无遗。看四周的山峦,山峦也尽收眼底。

古寺虽然已经了无踪影,但我一个人坐在这上面,也能想象出曾几何时,这里也是僧人们建寺居住的地方。这里可能生活着几个与世隔绝的僧人,在这山顶上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每天看着日出日落,诵经礼佛,他们的生活一定也是十分惬意的。

以我实际接触出家人的经验来看,很多人出家,倒也未必是对佛教多么迷恋,更多的是希望借出家这种形式来摆脱世俗社会那套繁琐而又保守的生活模式。

比如明代末期的思想家李贽,他剃发出家,就不是为了学习和弘扬佛法,追求精神上的解脱,而是为了向封建礼教宣战。

所以当初那些僧人们选择了这座远离人间的山峰,作为自己修行的道场,可能也是因为他们厌倦了世俗社会的陈规俗套,而非因为他们相信自己的修行可以让他们成佛。

尽管我有几个出家为僧的朋友,我也佩服他们敢于出家的魄力,但我并不是一个有志于出家的人,也不是在家修行的佛教徒,我对弘扬佛教的教义毫无兴趣。

实际上,我对佛教徒们想要舍离的很多东西还很眷恋,比如他们所要割舍的爱情和亲情,对我来说就很重要。

但是在很多问题上,我与那些出家的佛教徒有强烈的共鸣。我也厌倦世俗社会的生活,更喜欢降低自己对物质的欲望,减少与人接触的时间,花更多的时间去亲近大自然。

我喜欢和他们一样,每天在这绿色植被覆盖下的山林里,看着太阳冉冉升起再徐徐落下,在这里度过美好的一天又一天,享受生命和大自然带来的真正的快乐。

就像我在这山中看日出一样,心中了无牵挂,眼前只有瑰丽多姿的大自然。当太阳终于从山中喷薄而出时,我感觉我的生命被真正的美和热爱点燃了。

此时此刻,我不用为疾病和死亡这两座大山压抑着,我可以尽情的享受人世间这最美好的时光和景观。

我看着新的一天就这样在我眼前开启,看着阳光把整座山林染成金黄色,看着山下的碧水和山顶上的蓝天连成一体,自己也像化作了一朵无忧无虑的白云一样,漂浮在这里的群山峻岭之上,漂浮在太阳底下,悠闲自在。

我的生活中有太多的失败、死亡和悲伤。毋庸讳言,我并不喜欢这些令人痛苦的事情,但是我却不得不常常面对它们。

与疾病和死神作战,残酷无情的时刻比温馨动人的时刻要多,命运之神不会总眷顾弱小的人类。我只是一个凡人而不是神,有时不但不能解决别人的问题,反而会加重他们的痛苦。

但职责所在,我需要为他人的生命站岗。尽管我时常会在挫败中难过,但是新的一天到来时,我还是必须勉励自己重新站起来,抖擞精神,继续守护着那些需要我守护的生命。

这初升的太阳,像是一道强悍的原始生命力,把我从这种无奈之中唤醒,把我带到了充满光明和希望的新的一天。它让我由衷的感慨:生命是如此的美好,我要好好的珍惜它。

太阳亘古如斯,一日又一日的升起又落下,每一天它都会给人一个新的开始,每一天它都会为万物带来光明和力量。

我终究还是要下山,要汇入到茫茫人海之中,而非留在这远离红尘的群山峻岭间。但我也会记得,人世间纵有万般苦楚,大自然还是会馈赠给我们很多这样的美好时刻,让我们忘记忧愁和悲伤,把我们的压力释放。

生活会从我们手中夺走很多,但是它也会时不时的补偿给我们一些令我们意想不到的惊喜。只要自己肯迈出步来,这样的意外惊喜总是会毫无预兆的扑面而来。

这就是生命,病树前头万木春,痛苦的下一站或许就是幸福。只要前行,我们就有邂逅幸福的可能。如果停留在痛苦之中,就只能一直痛苦着。

我不必非得在世外桃源中生活着才能心情愉悦,世上并不是因为有了桃花源才有陶渊明,而是因为有了陶渊明才有桃花源。

所有真正的世外桃源,都只存在于人的心中。大自然借给我们一个桃花源的外壳,桃花源里真正的内涵,还得我们自己去填充。

所以山水值得留恋也不必非留恋它们不可,练就自在的心态,走到哪里都能邂逅新的世外桃源。

走吧,下山去,作别山中的一切。等到下一个机缘巧合的时候,再在另一个地方,看这轮红日冉冉升起。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zhouzhiyuan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