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经典,学新知,重安全,做临床

王永炎院士向中医界发出“读经典,做临床”的倡议,认为要想培养出优秀的中医人才,就要重视“读经典,做临床”,这诚然是很中肯的建议。

但是世易时移,我个人觉得在当下的社会环境下,这六个字还不够,还应加上学新知,重安全这六个字。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一部分中医同仁在读经典,做临床上走向了一个极端——太唯经典是从了,以至于出了很多的医疗事故。

我经常关注中药副作用的新闻报道,这几天就看到东北某医院,一下子有三个患者同时因为服用过中药白鲜皮,造成肝损害入院。

白鲜皮是这个季节常用的一味治疗皮肤病的中药,因为内服白鲜皮而造成肝损害的报道已经屡见不鲜,但是还是有很多中医在使用时不小心,造成患者肝损害。

化疗、靶向药物或用中医以毒攻毒治疗癌症造成轻微肝功异常尚可理解,治疗皮肤病导致患者肝损害,损失就大了。因为这种病本来是可以通过更安全的办法解决的。

过去,科学不发达,这类副作用检查不出来。现在的医学条件比过去好,中药副作用很容易被检查出来,我们用药就要与时俱进。否则的话,不但病人不安全,医生自己也不安全。吃出事故了,就容易成为医疗纠纷。

细辛在张仲景的《伤寒论》里经常出现,小青龙汤、麻黄附子细辛汤这类经方中都用到细辛。但是细辛有强致癌作用,动物实验证实它能导致肝脏癌变,在人群中的追踪调查也显示中国很多肝癌患者有滥用细辛史。用细辛治病,固然可能解决患者眼前的问题,但也给患者种下了很大的隐患。

一些人总是因为它是经方用药而对细辛推崇备至,而且主张学习张仲景大剂量用细辛,这就害人不浅。医圣张仲景若是在现代按照他的方剂行医治病,不知道要出多少医疗事故,只怕早被患家骂为庸医。

网上很多文章,一看就是不怎么做临床工作的中医爱好者写的。我对大多数的中医爱好者不太感冒,学成半吊子,完全不在乎医疗的安全性,鼓吹一些自己都一知半解的观点,害人不浅。若让他们大量的临床治病,估计他们的头都要被患家打破。

经常有人向我吹嘘他们敢把斑蝥用到多少只,这些人真是胆大包天,完全意识不到自己是在草菅人命。斑蝥甲基素对人体的损害是不可逆的,且不说一旦用过量会死人,即使没用过量也后患无穷。

现代的斑蝥制剂,都是用去甲斑蝥素制成的,副作用就小很多。有些学中医的,硬是不顾患者的安危,大剂量的用原药材斑蝥,结果造成很多的患者死亡。

最近有个被狗咬了的患者,因为其姐姐是民间中医,所以找他姐姐用中医治疗,结果吃了七只斑蝥中毒身亡。这篇新闻报道出来的时候,我就想这个做姐姐的心中不知该作何感想。

最近有另一个民间中医,给一个面瘫患者使用马钱子,结果一次性的用了几个马钱子,直接导致患者死亡,这个中医也因此而锒铛入狱。

更有甚者,前不久广东某民间中医,给一个腰痛患者用了自己用钩吻制作的一种药粉,患者服用后感到严重不适,去问该医生。该医生为了力证自己的药没有问题,自己服用了一勺,结果很不幸的自己中毒身亡。

《笑林广记》中有个笑话,说某人初从文,三年不中;改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乃学医,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这个中毒身亡的民间中医,可以说是《笑林广记》这篇文章中的主人公的现实版。

有一大批的以传统文化卫道者自命的中医爱好者,就是这样的人。他们信心满满的以为自己学到的才是真正的中医,是从读经典读出来的真中医,并摆出一副蔑视天下人的嘴脸,到处抨击其他人学的中医西化得厉害,不是正统中医,是数典忘宗。

我很怕和这样的人打交道,从他们的话中闻出了这种味道就会退避三舍。

我经常看到一些大剂量使用黄药子、急性子、狼毒、芫花、大戟之类的药物的抗癌方子,常常患者服药不到一个星期,就出现血尿、浑身浮肿、黄疸等肝肾严重受损的症状。我实在是佩服这类人的胆量,他们似乎根本就不怕吃官司坐牢。

人类对传统药物的认识水平,一直在提升,但是偏偏就有人不肯学习新知,总觉得学这些没用,是西化得太厉害了,违背了中医经典,不是真中医。

真中医是什么样的水平呢?历朝历代的皇帝身边,有全国水平最高的御医,但是看看皇帝们活过了多久,再看看皇帝的儿子们夭折的有多少,我们就知道纯中医的最高水平能高到哪里去了。说实话,古代一个皇家贵族,享受的医疗服务质量,不如现代一个贫民。

如果全国的中医师都如此的排斥新知,那在我们现在这个医学水平大幅度提升的时代,中医就要被淘汰了,因为出的医疗事故太多了。我也能理解为什么部分西医对患者用中药很抵触,因为只要去医院的肝病和肾病科室里看一眼,我们就知道有多少中医药的受害者了。

我家人今年年初因为胆结石入院,我在某医院的肝胆外科就遇到了一例服用中药治疗月经不调导致严重肝损害的患者。

该患者一路从地方医院转院到北京的三级甲等医院,因为当她出现了严重肝损害时,给她开方的中医束手无策,地方医院也没能耐把她的肝损害治好。现代医院里的西医见多了这种事情,能不反对中医?

所以“读经典,做临床”这个口号已经过时了,我们现在应该在读经典的同时,也要广泛的学习新知。不学习新知,医疗安全无法保障,做临床就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了。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zhouzhiyuan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