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中医治疗神经母细胞瘤的一点思考

​笔者治疗了不少神经母细胞瘤患儿,其中有部分经笔者用纯中医治疗后,效果很好,肿瘤缩小甚至消失,患儿生存质量很好。也有一些是笔者控制不住的,经笔者治疗后,又去找西医治疗了。另有一些正在进行中西医结合治疗。

因为诊治的神经母细胞瘤患者存在数量上的优势,所以笔者得以观察到神经母细胞瘤患者经中西医治疗后的一些反应,并有了一些直观的印象和一些不成熟的想法。

今谨撰此文,供各位方家指正。笔者今后将会多撰写一些中医治疗神经母细胞瘤方面的文章,促进各位患儿家长了解中医治疗儿童肿瘤的原理。

最近一年,找笔者就诊的神经母细胞瘤患儿,几乎占了笔者新增患者的百分之四十左右,由于国内专门研究神经母细胞瘤诊疗的中医不多,导致笔者诊治的神经母细胞瘤患者数量增长的速度越来越快,神经母细胞瘤也可能会成为笔者后半生主攻的方向之一。

神经母细胞瘤是一种常见的儿童实体肿瘤,中医在神经母细胞瘤的诊治上,尚无多少可供参考的文献。古代文献中记载的中医儿科肿瘤的资料几乎为零,现代中医抗癌类的著作里,也完全没有神经母细胞瘤的篇章。

仅有零星的治疗案例,出现在部分医生的医案之中。所以根据临床经验,撰写中医诊治小儿神经母细胞瘤的有关文章,是笔者义不容辞的责任。笔者也希望能有更多的中医师分享其治疗神经母细胞瘤的经验。

西医治疗神经母细胞瘤的中文文献,也非常少。相较于肺癌等常见癌症,神经母细胞瘤属于一种少见的癌症。所以目前国内的神经母细胞瘤专著非常少,仅张锦华教授主编的《小儿神经母细胞瘤》和《神经母细胞瘤诱导分化治疗》等书。另有金先庆、施诚仁主编的《儿童实体肿瘤诊疗指南》中也有神经母细胞瘤的篇章。

笔者虽然研究中医抗癌,但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肯收治儿童肿瘤患者。因为面对这个特殊的群体,需要很强的心理承受能力。很多患儿尚在襁褓之中,即为这种高度恶性的肿瘤折磨,实在令人不忍卒睹。

后来有一些肿瘤患儿的家长,陆续的从一些中医抗癌的群体里知道笔者,有少数患儿屡经中西医治疗无效后,一定要找笔者一试,治疗的效果尚可。有少数患儿肿瘤明显缩小或消失,患儿也能正常的上学和生活。再经病友在各种网络病友群和各地的儿童医院就诊时的口碑传播,遂使笔者在神经母细胞瘤患儿群体中有很高的知名度。

这实在是一件非常意外的事情,我之前发布了很多其他肿瘤方面的文章,但在神经母细胞瘤方面发布的文章很少,可找笔者就诊的神经母细胞瘤患者却比任何一种其他肿瘤患者都多。

可见医生在哪个领域有很高的知名度,并不取决于他在哪个领域发表了多少文章,有时候是一些偶然的因素,导致医生的研究方向发生了转变。

我在最初研究癌症时,是以胃癌为主的——因为我母亲患的是胃癌。但是近年来却在肺癌、卵巢癌、脂肪肉瘤、淋巴瘤和神经母细胞瘤这几种肿瘤的患者群体中,名声鹊起。反倒是我花费了最多心血去研究的胃癌方面,并没有多少人知道我。

我接诊第一例神经母细胞瘤患儿之前,对神经母细胞瘤一无所知。早期来就诊的患儿,无一例外都是四期高危,屡经西医治疗无效,被西医放弃掉,然后又经其他中医治疗无效的患儿。

由于缺乏相关的文献资料,对这类患儿的治疗完全没有依据可供参考,笔者只能是硬着头皮,按照笔者治疗成人胃癌、肺癌、肝癌等常见肿瘤的思路,给患儿用药,仅在用量上酌情减少。

本以为这样治疗可能会无效,但是令人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这些以毒攻毒、软坚散结、活血化瘀、益气补血的中药组合成的方子,不但在这些患儿身上取得了疗效,而且其疗效较治疗成年人的实体肿瘤的疗效而言,更加显著,且更持久。

笔者用药其实非常普通,常用蒲公英、半枝莲、白花蛇舌草、金银花、忍冬藤、栀子、黄芩等清热解毒药,搭配上玄参、丹参、生地、牡丹皮、赤芍等清热凉血消肿药,以及浙贝母、川贝母、法半夏、胆南星、海藻、昆布、海浮石等消痰散结药,再配合三棱、莪术、乳香、没药、羌活、独活等活血消肿药和蜈蚣、全蝎、藤黄、山豆根、苦参、山蛩虫、蟾酥等以毒攻毒药,组合成方。

并且根据患儿的身体状况,适度搭配六味地黄丸、知柏地黄丸、十全大补汤、归脾汤、补中益气汤、黄芪补血汤、六君子汤、八珍汤等扶正方剂,一面扶正,一面祛邪。每两三个月给患儿复诊调方一次,不知不觉中,一些患儿的肿瘤就缩小了。

总体来说,笔者治疗神经母细胞瘤患儿,一方面是坚持用辨证论治的思路,针对每个患儿不同的身体状况,开出不同的处方,调整患儿的身体状况。另一方面是坚持用辨病论治的思路,按照中医治疗肿瘤的常规思路,使用各种有软坚散结、以毒攻毒、活血消肿的中药对肿瘤进行打击治疗。

笔者坚持辨病论治为主,辨证论治为辅,坚持专病专治与辨证论治相结合的原则,一面对肿瘤进行攻击治疗,一面调理患儿的身体。所以笔者用的一些经验方,在不同的患儿的身上有重复性的疗效。

直到现在,笔者也没有接诊到几例早期神经母细胞瘤患儿。而未经任何西医治疗,仅凭中医治疗后的神经母细胞瘤患儿转诊到笔者这里的,也仅有一例。其余患儿几乎全部为四期高危,屡经手术、放疗、化疗治疗,并用维甲酸维持的患儿。有部分患儿尚去过新加坡、西班牙等地进行过其他治疗。

早期笔者对病情危重的神经母细胞瘤患儿是不肯收治的,不过后来却不过一些患儿家长的恳求,开始收治了。虽然笔者早期收治的神经母细胞瘤患儿在西医看来,属于四期高危的患者,但是吃喝拉撒睡等基本状况尚好,所以这也可能是这些患儿能够有较好的治疗效果的一个重要的原因。

近来笔者治疗的很多神经母细胞瘤患儿,已经不再具备早期接收的那些患儿那样好的身体条件。有一些患儿只能由父母用轮椅推着来找笔者,而且多数患儿因为病情严重,亦因为目前国内对神经母细胞瘤的诊治还是以西医为主,患儿和患儿的西医主治大夫都很难完全信任中医,所以近年来笔者收治的患儿几乎90%的都在同时做着西医和中医的治疗。

有一些患儿的治疗令人非常遗憾,笔者对他们的用药已经初见成效,患儿的肿瘤缩小,神经元和尿香草等指标下降,但是患儿的父母仍然放心不下,还是不敢单独用中医治疗,一定要结合西医的手术、放疗和化疗才能安心。可惜的是,经这样中西医结合治疗的患儿,很多病情迅速发展,完全不如我接触到的单独依靠中医或者单独依靠西医治疗的患儿的疗效好。

在治疗神经母细胞瘤这个问题上,中西医也缺乏沟通。我听说部分西医医生,在用西医治疗神经母细胞瘤患儿时,也会给患儿服用一些扶正类的中成药,不过不使用有抗癌消肿作用的中成药或者中药汤药。所以中西医结合治疗神经母细胞瘤,尚属学术空白,需要我们去填补。

我以前曾经认为那种病情特别危重的患儿可能完全已无治疗的希望,所以采取了一种放弃的态度。但是最近一年接诊到了少数病情特别危重的患儿,家长也已经绝望,表示愿意以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让笔者就当是临床试验,开方为其孩子治疗。遂大着胆子开过几次方子,其中有些患儿居然非常神奇的起死回生了。

从有些患儿的生命体征来看,若是成年癌症患者的话,基本上都会是必死无疑了,但是儿童患者却有创造奇迹的可能。这或许是因为儿科疾病有“易实易虚”的特点,也有比成年人更容易痊愈的特点。

令人惭愧的是,早期治疗那些患儿时,因为笔者这里成年癌症患者实在太多,都没有时间和精力去研究儿科专著,就连钱乙的《小儿药证直决》这样经典的儿科著作都没有时间去认真的看一看。直到后来患儿实在太多,不但要解决他们的肿瘤问题,同时也要了解这些患儿出现的各种儿科常见病,这才去阅读了儿科的专著,了解到儿科病的一些基本特点。

虽然在儿童神经母细胞瘤患属群体中,笔者已经有了不小的知名度,但是笔者个人在儿童肿瘤方面的研究还只是处在起步阶段。而国内现在的绝大多数中医,都如笔者当初一样,直接拒诊肿瘤患儿。儿科的问题实在是太复杂,很多医生怕治儿科肿瘤。

如果能把儿科著作都研读一下,加上具备中医抗癌方面的基础,治疗儿科肿瘤可能会有更好的疗效,笔者自己目前也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中西医的儿科学专著,都在阅读。

解决儿科肿瘤的问题,需要中西医多学科合作,没有办法突击式的出成果。中医治疗神经母细胞瘤这样的儿童肿瘤,也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我希望我能有机会陪伴我在治疗的这些儿童肿瘤患者成长,看着他们健康的长大成人是我最大的心愿。

唯有中医治疗此类肿瘤的疗效越来越可靠,治疗成功的案例越来越多,才会让患儿的父母敢于用中医抗癌。

目前,起码笔者本人是只能从西医放弃的患儿中,捡漏似的捡几个患儿治疗,慢慢的用中医的扶正祛邪的思路去试探着为这些神经母细胞瘤患儿的家庭带来更多的希望,让他们看到除了常规的手术和放化疗之外,有另一种治愈孩子的可能。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zhouzhiyuan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