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问道无馀说,云在青天水在瓶

练得身形似鹤形,千株松下两函经。

我来问道无馀说,云在青天水在瓶。

——李翱《赠药山高僧惟俨》

大丈夫当离法自净,焉能屑屑行细事。

——药山惟俨禅师

药山寺位于湖南省津市市药山镇药山村,古名慈云禅寺,因曹洞宗祖师惟俨禅师曾驻锡此地说法而成名。

世易时移,今天,药山寺旧址上,除了一口古井、一块宋碑和几株古树之外,已经没剩下什么了。曾经,惟俨禅师在这里大开宗门,接引四方学僧和信徒的盛况不再,如今的药山寺正由现任主持明影法师着手重建。

 

明影法师性情淡泊,寡言少语,说话语速较缓。出身于理工科的明影法师,是净慧老和尚的弟子。净慧老和尚是我老家的四祖寺的前任主持,也是北京赵州茶馆的创建者。我曾在赵州茶馆见过药山寺的简介,一直想造访药山寺,这次终于成行。

药山寺的开山祖师惟俨禅师的洒脱与俊逸,也是我神往已久了的。中国禅宗史上关于惟俨禅师的公案有很多,最著名的就是李翱问道于惟俨禅师。

《宋高僧传》卷十七记载:“(翱)初见俨,(俨)执经卷不顾,侍者白曰:‘太守在此。’翱性褊急,乃倡言曰:‘见面不似闻名。’俨乃呼,翱应唯。曰:‘太守何贵耳贱目?’翱拱手谢之,问曰:‘何谓道邪?’俨指天指净瓶曰:‘云在青天水在瓶。’翱于时暗室已明,疑冰顿泮。”

自古文人与高僧多有唱和,惟俨禅师与李翱的唱和为后人留下了一笔很唯美的文化遗产。这种融合了庄子的自然主义风格的禅机对答,很有中国本土文化特色。

佛教自汉明帝梦白马驼经,遂有官方组织向印度和西域学习佛法以来,逐渐传入中国。至唐代,经由中国本土僧侣的努力,佛教开始在中华大地上大放异彩,形成了多个宗派,其中尤以禅宗最有特色。禅宗后来又分为五家七宗,惟俨禅师的再传弟子洞山良价禅师和曹山本寂禅师开创的曹洞宗即为其一。

曹洞宗以擅长思辨和融合了中国儒道两家文化为特色。曹洞宗和临济宗是禅宗传承最久,至今仍然很有活力的两个宗派。尤其是曹洞宗,不但对中国,而且对日本和韩国,乃至东南亚地区,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从惟俨禅师的那句“大丈夫当离法自净,焉能屑屑行细事”可以看出,惟俨禅师是个颇有魄力和创新精神的僧人。

不过惟俨禅师的这种言必称“大丈夫”的风格,正是数千年来中国读书人共患的一种通病,姑且称之为“大丈夫综合症”吧。这种综合症还有其他几个亚型,如“君子综合症”、“好汉综合症”,乃至延袭至当下,形成了变种的“成功者综合症”,其本质都是一样的。

我们这个社会总是有意无意间在共同塑造一种理想化人格,大丈夫、君子、好汉、成功人士,都属于这种理想化人格。

一个人倘若不能往这种理想化人格靠,便有被边缘化的危险。所以几乎所有人都在有意无意的追逐这理想化人格,就连业已出家的惟俨法师,离经叛道的思想家李贽,风流倜傥的李渔,都概莫例外。

这种通病甚至也影响了日本,隋唐时期,日本派往中国的遣隋使和遣唐使,在中国学习了很多中国的文化知识,并把它们带回日本。

曹洞宗的禅学思想即是其一,日本禅学大师铃木大拙认为,禅宗思想对日本社会的影响,甚至比对中国社会的影响更深刻。日本的茶道文化、建筑艺术、绘画艺术和民族性格,都深受中国禅宗,尤其是曹洞宗的影响。所以从1986年至今,日本人曾四次组团到访药山寺,寻访他们的文化之源。

去过日本京都和奈良的朋友,第一眼看到明影法师在药山寺旧址不远处修建的竹林禅院,也许马上就忍不住要说这是一座日式风格的寺庙。不过这里的和尚听到这种说法可能会不悦,他们喜欢说,这是中国汉唐的建筑风格,不能因为日本人学习了我们祖先的建筑艺术,就说这艺术是日本人创造的。

药山寺的常住和尚和居士不多,风景却出奇的好,所以这里真是一块适合清修的风水宝地。山上有大片的竹林,禅院前的东冲湖和山腰上的水库里的水像翡翠一样明净清澈。

因为远离市区,交通不便,这里虽然也会有些像我这样的远道而来的对中国禅宗文化感兴趣的游客,但总体来说,访客还是很少的。在客堂留宿的就更少。

寺庙旧址和新修的竹林禅院都不用门票,作为一座十方道场,食宿也都是免费的,访客愿否供养这里的法师,以及供养多少都没有人会在意,庙里烧香拜佛也不用钱。

庙里倒是从附近的村民那里流转了不少的农田,禅农并重向来都是禅宗的传统,所以这里的和尚是会种田的,种出来的农产品也会结缘出售。总体而言,这里的商业化不浓。

但湖南多雨的气候对我这样一个有风湿性关节炎的人来说,不是太友善。我无法在这里逗留太久,闷热潮湿的天气,挺折磨我的。

我对净慧老和尚很有好感,几乎走遍了他本人以及他门下弟子们主持过的所有道场。我对他创导的“生活禅”很喜欢,但我是一个不喜欢日复一日做重复性工作的人。如果叫我每天都把佛陀那点人生主张炒冷饭似的反复拿出来说,我会被自己厌倦死的。

所以我虽然偶尔会喜欢并去体验一下“生活禅”,但却绝不愿意把自己宝贵的一生,专用于“参禅悟道”上。

药山寺的旧址,有一间小诊室,是一个医生的办公室。据说他经常在这间诊室里为庙里的和尚和居士或附近的村民治病。我这次来,无缘见到他,也没办法与他交流,不知道他在这里的生活是否快乐。只在一个角落看到一个煎中药的瓦罐,倍感亲切。

下一次什么时候来药山寺?下一站又会去哪里?我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人生最乏味的事情莫过于知道自己今后的人生是什么样子的。只有当未来充满了各种可能,未来才会趣味横生。

而我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一大作用,也是给一部分向我求助的绝症患者创造另一种可能——他们可能在我的帮助下,生存下来,这种可能可以帮助他们战胜对死亡的恐惧。

我来问道无馀说,云在青天水在瓶。自然而然,来去随缘吧!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