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且持久的探索,才能结出理想的果实

很多对中医感兴趣的人,希望我能给他们指点一下迷津,讲讲自己学习中医的心得,引导他们入门。我都婉然拒绝了,拒绝的原因主要有两条。

首先是我自己是一个半瓶不满的人,也是处在学习阶段,多少有点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当人家的老师,指点不了别人怎么去学习。

其次是我之前也曾经碰到过很多中医爱好者,喜欢学中医,但是学着学着就都半路放弃了,百分之九十九的都只是三分钟热血,医学枯燥无味,要学习和记忆的东西太多,很多人看医书看得昏昏欲睡。我的时间很宝贵,不想再浪费在这些中医爱好者身上。

康德曾经说过一句名言:千里马的路都是自己跑出来的。其实真正的中医,也都是自己闯出一条学医的路来的。只要热爱中医,有一股热情在,肯去啃书,肯吃苦,一定可以自己闯出一条道路来。

而且医学的学习,一定要靠时间的沉淀。学医,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可能都需要十年时间才能真正入门,之后才能谈深入的研究。医学所涉及到的范围太广泛,一个人只有自己踏踏实实的去一点一滴的积累,才能够慢慢成就为一个好医生。

虽然说医德很重要,但医生是一个解决疾病问题的工种,医术是医德的基础,没有这个基础去谈医德,纯属煽情。而医术的提升,靠的是日日夜夜的建立在阅读文献和临床实践的基础上的研究。

我曾研制过一种治脑瘤和骨瘤的药,用于脑和骨的原发性或继发性肿瘤的治疗,一直以来我把它核定的用量是一次2-3克,用在患者身上也有一些作用。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个患者剧烈头痛时,记错了用量,一次性服用了十二克左右,不到半小时,剧烈的头痛止住了。

我为这意想不到的疗效感到非常惊讶,然后连续试了一批的癌痛患者,都是加大用量到6-12克,除了一两个疼痛不剧烈的患者不确定疗效外,其余的都有速效止痛的作用。

癌痛是世界性医学难题,我为解决这个问题,探索过很多种办法,但是都不是很理想,即便是流行的西医的三级止痛方案,止痛效果也不见得多理想。不但有很多的副作用,成功率也不是很高。

过去的十多年,我碰到过很多癌痛患者,也曾尝试过很多治疗癌痛的方案。但是一直也都不理想。我没想到的是如此偶然的机会,让我找到了这样的一种相对来说,还算理想的止痛方案。我将改良它,使它有更出色的疗效。

这件事对我的启发是,在医学领域内耕耘,要想有所成就,是要靠时间和实践经验的积累的,有时这种发现,就是无意中被启发出来的一种直觉。

我不知道哪一天我能找到高效治疗癌症的药,有时候我觉得这似乎是一条漫无尽头的黑暗之路,但也许有一天,同样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可以找到我想找到的。

杨振宁在评价张首晟的诺奖级的发现时,说了一句话:他的发现看似偶然,但其实是一个物理学家的直觉。任何一个人进行某种科学探索,都只有在千锤百炼之后,才能产生出这样的直觉力。

时间和厉练,是谁也绕不过去的一道弯。世上没有轻易就能创造的奇迹,只有努力,才能超越常规,创造奇迹。

很多人可能觉得学习中医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似乎能读懂古文就可以。曾经有一个其他专业的学者,对艾灸很感兴趣,与我探索艾灸对癌症患者的作用,我跟他说,一万小时定律,对中医来说,同样是适合的,以他对中医浅薄的理解,还需要更多的积累,才有资格来进行这样的研究,他听后可能不太服气。

如果每个业余爱好者,仅凭一时的兴趣,阅读一点文章就来进行中医研究,并且给出一些流传甚广的结论的话,那绝非患者之福(实际上我们这个时代真的不缺乏这种非常浅薄但是流传却很广泛的中医粉的文章)。任何一种浅尝辄止的研究,都很难真正的给患者带来益处。

我以前学医,很想把这庞大的一门学科全部学全,成为一个贯通中西医,能够治疗各种疾病的大医家。后来发现这想法很不现实,以我的资质和精力,只能在某一个细分的领域内,仔细的研究,而且必须穷自己一生之力,才有希望研究出一些能够经受住时间和实践的考验的成果来。

所以我关注的点越来越窄。已故的国医大师何任先生曾经说过,学医有个从约到博,又有个从博返约的过程。一个人的精力非常有限,关注得越广泛,学得越浅。只有聚焦于某一个领域,努力且持久的探索,才能结出理想的果实。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