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触网络二十年,如今有些厌倦了

1998年,我考上大学后,就开始接触网络,一晃整整二十年了。因为热爱写作,所以这二十年的时间里,我在网络上留下的最多的东西就是我写作的各种文字。把我在各个领域写作的文字做个粗略的统计的话,最少有几百万字。通过这些文字,很多人了解到我,我也结交了不少的网友。

我写作的主要内容,历经了多次转变,从最初作为一个热血青年,对政治和时弊的关心,到后来对各种人文思想的热爱,逐渐转向了如今的专注于中医抗癌研究。如果把这种转变画出一个粗略的轮廓的话,大体是可以看出来,我这个人成长的整体趋势,是越来越由外向转向内向了。

年轻的时候,我曾以为自己可以大有作为,可以为改变这个世界做点什么,所以关注外界。后来发现,最需要改变的,是我自己,所以关注内心,喜爱人文思想。人过中年,发现自己余生所剩无几。才陡然觉得改变外界和自己都不那么重要,时间才最重要,所以偏爱做点实用性的研究。

而我的写作风格,也由最初的追求华丽,逐渐演变成了现在的喜欢质朴无华。过去越多的人读到我的文章,我越有成就感。如今却很希望,读到我的文章的人,还是少一点的好,因为文章传播得越广,读者就越多,读者越多,想与我结交的人就越多。而我,现在只想自己的人生少生点枝蔓,节省有限的时间和精力,朝着一个专业的方向纵深的成长。

我如今对网络颇为厌倦,但是自己的工作,却又离不开它。所以既不能把自己留在网络上的痕迹清零,又不愿意网络太影响我的生活和工作。

十多年前,我是一个很大的抗癌QQ群的群主,那会儿因为我自己的母亲患癌且正在治疗,我在网上与很多癌症患者和患者家属交流,因为我所学的医学知识比一般的患者家属多一点,所以很多人向我咨询问题。

其中有一个当记者的患属,请我开辟一片网络空间,把自己的一些医学心得和见解写出来,供群友阅读,很多群友附和他的这一提议。自从那以后,我就开启了这种直到现在还上不了台面的医学科普之路。

之后的这些年,虽然我陆续解散了自己组建的各种QQ群,几度关闭了自己的博客,但是断断续续的,还是把这项因为兴趣而生发出来的工作坚持下来了。

再之后,我写作的文章影响的范围越来越广,很多自媒体剽窃我的文章,我的长期的患者兼读者,在别的平台看到一些自媒体,有些甚至是圈子里赫赫有名的自媒体,总是剽窃我的文章,愤愤不平。

他们把这些情况告诉我,劝说我自己在相应的平台上开设账号,发布自己的文章,用这样的方法来防止别人对我文章的剽窃。于是我在自媒体平台上的账号越开越多,影响力也越来越大。

如今我颇为厌烦这种日渐增大的影响力,因为它给我带来了很多读者。最初我的读者可以说全部是我结交的病友或我治疗的病人,但是现在,各个自媒体平台上的读者中,相当大的一部分与我素昧平生。

读者来源五花八门,读者们找我的目的也五花八门。结果我自己就不可避免的受到了读者的影响,人生之路生出很多枝枝蔓蔓来,浪费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

所以现在,我也不再在乎文章是否会被人剽窃,人家真想抄我的文章,是防不胜防的。太看重著作权,也是一件很累心的事情。所以我现在懒得去管自己的文章会不会被各位文抄公抄袭了。

《笑傲江湖》中的岳不群在被他老婆指责他设计陷害令狐冲时,说了一句非常经典的话:“江湖上的风雨,吹打得别人,就吹打不得他令狐冲么?”这千古文坛,向来都是抄来抄去的,文抄公们抄袭得别人的文章,就抄袭不得我的么?

所以我的这篇文章,是我在很多自媒体平台上发布的最后的一篇文章,自此以后,我与这外界,仅仅保持适度的联系。

我可能还会在自己的供我的长期跟诊的患者浏览的个人网站和粉丝数不多的微信公众号上发布点自己的文章,满足一下我治疗的患者的需要——我的一半以上的患者,有阅读我的文章的需要,而且这些文章,也确实对他们身心的康复有一定的帮助。

但是其余的自媒体平台上的账号,从此就不更新了。该卸载的app也都卸载掉,社交软件中,该删除掉的陌生人,也都会陆陆续续抽空甄别一下,删除掉。

学了医,治上了病人,生活再想回归到彻底的安静状态,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但是砍掉枝蔓,仅留主干,还是可以把生活简化一下,挽救不少的时间的。对一个中年人来说,时间真是太宝贵了。

对一个学医人来说,只有努力想办法提高疗效,才是最重要的。疗效是根,根扎得越深,枝叶才会越茂盛。我关闭自己的网络空间,可以节省维护各种自媒体的精力,更加沉潜于自己的研究工作,更加心无杂念的读书和治病。

我过去写作的很多文章,自己现在读来都哑然失笑。我以前以为很重要的问题,现在看来都属于鸡毛蒜皮的小事。过去花了很多的时间去思考社会,倾听自己内心世界的声音,如今觉得纯属小题大做。也许这就是一个人成长的过程吧!

2018年大年初六,我开工的第一天,治疗了一个患胸间皮瘤的阿姨。她来时因为肿瘤很大,胸水多,用轮椅推着。经我治疗一个月后,已能健步如飞,半年后,病灶缩小了百分之八九十,胸水全消失,癌指标正常了。

因为她的疗效显著,她身边的亲友都来找我治疗肿瘤,一个她介绍的肺癌,前不久肿瘤也被治疗得缩小了一半左右。

另一个脊索瘤患者,肿瘤压迫脑干已经不能走路,也在她的介绍下来找我治,我治了好几个月,效果不明显。我要求患属放弃我换医生治疗,患属不肯,坚持要我再想办法。我只好硬着头皮为这个患者配一种新的药,用了一个月,患者可以脱离轮椅走一里路了。

这几个患者之所以会有点疗效,一小半是因为我的医术可能确实比过去提高了一点点,更大的原因可能还是因为彼此之间的信任很牢固。假如病患以狐疑的态度来找我治,根本用不着我劝他们换医生,治疗无效自己直接就走了。

我今年关掉自己很多自媒体,仅保留有限的平台供我的病人读我的文章,不再关注外界,也是因为我在大量的这种实践的过程中明白了:好好学习和治病,比在网上发表各种文章更重要。

所以各位读者以后可能再也不会从多种渠道读到我自己发布的我写作的文章了。我年龄一天比一天大了,人也一天比一天不喜欢热闹了,是时候从各种平台退出了。

大家萍水相逢,终有一别,这就算我与各位的告别了。新的一年里,希望大家多保重。我是个内向的人,需要更多的时间读书,过多的社交给我带来的压力太大,请大家多体谅。

我的公众号一多半是我的患者或者长期的读者,基本都与癌症有关。我今后也只专注于我的专业领域的研究,因为其他原因而关注我的读者,大可以取消关注,咱们从此一别两宽,各走各的路,各找各的乐趣。

旧我已死,各位看我过去写作的各种文章而想与我结交的朋友,请您放过我,您所了解的那个作者,是已经死去掉的旧的我。我对自己过去感兴趣的很多问题,已经丧失了兴趣。吃了鸡蛋,不一定要见到下鸡蛋的母鸡。

至于频繁出现的各种求商业合作的信息,已经全部被我屏蔽掉了。想找我进行各种合作的,也罢了自己心中的念想吧!我是没有精力,没有时间,最关键的是没有丝毫意愿,参与到任何令人厌倦的社交与合作中去。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