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我对过敏性鼻炎治疗的一点浅见

我现在以治疗癌症为主,很久都没有去研究过敏性鼻炎的治疗。但是因为过去治疗过一些过敏性鼻炎和过敏性皮肤病患者,治好过的患者总是不忘介绍病友来找我治疗,所以总是陆陆续续的有些过敏性鼻炎患者来找我治疗。

有些病人求医心意很诚,是无论如何推却都推脱不掉,一定要来找我,所以有时候也只好硬着头皮治疗几个。

我不是治疗过敏性疾病的专家,据说有些中医师专门研究过敏性疾病的治疗,我对此可能没有他们那么专精,不敢班门弄斧的发表太多的看法。

只是我治疗的一些病人,是冲着这些专家的头衔去看的,结果按照他们研究的思路去治疗,效果并不好。到我这里治疗时,我较少受到专业性的固定思维的影响,反而治好了一些病人。

当然我相信那些专门研究过敏性疾病的医生,治好的比我更多。这不是因为我谦虚,是因为我治疗的患者基数太少,肯定没他们经验丰富。况且我现在长期跟诊的肿瘤患者实在太多,承他们抬举和错爱,将一线求生的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也只宜心无旁骛的为他们谋条生路。

没有任何医生敢说自己能百分之百的治愈某种类型的疾病这样的大话,除非他是骗子。所以对一些专家治疗失手,我很是理解。换了我,天天接诊各种各样的过敏性疾病的患者,想必也一样会有很多治疗不好的。

我个人的一点浅见是,中医需要借鉴现代医学的经验,但是不要完全以现代医学的思维去研究疾病的治疗,还是应该尊重一下历史,认识到中医辨证论治的价值。

目前很多中医同行在研究某种药的抗过敏作用,且以现代药理学研究为准绳,按照这种流行的研究方法,写出来的论文和专著很漂亮,就是临床疗效很难令人满意。

我认为传统中医在治疗过敏性疾病方面是占有很大的优势的,中医特别重视“外感六淫”和“内伤七情”,可以说在研究环境和情绪对人体的影响方面,从古至今的中医师,积累了十分丰富的临床经验。

无论是《伤寒论》还是《温病条辨》,里面的方子都强调环境和气候的变化对人身体造成的影响,这些为我们提供了非常宝贵的经验。

中医可以说是十分强调大自然和人的关系的,《黄帝内经》的《四气调神大论篇》和《生气通天论篇》,几乎都是在讲气候和季节的变化,以及大自然界的各种各样的物质,对我们人体有多大的影响。

《生气通天论篇》更是强调,人与整个大自然是一体的,人身上的毛窍和各个器官,不断的在与外界交换物质,所以外界的风雨晦晴,乃至雾霭瘴气,无时无刻不在侵袭我们的身体。正气虚衰者,受这些影响而致病很正常。

而过敏性疾病,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受环境和气候的影响而发病。这些刚好与中医“外感六淫”(六淫是指风、寒、暑、湿、燥、火)辨证论治思想的特征十分吻合。

我们今天很容易受流行的观念的影响去否定两千多年前的这些古代的医生们留下来的文字记载。

其实说到智商和脑容量,一万年前,人类已经进化到和今天的人类差不多的水平了。在智力上,我们并不比两千多年前的古人高明多少。嘲笑他们落后无知,恰是我们自己无知的表现。

古代医生通过对疾病的特点进行观察,发现了一些人的身体很敏感,外界的刺激会导致他们生各种病,并摸索出了一些针对性的治疗方法。

从我自己的临床经验来看,我很佩服那些先贤们留下来的治疗经验,因为我按照他们的经验去治病,真是效果迅速到令人惊喜的程度。

我对西医并无恶感,恰恰相反,我学习了大量的西医知识,家人的病该用西医治疗时也是不含糊的。而且我今后可能会总结我这些年的学习心得,把西医和中医对癌症的认识,融合在一起,写出一些专著来。

但是我的亲友们生的很多毛病,我现在不大喜欢用西医治疗,不是因为我不信任西医,而是与中医的速效相比,西医的疗效实在是太慢了。

我个人建议,有志于治疗过敏性疾病的同仁们,还是应该把重点放在研读中医四大经典原著上,打好这个基础,治疗过敏性疾病似乎也并非一件难事。

且举例来说明。

有个严重的过敏性患者,自己是在北京搞医疗的,所以过去求助了很多北京的名医治疗,均无效。有一天他的老婆读了我的一些文章后,固执的要求他来找我治疗。无奈之下,他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来找我治。

我当时对他进行四诊,根据他的特点,辨别他是肺热引起的过敏性鼻炎,属于《伤寒论》中的麻杏石甘汤的适应症。就给他开了麻杏石甘汤,因为对现在的麻黄的效力不大放心,在这张方子的基础上还加了些紫苏。开了7付药。

患者去药店里买药,每付药仅一块钱左右,患者觉得不可思议,但是7付药没吃完,纠缠了他多年的过敏性鼻炎好掉了。因为这种令人意想不到的疗效,他对中医多年的偏见也治好了。

这个患者的经历我可能在以前撰文时也讲过,他们夫妻俩后来一再恳求把他们的儿子送到我这里来学中医,我现在连我自己的儿子,一个带了三个年龄一样大的徒弟,其中之一就是他们的儿子。

最近几天,这个患者的鼻炎再次发作。想找我来看一看,正好我的时间紧,安排不过来,就让他先喝清肺汤颗粒(这是我治疗他儿子有效的药),无效再来找我,结果无效。

前两天他实在没办法,来找我,我号到的是浮缓脉,现在是夏末秋初,出现浮脉是正常的,但是浮缓脉加上他有实际的病情,就应该考虑是《伤寒论》中的太阳中风证。于是追问他这个夏季是不是总是吹空调,答曰是,离开空调没法活,整天在空调房子里呆着。

这就不能按照现代药理学的研究去治疗,只能按照受了外感六淫中的寒邪来治疗。从他的经历来看,我们对现代人的生活特点要有了解,不能觉得夏季就不该用祛除寒邪的热性药,现代因为有了空调暖气之类的设备,经常过的是反季节性的生活,所以要灵活变通。

再问他大小便的情况,大便溏,小便赤黄。继续问他有没有肩酸背痛,得到的也是肯定的回答,痛到还去拔过火罐。问他是不是有自汗现象,他的老婆说他整天身上黏糊糊的,这种黏糊糊的就是不自觉的自汗。

这个就是《伤寒论》中的桂枝加葛根汤证的适应症。他儿子已经跟我学了一年半的中医,我也给他讲过《伤寒论》,和他们一起,把桂枝系列的方剂进行了十分详尽的比较性研究和讲解。我跟他说,这个病他儿子都会治疗了,只是小孩子还没胆子。

我又给他开了7付药:桂枝10g,白芍10g,甘草6g,葛根18g,生姜7片,大枣5个,滑石15g(包煎)。为什么这里加了滑石呢?这实际上是因为他现在是个寒热夹杂的症候,小便是赤黄色的嘛,所以这个方子实际上是桂枝加葛根汤和六一散的合方,用六一散是解决他小便的问题。

当天晚上他喝了一碗药,第二天早上鼻子通了,喷嚏大为减少,接着又喝了几付,到今天总共大概是喝了三天的样子,喷嚏和鼻涕基本上已经没了。

如果要就现代医学来论,这个患者就是个过敏性体质,只能按照过敏性体质来治疗,但是遗憾的是他找过北京城的很多这方面的西医专家,一直也没解决这个问题。按照某些专门研究过敏性鼻炎的中医同行的思路,也是解决不了他的问题。

但是半部《伤寒论》,就已经两次解决了他的问题。

所以我真心的希望,专门研究过敏性疾病的中医同仁,不要受现代科学的影响太深,去钻牛角尖寻找中药里的抗过敏的成分,你就是找出再牛逼的抗过敏的中药,其抗过敏的作用有现代医学中的那些西药的效果强?我们还是回到中医的本源来,仔细分析患者生病的原因,对症下药吧。

现在有很多学中医的,自己对中医失去了信心,不敢用中医的辨证论治的思路来治病,这很让我们这些搞中医的感到尴尬。为什么他们没有信心呢?因为带他们的老师,临床疗效不好。他们自己,临床治病也老失败,受打击了。

我今年接诊的某个间皮瘤患者,她的女儿是某国家重点级的中医药大学的研究生,女婿是骨科医生,她生病后去找过她女儿的老师看过,这个老师给患者用十枣汤去胸水,越治越严重。要我说,这就是纯粹按照现代医学的思路来使用中药方剂,辩证一点也不细致。

结果患者的女儿,一个现在在北京某医院做临床工作的中医师,也是没了主意,希望她的母亲去找西医放化疗,反而是她的父母,坚持要寻找中医治疗。找到我时,患者是被用轮椅推进我的工作间的,服用了一个月的中药后,又生龙活虎,恢复如常,完全不需要轮椅了。至今八个月过去了,已经恢复得和健康人无异了。癌指标下降,胸水减少,病灶也变薄了。

有个中医大学毕业的女医生,曾经跟我说,在学校学了五年,跟随自己的多位老师做过临床,结果发现效果微乎其微,所以她对中医失去了信心。这个女医生曾经求我带她一段时间,我婉拒了。

这些年有很多像她这样的从中医院校毕业的本科生和研究生,甚至一些临床经验丰富的中医或西医副主任级别以上的医生,希望来跟我做临床。

我一直都是拒绝的,因为我觉得自己这种半路出家的中医自学成才者,是个半桶水的水平,自己还没学好中医,目前还没有资格当他们的老师。

所以我现在只肯调教几个十来岁的孩子,希望能够带他们十年左右的时间,和他们一起成长。

这并非因为我谦虚,而是因为我深知自己读过的中医的经典还只占中医古典的一小部分。我在上次写的一篇文章里说过,现在把清朝太医院的教材《医宗金鉴》熟读了的中医师寥若晨星,惭愧的是,我自己就没有好好读完《医宗金鉴》,更不用说精通了。

我总是想,如果我能够把这些中医经典都读完,仔细的研究进去,我就不是现在这种三脚猫的功夫了,而是真正的登堂入室了的中医高手,我希望有一天我能达到这样的水平,这还需要时间的积累。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达到了这样的水平,可堪为人师时,我会出来带医生的。

上文说到的那个鼻炎患者的儿子,也就是我的那个小徒弟,也继承了其父的过敏性体质,有严重的过敏性鼻炎,每个周末到我这里来上课时,上一天的课,得用掉一包抽纸。

我看着很揪心,给他四诊后,认为他也是肺热引起的鼻炎。开过汤方,在我的工作室兼书房里煎药给他喝。结果小徒没吃过什么苦,汤药苦,喝了全呕吐了,我的另一个比他大几个月的徒弟赶紧和我儿子一起帮他收拾了。

后来我给他开了日本的汉方药清肺汤颗粒,这是日本人拿我们中医的方子去做的中成药,但是口感比中药汤药好多了,他喝得下去。一盒清肺汤颗粒没吃完,鼻炎也好了。我一直很希望学习一下日本人的制药技术,把中医的一些治疗肿瘤的经典名方,做成这样的直接冲服的颗粒,方便广大患者服用。遗憾的是,暂时还没有那个经济实力。

以前有个过敏性鼻炎女患者曾经跟我开了句玩笑,她说对她来说,抽纸比男朋友重要多了,离开抽纸她就没法活,因为鼻子已经像关不了的水龙头一样,在不停的喷嚏和流涕。一个姑娘家,得了这样的病,既痛苦又自卑。

她自己的妈妈就是个经验丰富的西医,对女儿的病束手无策。这个患者后来也被我用几付中药治好了,方子还是麻杏石甘汤加味紫苏叶和紫苏子。

结果她拉了一大帮的过敏性鼻炎患者来找我。那些患者又介绍其他的患者,搞得我每次都要不胜其烦的跟人解释,我现在专门研究中医抗癌,没有花精力研究他们的病,怕耽误了他们,浪费了他们的钱财,请他们另请高明。

这些都是按照外感六淫来治病的例子。我再来说说我的另一个过敏性鼻炎患者,她的病就跟内伤七情有关。

这个患者是山东某高校的教职工,多年前读研究生时,因为压力太大,办公室新装修,诱发了过敏性鼻炎,一路治疗了十来年,中西医看遍了,也是束手无策,解决不了她的问题。

她一定要来找我治疗,我拒绝了一次又一次,原因是我现在没把心思放在过敏性疾病的治疗上,对这个病没把握,怕她花了钱,治疗无效。但是患者几近哀求,最后实在是拒绝不了,硬着头皮答应了收治她。

她第一次来找我治疗,是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根据她当时的脉象和体征,辩证为肺胃郁热引起的鼻炎发作,给开了玉女煎,这个方子就是清肺胃热的一张方子,她服用了几付药就好了,安然的度过了一个过敏季。

大概今年五一前,她的鼻炎又犯了。这次她自己去医院买玉女煎,医院里一个据说是专门研究过敏性疾病的中医专家,说服她用他开的方子试一试。结果捅了马蜂窝,患者的病情恶化得一塌糊涂。

无可奈何,她又求助于我。这次没来面诊,我只是根据她自述的口苦等症状,给开了柴胡桂枝汤,我以前介绍柴胡桂枝汤时也曾介绍过她的病例。她喝了几付柴胡桂枝汤,终于又从过敏性鼻炎发作后的地狱式生活中摆脱了。

这个暑假,她带着她的儿子来找我看病。当时她正感冒,服用中成药后缓解,她有点担心自己过敏性鼻炎发作。我让她先观察一下,不着急用药。结果前几天她的过敏性鼻炎再次发作,鼻子都肿了。

因为和去年初诊是同一个季节,所以我让她如果口苦,还是吃柴胡桂枝汤,如果不口苦,那就用玉女煎。她用了玉女煎,一付药没吃完,鼻肿消掉了,鼻炎的症状大为好转。

不过遗憾的是,她与家人闹矛盾,大大的发了一场脾气,这鼻炎就又死灰复燃了。附带一提,今年夏季来治病时,我对她说过,她的病要治好,需要修身养性,而且开导她不要挑剔身边的家人和朋友。

这次玉女煎控制不住了,我让她换柴胡桂枝汤,因为柴胡系列方剂有疏肝解郁的作用。不过她还没来得及换,心情平复了,病也好了。

我今天在写这篇文章时,她给我发信息,请求我把她的经历记录下来,今后供别的病人参考。作为一个饱受过敏性鼻炎折磨的病人,出于同病相怜的心理,她对这类病友很有同情心,很希望别人不再遭受此病的痛苦。

这就是一个内伤七情致病的典型的例子。其实一个医生,工作做到一定的水平,应该有能力去帮助患者解决他们源自于性格的情绪化问题。

过去患者极为尊重医生,认为医者乃学问高深且人品敦厚的长者,医生有能力帮助他们重建人生观和世界观,解决他们七情过极的问题。我很惭愧,自己人品和学问都很低劣,还不能完全的引导我的患者们朝着正确的方向走。

拉拉杂杂的写了这么多,完全不像一篇医学类的文章,倒像是拉家常。我老实讲,我看现在的医学期刊上发表的中医类的论文,感到头痛。让我自己去写这样的论文,我会产生一种被人强奸或阉割的严重不适感。这些完全由现代科学的思维去写作的论文,其价值是值得怀疑的。

当然我相信这些论文的作者写作这类论文也很痛苦,医院里评职称有发表论文的要求,不是他们想违心的写这类论文,刀架在脖子上,不得不为而已。我的脖子上没有刀,这一辈子我都不希望自己头上戴上什么光彩夺目的帽子,所以写文章时,就自己爱怎么写就怎么写。

我现在水平还很低,思路也不成熟,不系统,很多找我的过敏性鼻炎患者也是满怀希望而来,失望而去。我知道人群中必有很多比我水平和认识都高明很多的中医师,是我难望其项背的,我写文章来谈这个问题,属于献丑。

不过希望这点上不了台面的见解,也可以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期待今后有更高明的研究过敏性疾病的中医大家,能够写作出真正的把中医的精髓领悟透了的专著来,为将来的从医者指点迷津。

愿读者诸君不以我的浅陋之见罪我。

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周志远”)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

作者微信号:zhouzhiyuan1979(或:36641)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