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时不知身是客,梦中方晓万事空

晚上做了一个很科幻的梦,梦见一场大雨过后,地球上四处泛滥成灾,大家积极抢救,我干得尤其卖力。

突然嗖的一声,自己被一股外力吸进太空,恐怖之极。也就在太空中云里雾里飞速的作自由落体运动,天地一片茫茫。

这样掉着掉着,终于又掉回地球上来了。只是天上一瞬间,地球数十年,凡事都改变了。

好不容易找到了家,发现家人大变样。妻子已老且有了新的人生伴侣和新儿女,离开时才两岁的女儿(who is my daughter?where is my son?)已长大成人,且生了个小外孙女,见了我完全陌生。

好不容易向妻子证明了自己的身份,但是一切都回不到从前,没法儿去破坏她业已改变的人生。

只好沧然离去,妻女送我到桥边,已过古稀之年的妻子突然问我是否依然如故的爱打篮球(什么时候我有此爱好?),问我是否可以穿上球衣让她再看一眼,于是真的就穿上了。

看到了自己依旧年轻的前任丈夫穿着往日的球衣,风采如昔,老妻泪如雨下,对女儿说他真是你的父亲。

但我也只能远去,不能再干扰她们的生活,而她们也只能割舍我这个再世为人的人。

醒来居然完整的记得梦里的故事,真不知梦里是梦还是醒来是梦。

爱莫甚于夫妇骨肉,然而时间和变故却能改变一切。突然就记起《红楼梦》中那点化贾宝玉的一僧一道唱的《好了歌》: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娇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是梦太荒唐,还是现实中的人太迷茫,反而只有梦里看得更清楚?

不禁吟诗一首:

一生顺遂何须忧?只怕沧桑生巨变。

梦里梦外都是客,一具皮囊本是空。

虽知爱欲皆为幻,身在其中亦难断。

且将荒唐当真实,再视真实为荒唐。

难得糊涂过此生,何必活得太明白?

真中有假假有真,老子不钻牛角尖。

所以,做个戏精吧!反正演不演都是演,这才是真正的人生!

凌晨发此文,知诸君尚在梦中,也不知此刻睡着的是你们,还是我自己。

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周志远”)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

作者微信号:zhouzhiyuan1979(或:36641)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