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黄芪防己汤为主治疗肾衰竭和晚期卵巢癌各一例均有效的临床经验介绍

病例一,晚期卵巢癌,胸腔积液 心包积液 腹腔积液 盆腔积液患者

张某,女,75岁,河北邢台人 

患者于2018年5月30日初诊,患者在今年初发现盆腔巨大包块,遂至邢台市本地医院检查,确诊为卵巢癌。

影像检查显示患者盆腔多房囊实性包块,范围10.3×9.4×7.0cm,子宫直肠窝可见液性暗区,深约1.7cm,宫腔分离伴大量宫腔积液。子宫直肠窝少量积液。腹水,腹水未查出癌细胞,心包积液,右侧胸腔积液。

既往病史:1981年在右侧颈部做过淋巴结切除手术,右下肺有炎症性改变。

求诊时患者顽固性咳嗽,体位改变时会咳嗽,气喘。咳嗽有痰。白色痰。胸闷,不胸痛。

脉弦滑数有力,大便正常,一日一次,软条状。小便正常。不口苦,晚上睡觉醒来后会口干。

曾经发烧约二三十天,现不再发烧。前一段时间曾经生气。之后感觉自己腹部有包块,经查,确诊为卵巢癌。此前在邢台市第三医院检查肿瘤标志物时,CA125高达443.8(标准值小于或等于35)

胃口尚可。近两三个月明显消瘦,脸色发黑。体力差。

此前患者的丈夫因为疑似为肺癌,在医院里进行手术治疗后迅速去世。故患者一家不再愿意进行任何西医治疗,因患者侄女对笔者有所了解,故推荐患者就诊于笔者。患家希望能以纯中医治疗,患者表示愿意吃中药,活多久算多久。

这是我见过的恶液质最多的一例患者,所以在治疗时很没有把握。但是既然是熟人介绍来求诊的,也就只有硬着头皮试一试。

遂处方:

食疗:

大蓟50-150克,小蓟50-150克,陈皮30克,白萝卜一根,一起炖肉吃肉喝汤。

汤药:

生黄芪30g,生白术30g,汉防己30g,茯苓30g,猪苓30g,车前子15g,车前草15g,焦山楂15g,炒麦芽30g,生麦芽30g,炒谷芽30g,炙甘草10g,片姜黄6g,炒僵蚕10g,蝉衣6g,怀牛膝10g

成药:

  1. 牛车肾气丸(日本汉方药)
  2. 螺内酯(西药利尿药,遵说明书服用)
  3. 西黄丸 一日一次,每次3-6克,临睡前服用
  4. 多应丸 一日三次,一次15丸
  5. 复方斑蝥胶囊 一日两次,一次2-3粒

患者从2018年6月1日开始服药,服药半个月后将汤药改为成药黄芪防己汤颗粒(从日本购买的汉方药)。

服药约一个月,7月3日患者来北京找笔者复诊,患者不再咳喘,体力明显改善,脸色明显好转,已经可以劳动。

复查肿瘤标志物CA125,已经下降至146,最大的囊实性包块由原来的10.3×9.4×7.0cm变为10.8×9.4×5.0cm。盆腔积液减少近一半,胸腔积液基本上已经消失。

效不更方。遂在上方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味了一些抗癌药进行治疗。

这个患者之所以能够取得如此迅速的疗效,可能跟患者身体未经手术和放化疗破坏,整体机能尚可,且患者对中药敏感有关。

病例二,家族遗传性肾囊肿,肾衰竭患者

彭某,女,1955年生,山东人

2018年6月10日初诊

患者父亲,患者自己,患者儿子,患者大妹,小弟均患有肾脏囊肿。血压偏高,血压高时可达180-190。现服用降压药治疗。正在服用倍他乐克和洛活喜控制高血压。目前患者已经发展到肾衰竭。

患者未经透析治疗。在河南省某肾病医院经中医治疗,服用该医院自制的几种治疗肾病的胶囊。服药后呕吐。

患者不服药的话,胃口极差,迅速消瘦,乏力。从2015年开始明显消瘦,睡眠状况不佳。小便正常,大便日一次。不服用中成药后。口黏,水滑舌,薄黄苔。舌底部有红筋。

左右脉均沉弦有力,不口苦。腹膨胀,硬满。背部偶尔痛,为勒痛。

红细胞,血红蛋白,红细胞压积偏低,平均血小板体积,平均血红蛋白农地偏低,血小板分布宽度偏高,淋巴细胞比率偏低。肝内可见数个液性暗区回声。

双肾体积增大,形态失常,表面凹凸不平,双肾实质光点分布不均,内布满多个大小不等的液性暗区回声,左肾较大约54x79mm,右肾较大越49x54mm,边界清,并可见多个斑块强回声。

西医诊断意见:胆囊结石,肝囊肿,肝实质回声密集,多囊肾并钙化。

患者怕冷,不容易出汗。脚肿。气短,喘息。

中医辨证:痰饮

针对患者的情况,笔者决定以黄芪防己汤加味肾四味治疗,但是对这种治疗思路是否能够对这么严重的肾衰竭患者取得疗效不太确定,考虑到患者来一趟不容易,遂开了两张处方,让患者回去服用第一方无效,便改为第二方。第二张处方是苓桂术甘汤加味。

汤方:

方一:

生黄芪30g,汉防己30g,茯苓30g,猪苓30g,墨旱莲15g,女贞子15g,沙苑子10g,菟丝子10g,生白术15g,炙甘草10g,怀牛膝15g,车前子15g,生姜7片,大枣7个,海金沙10g,石韦15g

方二:

茯苓12g,桂枝9g,白术6g,炙甘草6g,海金沙6g,石韦15g,钩藤15g(后下)

中成药:

  1. 归脾丸
  2. 鸡内金片

患者按照第一方服药未满七日,患者妹妹反馈:患者脚肿已经明显消了,食欲明显改善,呕吐减轻。至6月22日,患者的腿肿已经完全消掉,食欲较以前为好。

目前这两个患者都在进一步治疗中。中药能够如此迅速的缓解这两种堪称世界医学难题的疾病带来的痛苦,实属不易。肾衰竭和晚期的卵巢癌,都是令医生们棘手的疾病。

这两个患者用药思路基本相同,同样均以中医经典名方黄芪防己汤为主,根据两个患者的不同情况,略调整了一下用药的思路,效果均较理想。其原因是,这两种病虽然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但是在中医中,其病机是一样的,都属痰饮。

痰饮病的脉一般均沉弦或滑,因为体内有潴留的水液,所以脸色较黑。严重者有四肢浮肿的现象。所以笔者对他们均以中医的利水消肿名方黄芪防己汤为主,进行治疗,这是中医辨证论治思想的异病同治的典型案例。

日本汉方医学家汤本求真将人体致病的原因归结为三种毒:血毒,食毒,水毒。虽然这种概括并不全面,但是也是有相当程度的合理性。不管什么原因造成的水液一旦在人体内为乱,便会造成各种各样的症状。

第一例患者的恶性肿瘤引起的恶液质,和第二例患者的肾囊肿诱发的肾衰竭和高血压,乃至一些因为体内水液紊乱造成的哮喘患者的咳喘,其实均可以按照同样的利水消肿的思路进行治疗。

这种治疗当然不一定能够将患者的病根拔掉,如第一例患者还需要借助其他药来抗肿瘤,第二例患者尚需要借助其他药来健脾益肾,但是基本思路却可以是一致的。只要人体紊乱的水液,在药物的帮助下,归于正常,则患者大多数自感的临床症状将消失。

剩下的则一方面可以借助人体的自我康复能力,进行康复。另一方面可以更有针对性的用一些其他的药物,对患者进行辅助性的治疗。即便无法治愈患者,但是已经可以明显的改善患者的生存质量,毫无疑问的延长患者的生存期。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