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医患沟通的一点浅见

医疗是极为特殊的行业,全球各国都广泛的存在医患纠纷问题,在最发达的国家也不例外。

美国的医生最头痛的就是遭遇医患官司,近年来在德国和英国,医生也成了高危职业。并不只是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如此。

沟通不足是产生医患纠纷的重要的诱因。医生和患者在医疗问题的认识上,存在天然的差距。比如对疗效的预期,对治疗的费用的预期等问题上,患者的期待往往高于实际。

花了钱,但是治疗失败,病人遭受痛苦或者亡故时,一些情绪激动的患者或患属就会采取一些过激的措施来对付医生。

所以未经充分的沟通而贸然接诊一个患者,是医生的大忌。但是遗憾的是,目前我国的医疗体制,还没有理想到可以让医生和患者有彼此深入了解和沟通的机会。

近年来不少医德和医术都不错的医生,死于情绪激动的患者或者患者家属之手,经媒体报道出来后,引起了医疗界所有同仁的重视,对一线的医护人员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医疗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医患双方本应能严肃的对待,彼此间开诚布公,互相理解和支持。

但是目前,在医生和患者建立医患关系之前,医患双方均缺乏足够的了解的情况较为多见。

而且医生基本上都是处在被动的被选择的境况,没有选择患者的自由,这为医患纠纷埋下了祸根。

我多年来在治病的过程中,经历了各种各样的医患纠纷,其中有大概三四次,是已经威胁到我的人身安全的危机。所幸的是最后基本上都逢凶化吉了,但是每次想起来都深感后怕。

所以这些年我在行医的过程中,越来越小心了。

我在经历了很多的失败之后,逐渐摸索出了一套与患者沟通的技巧。

首先,医生不要急于接诊任何一个患者。要对患者的各种情况进行认真仔细的评估,如果一个患者的病情已经危重到医生觉得自己没有能力去为患者缓解痛苦的程度了,医生应该对患者和患者家属如实相告,不要因为贪图患者的诊疗费而贸然接下这样的患者。

尤其是危重症患者,往往生死只在一瞬间,而医生也很容易在救治这样的患者失败后,遭遇杀身之祸。

如果一个医生认识不到自己的职业是一种高危职业,疏于防范的话,那么他自己的安全就很难得到保障。

历史上的知名医生,比如华佗这样的名医,好多都是死于患者和患者家属之手。患者和患者家属杀医生,这个问题由来已久,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可见它是一个很难解决的社会问题。

当一个医生有了一点名气之后,往往就会有很多患者盲目的慕名而来,而且对这样的名医的期望值特别高。

清代名医徐灵胎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叫《名医不可为论》,提及一般的患者,多是在病情危重到其他医生束手无策时,才会去寻找一些名医治疗。而其实人人都觉得不可治时,再有名的医生,也难有回天之术。

我现在基本上拒绝掉了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求诊者,原因无他,他们的病已经重到了我治不了的程度。

他们希望我能为他们创造奇迹,但是我自己是知道的,创造奇迹的希望渺茫,但是引来杀身之祸的概率却大得多。

我刚出道治病时,风险意识较差,接诊过一些病情极度危重的患者,出过几次意外后,才知道自己没有死于患者家属之手,已经是万幸了。

虽然多数患者和患者家属都是通情达理的,但是据Dennis A. Casciato医生在《临床肿瘤手册》中引用的一项统计显示,病人群体中,有约15%的属于棘手病人,他们随时都可能向医生发难。

所以如今我选择了脱离现有的医疗制度,在被患者选择的同时,自己也慎重的选择患者。对于那些经过评估后,我认为自己治疗不了的患者,一定及时的告知患者和患者家属,以免彼此结下孽缘。

第二,对那些我们可能能够治疗得了的病人,也要慎重的评估一下我们的治疗可能会出现的疗效,风险和副作用,以及患者在接受治疗过程中,会产生的花费。

要让患者和患者家属,对治疗的风险和预期,均有比较清晰的认识,对可能会产生的经济负担,也心中有数。这样的话,患者和患者家属在接受治疗前,会慎重的考虑清楚,如果他们觉得不合适,自己会离开。

第三就是在沟通的过程中,要从细微末节中去了解患者和患者家属的个性。

在接诊一个重大疾病患者前,医生和患者之间的谈话时间尽量长一点。医生要在谈话的过程中,对患者和患者家属的基本性格特点有所了解,对极端型性格特征的患者和患者家属,一定要小心谨慎。

我本人曾经遭遇过两次重大危机,其中一次差点导致我受到严重的人身伤害,都是因为没有处理好与性格极端的患者家属的关系而发生的。

我现在遇到这类性格极端型的患者或者患者家属,基本上都是极度小心翼翼的与他们相处。

我们必须承认,由于所受的教育差异等原因,导致部分人确实处于难以理喻的偏激状态。众多的杀医事件中,都能找到一个性格极端的当事者的影子。

其实性格极端者,是极容易被发现的,因为他们的言行举止,的确和一般人有明显的出入。

第四,了解患者和患者家属对治疗的心理预期。如果达不到患家的预期,就不要接诊。

很多疾病,医生是非常难治疗到令患家满意的程度的。患者和患者家属往往对治疗效果有很高的预期。

比如我经常遇到一些癌症患者家属或者患者本人,期望我治愈他们。有一些甚至希望我能给他们确切的保证,一定要治愈他们。

这是我根本办不到的,所以遇到这样的患家,我都不答应为他们治疗,以免后患。放眼全世界,没有一个医生有治愈任何一个癌症患者的把握。即便是早期的癌症,也不可能有百分之百的治愈率。

我曾经跟过一个老师做临床,她的医术很高,对治疗癌症也有研究,但是癌症病人来找她治疗,基本上都被她委婉的拒绝了。她对我说,患家不切实际的预期,是导致她拒诊的主要原因。

我以治疗癌症为主,当然不能拒诊每个来求诊的癌症患者。但是我现在渐渐的更加慎重的与患者和其家人接触,当我对患家很陌生的时候,我是会在谈话的过程中,去问问他们对治疗效果的心理预期的。

肿瘤医生并不好当,经常有患者死亡。失败对我们内心造成的冲击,并非外人所能理解。肿瘤医生因为遭受的挫折太多,患上抑郁症的很多,严重的甚至有自杀的。

有时我们尽全力去治疗患者,所达到的疗效已经很不容易了,但是患者家属和患者本人往往却有更高的不切实际的期待。他们会苦苦哀求医生想出更好的办法,进一步解决他们的问题。这时候医生实在无计可施,又无处躲藏。心理承受能力稍差的,就只能焦虑抑郁。

患者和患者家属的心情不难理解,但是医学的作用是有限的。往往再往前走一步,不但不能取得更好的疗效,反而画蛇添足,此前已经取得的疗效也保证不了。这种事情,我经常的遇到。

治疗有时候就是,已经有改善了,就只能耐心的等待奇迹的发生。然而,患者和患者家属在惶恐不安中,却并不能如此淡定的接受眼下的现实。所以最常见的事情就是,患家往往四处寻医问药,同时进行多种治疗,有些自己尝试各种偏方,因为这种尝试而发生意外的很多。

所以找到彼此之间,契合度很高的患者,对医生来说,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整体来说,接近百分之九十的患者和患者家属,与医生的相处是很愉快的。所以,当我们将医患关系中那些可能会引发矛盾和不愉快的因素剔除之后,当个医生对热爱医学的人来说,还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因为我们可以帮助到病人。

看着病人的痛苦被缓解,是非常有成就感的一件事情。尤其是当我们解决了一些堪称世界医学难题的问题时,那种快乐难以用言语去形容。

最后,特别一提的是,做医生,不要把赚钱放在第一位。只要耐心的坚持,医生的收入都不会太低,养家糊口是不会有问题的,更多的收入其实也没有必要。

任何急于赚钱的医生,都不免会在利益的诱惑下,丧失理性。而在医疗行业内,一旦丧失理性,失去了对医疗风险的警惕,就极容易出事故。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