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例胸间皮瘤伴胸腔积液患者纯中医治疗医案

患者姜某,女,65岁,胸间皮瘤患者。于2018年2月21日(正月初六)上午初次找笔者面诊,她也是笔者2018年农历新年后接诊的第一个患者。

患者有一段时间的石棉接触史。西医检查显示纵隔淋巴结肿大,胸膜增厚,有顽固性反复出现的胸水。患者排斥西医治疗,不肯进行化疗,请求笔者给予纯中医治疗。

脉诊:左脉滑,右脉弦

患者以前便秘,大便干燥的时候较多,服用治疗便秘的药后,可以缓解。睡眠尚可,每晚可以睡眠五个小时左右。肋间疼痛,耳朵疼痛。近期乏力,口干,咳嗽,气喘,胸闷(左侧),胸痛。患者曾经其他中医治疗,也曾自行服用十枣汤,效果欠佳。来诊时小便量多。

患者近期一直在吃西黄丸,原来一日两次,每次3g。后来因阅读笔者写的有关西黄丸用法的文章后,服用的量逐渐加到6g。

患者见凉风不适,经常出虚汗。早起活动后会出虚汗。腹胀。

据患者的情况,笔者决定用黄芪防己汤和桂枝汤合方治疗其胸水和表虚自汗等症,并在此基础上加味抗癌消肿的药物。为防健脾药伐肾,加肾四味(墨旱莲,女贞子,沙苑子,菟丝子)补肾。

汤方:

生黄芪30g,汉防己30g,党参30g,茯苓30g,猪苓30g,桂枝15g,白芍15g,炙甘草10g,生姜10g,大枣7个,车前草15g,车前子15g,怀牛膝15g,墨旱莲20g,女贞子20g,沙苑子20g,菟丝子20g,藤梨根30g,石韦30g,炒鸡内金30g,焦三仙各20g,半枝莲30g,蛇舌草30g,仙鹤草50g,片姜黄6g,炒僵蚕10g,蝉衣6g,蒲公英30g,忍冬藤30g,杏仁10g,厚朴20g

一日一剂,水煎两次,分三次服用

中成药:

  1. 归脾丸 一日3次,按照说明书计量
  2. 金匮肾气丸 一日2次,一次20-30丸
  3. 西黄丸 一日一次,每次3-6-9-12-12克
  4. 去甲斑蝥素片一日2次,一次5mg-15mg
  5. 内消散结丸 一日2次,一次8粒

每服药服药五日,停药二日。并嘱忌口与遇感冒发烧停药等注意事项。

服药后,患者症状明显减轻。2018年3月15日复查,发现胸水几乎减半,患者信心大增,于是继续坚持服药。

2018417日复诊

右脉弦,左脉沉微

舌苔黄腻,厚。各种症状明显减轻。

其余问诊信息因为未笔录,故缺。因患者治疗已经见效,以笔者多年的经验,胸腹水的完全消除,有赖于癌细胞得到根本的控制,过度利水,反而有健脾伤肾之后患,故决定暂时去其汤方。全部改为中成药内服,并开一张药茶方,供患者泡茶喝。为防用同样的药过久,产生耐药性,抗肿瘤药略作调整。

中成药:

  1. 舒肝和胃丸  服用方法遵照说明书
  2. 西黄丸
  3. 去甲斑蝥素片
  4. 内消散结丸
  5. 多应丸

钩藤5个,菊花2-3个,枸杞若干,蒲公英根3个,代茶叶用沸水泡后代茶饮

患者第一次就诊后,笔者建议患者定期去医院做检查,查胸水的量和CA125,人血清铁蛋白等项,以观察疗效。后患者长期在北京昌平中医院检查(患者在该院的住院/门诊号为:00891175)。

以下为患者屡次检查的结果。

2018年2月22日

B超显示胸水最深9.2厘米;

肿瘤标记物糖类抗原CA125:65.4(正常0-35)人血清铁蛋白:571.4(正常20-200)

2018年3月15日

B超显示胸水最深4.7厘米;

肿瘤标记物糖类抗原CA125:37.7(正常0-35)

人血清铁蛋白:347.1(正常20-200)

2018年4月12日

B超显示胸水最深4.2厘米;

肿瘤标记物糖类抗原CA125:31.3(正常0-35)

人血清铁蛋白:285.9(正常20-200)

2018年6月7日

B超显示胸水最深3.0厘米;

肿瘤标记物糖类抗原CA125:27.1(正常0-35)

人血清铁蛋白:181.5(正常20-200)

这个患者的胸水用纯中医治疗的效果很好,中药抗癌效果也很不错。与患者接受治疗时,心态稳定有一定的关系。

笔者在接诊该患者时,就对患者说过,笔者主张胸腹水应该慢消,不能急于求成,癌症控制不住,用十枣汤,子龙丸,膨症丸等骏猛药大泻后,虽可取得一时的消除胸腹水的效果,但是水在暂时消退后不久,便会再涨起来。故一面应以补肾健脾的思路消水,一面要控制患者的癌症的发展。

患者因之前有用十枣汤的经历,故对笔者的建议颇能接受。所以治疗时,虽然其胸水并未能迅速消除,但是患者一直不着急,耐心服药。治疗过程相当稳健,效果也很不错。

笔者早年治疗胸腹水时,因为受一些中医专著的影响,也曾用过较为猛烈的攻下法,但是效果并不理想。癌症患者身体多较常人虚弱,过度攻下,很容易造成患者体质迅速下降,后续治疗很棘手。

所以,近年来,笔者在治疗胸腹水时,一直秉承稳健缓慢的原则,既尽可能的为患者消水,又最大程度的顾护患者的正气,并且消水的同时,对引起患者胸腹水的根源——癌症进行针对性的治疗,效果反而较单纯的用猛烈的利水药为好。

只是这样的治疗思路,也需要患者足够淡定,能够从容不迫的配合。实践中,多数患者为胸腹水折磨时,都会急躁得很,总是喜欢尽快去水,结果欲速则不达,反而治疗效果欠佳。

中医讲治病必求其本,癌症患者的胸腹水治疗,单纯的靠利水消肿药,只是在治标,不能治本。治标之路见效快,但是疗效维持的时间也短。治本之路见效慢,但是疗效维持的时间长。所以医患双方在出现胸腹水等严重并发症时,要有足够的定力,不为胸腹水所恐吓,从容应对。

最后,笔者要指出的是,临床中,胸腹水并不好对付。一些患者出现了胸腹水,多已经是生命进入尾声的征兆,中西医治疗的有效率都不高。

笔者虽以治疗肿瘤以及肿瘤并发症见长,但是治疗胸腹水的成功率也未曾高过30%。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很多患者找笔者就诊时,已经出现多器官衰竭的迹象,屡经各种中西医治疗后,身体体质极差,治疗起来难度很大。

治疗胸腹水,宜在患者身体状况尚可时,尽早采用正确的思路治疗。到了晚期,无可救药时,则尽可能以减轻患者痛苦的临终关怀治疗为主。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