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停止更新微博、微信朋友圈和头条动态并删除部分读者的一些说明

各位读者:

非常抱歉我因为个人精力所限,做出了这样的一些调整:停止更新微博、微信朋友圈和今日头条的微动态,今日头条和微博上过去的短文也均被删除,同时还因为不堪其扰,删除了部分素未谋面的读者朋友。

今后我将以系统化的写作为主,写出来的文章会发布在我的个人网站、微信公众号、新浪博客和今日头条号上。

作为一个学医的,我的各种社交媒体的粉丝总数已经达到一万五千多人,其中仅微信好友就仍然保留了两千余人(陆陆续续删除了也有两三千人,只能对这些被删除的网友说声对不起了),并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的增大。

这个数量对于很多追求影响力的意见领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是对一个没有助手的医者来说,就非常恐怖了。因为这意味着我将不得不陷入巨量的咨询工作之中,难以自拔。

我的一些文章的阅读量多达几十万次,其中有很多是通过其他平台未经我同意的或剽窃或转载带来的浏览量。读者们大多数都有各种各样的健康问题要咨询,最多时,一天我要收到超过一千人的咨询信息。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我的工作和生活将彻底的被毁掉。

我已经是个到了不惑之年的中年人,我的人生进入了下半场。我知道我的余生有限,时间对我来说非常宝贵。

我的前半生多数时间花在了学习与阅读上,从大学出来后,我在国家图书馆附近,一住近二十年,泡图书馆,读各种书,后半生的绝大多数时间可能还是会浸泡在这座图书馆中。学了半生,我终究还是希望能有些学术成果,通过著述的形式留下来。

“立言”是中国读书人自古至今的精神追求之一,也是知识分子应有的社会担当。我要把自己的时间和写作方向重新规划一下,好好的写些系统化的东西,留下来给儿孙们。

所以,大幅度的削减花在社交网络上的时间和精力,是在所难免的事情。希望各位能够理解。

自十余年前,我的母亲患胃癌以来,我在互联网上结交了很多癌症病友,一度是中国最有影响力的癌症群群主之一。

我为解除母亲的痛苦,刻苦学医,并用自己的所学帮助了许多同病相怜的病友,后因应癌友们的请求,开始了医学类文章的写作。之后便一发而不可收拾,至今十余年,陆陆续续写作了数百万字,但是大多数皆属于随性之作,不成系统,也不能令我自己满意。

如今我四十岁了,诊务繁忙。自知余生中可以利用的时间不多,无法再等待和拖延,是以一天更比一天的希望能减少俗务,静下心来,沉潜治学和写作。故除诊病之外,其余的事情该砍掉的,都会砍掉。

找我的病人实在是太多了,我很难满足每一个人的心愿。我只能把有限的精力,尽可能的花在彼此信任并长期跟诊的病人们身上。

我知道有很多病人和患者家属把我当作精神支柱,我停止一些微动态的更新后,他们会有段日子不能适应。但是相信他们会逐渐适应新的阅读形式。我写作的文章,我会随时发布出来。我认为一些好的自然疗法或者有效的药物和方剂,我也会写成文章发布出来。

只是为了确保文章的质量,我现在每写作一篇文章时,均会阅读不少文献,文章写作的速度就不会像以前那样快了。

不必担忧,我还会和您们在一起,只是方式和以前不一样而已。

另外,有越来越多的新的读者是我的病人们和过去的读者们介绍而来的,有一些朋友对我个人的评价过高,严重的偏离事实,所以导致新的读者朋友们对我有不切实际的期望,我对此深感惶恐!希望大家理性的看待我的文章和其他人对我的介绍。

我从三十岁后,反对权威,也无意于把自己树立为权威。反对迷信,也反对别人迷信我。若是因为我的部分文字,造成了一些读者朋友们对我产生了误解,过度迷信我本人,我希望能够向您们致以深切的歉意,并希望您们能够理性一些,过高的评价和不切实际的期望只会给我带来压力。

最后,祝各位健康的读者永远健康,生病的读者早日康复!

周志远

2018年6月7日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