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人已逝,痛失知音,滔滔江水,莫知我哀,悼念我的一位堪称知己的患者

我自学医治病以来,接触过的患者成千上万,但是真正称得上知音的,寥寥无几。

浙江绍兴人赵大哥是我这么多年来,碰到的唯一的一个性情和人生理想都与我高度吻合的知音,而且只大我三岁零几个月,和我一样,他也是从农村,自己一路打拼出来的。

昨天中午,也就是农历2017年腊月初八,他在美国休斯顿的一家医院里,因病医治无效,与世长辞。直到现在,我都很难接受他已经离去的现实。

我们都学过医,经过商,他的父亲和我的母亲,都在几年前因为癌症不治身亡。他比我更不幸的是,他自己是个恶性黑色素瘤患者,这是一种发展速度极快的恶性肿瘤。

我们见第一面的时候,他对我说,他看过我写的所有的文章,我的心声引起他强烈的共鸣。一席长谈之后,我们结为至交好友,自此相扶相携,在抗癌的路上,一边自救,一边救人。

一个人仅仅只经过商,没有学过医治过病,没有经历过自己亲人的离世,是很难像我们这样深刻的理解对方的。

他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和投资人,过去的我,也曾在经商和投资上略有小成。又因为同样学过医,同样的有至亲死于癌症,所以我们在很多地方都达到了不需要语言的沟通,就能知道彼此所思所想的程度。

出于同病相怜的心理,我们共同的愿望是济世救人。但是我们也深知,济世救人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

当下行医环境并不好,医生救人,最后被自己所救的对象所害的事情层出不穷。我这些年,没少遭遇过来自患者的困扰。所以,行医救人时,逐渐一日比一日谨慎。

赵大哥有一个宏大的誓愿,他想创建一个真正救助肿瘤患者的机构。这与我的理想是不谋而合的。

很多人将这样的愿望仅仅当作一个愿望,不会真的去实践。

但是他在付出实际的行动,碰到贫困的癌症患者,他默默的资助他们,一掷千金。作为一个肿瘤病人,只要在自己身体允许的前提下,他都会到处去寻找可以造福肿瘤患者的路子。

他有一个宏大的计划,他希望投资建成很多公益性质的癌症康复中心,为天下癌症患者谋福利。他希望我能和他一起,去完成这个计划。

无奈莫过于肿瘤科的医生,病人就在你的眼前,为求能活下来,患者对医生寄予厚望,但是我们真正能救活下来的,却只能是少数,多数患者最终都会在治疗过程中,不治身亡。

我经历的生离死别太多了,一次又一次的承受精神上的打击,使得我不像他那样有信心。

早些年,我略有余财,接济过一些贫困的肿瘤病人。我深知,无论是从医学技术角度,还是从经济角度,赵大哥的理想都有不现实的一面。

而且,我并不希望他如此病重,还不知疲倦的奔波劳碌。他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对他所帮助的所有患者,他不但给予经济上的支撑,而且当他所帮助的病人,出现了难以解决的症状时,他内心的忧急,不亚于那些病人的家人,到处为他们寻找可靠的医生和治疗手段,帮助他们解决问题。

一度,他为自己所帮助的患者向我发出的求助,比因为他自己的病情向我发出的求助还多。

这些年我接触过很多的有类似心愿的癌症病人和患者家属,很少有人像他那样,如此忘我的投入金钱和精力去助人。在我所接触的有钱的患者中,他或许不算最有钱的,但是他绝对是最慷慨和最富有同情心的。

他在美国和他的老家,都买下了土地,只想种植药材,免费提供给贫困患者使用。一度他很想在北京为我租下一块三百多亩的土地,供我作为中药材种植基地使用,我不肯接受。

他只希望,他余生所赚的所有的钱,除了家人基本的生活开销之外,都投入到慈善事业中来。在我受到不理智的患者家属威胁时,赵大哥也挺身而出。

直到赵大哥去世前的两周,他还在救助其他病人。他对我说,周医生,你遇到家庭贫困的病人告诉我,我来帮助他们。

因为种种原因,我并没有如他所愿的为他提供很多可以资助的对象。

肿瘤的治疗,是个无底洞,平常家庭,无论有多少钱都花得完。让他去承担太多,对他自己的身心健康,都没有任何好处。我一再劝说他,不要太执着于助人,安心养病是最重要的,自己身体好了,才能帮助更多的其他人。而且,他也需要养家糊口,活着,谁都不容易。

我不知道赵大哥的在天之灵是否能够理解我,为他的健康着想而所做的这些事情,也许对他来说,生命的意义就在于帮助别人。

在他临终前不久,他要求赠予我一大笔钱,改善我做医学研究的条件,也被我拒绝了。甚至我也劝说那些接受他的资助的患者,不要收他太多的捐款,以免给他造成太大的压力,他多少有些沮丧。

他的家人和他一样的宅心仁厚,赵大哥刚刚辞世,他的姐姐便来问我,我为他治病买药花了多少钱,他弟弟欠我多少钱,她来还这笔钱。我当然不会再要我的这位好心大哥家人一分钱。

十多年来,不计其数的患者在我眼皮底下辞世,我从来没有想过去参加任何一个患者的追悼会,但是这一次,我的心告诉我,我要去送大哥最后一程。

这么善良的一个知己,我不知道今后是否还能碰到,但是在我过去的这么多年中,我只碰到过这么一个。正因为体会过那些切身之痛,才会让我和他这样的人,能以此态度,存在于人世间。

大哥一再叮嘱我要节劳,不要把自己的身体拖垮了。然而他自己又何尝不是拼命三郎一样的,为他人着想而不顾及自己的健康呢?

滔滔江水,千山皓月,苍茫天地间,知音已去,徒留我在,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兄长英灵不远,请受愚弟三拜!

呜呼哀哉,伏惟尚飨!

弟志远泣拜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