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2018年心愿:读几本有益身心的书,做个卑微到尘埃的下等人

中国古人的对联中,我最喜欢的是左宗棠的那副“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向高处立,就平处坐,从宽处行。”

2018年,我四十周岁了。孔夫子说“四十而不惑”。四十,是人生的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四十之所以能不惑,是因为人到了四十,沉淀了太多的东西,心性已定,可以戒急戒躁,步入真正的澄明之境。

前两天我的一位多年的老友,为他的朋友患癌来找我求助。寒暄中,他跟我说,他的儿子在北京的一家医院里找了个医生治疗抑郁症,他私下里给了这个医生一万块钱的红包,医生收了。自那以后,那个医生在他全家人的心目中,形象就不再那么好了。

这两天,我的一个淋巴瘤患者和我一起去拜访北京的一名老大夫时,在路上他跟我谈起他患病之初,找了肿瘤医学圈内的一位我素来崇敬得很的院士,见面礼也是给了一个一万块钱的红包,老院士也收了。这位大哥对这位院士的评价就不那么高了,言谈之中,不免流露出鄙夷之情。

这两件事,于我心有戚戚焉。同为学医人,从事一样的职业,我不能不警惕。人在患病面临生死之际,高度依赖医生,给医生好处费以求更好的医治,是人之常情。要说我自己这么多年,没有收过患者的任何礼品,那绝对不属实。

就在不久前,我治疗的一个肺癌患者,疗效不错,仅一个月时间,肿瘤就大幅度的缩小,他的女婿从内蒙古给我带来了一整只羊,直接带到我书房,实在难以拒绝,我只好在后来给他老丈人代购的药中扣除一部分药费,作为回赠。

在中国这个人情社会,当面拒绝人家馈赠的礼物,是一种很不恰当的行为,我想我今后遇到这种馈赠价格昂贵的礼物的患者或者家属,大概也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回赠人家。

当然,作为一名并不富裕的中医人,我还是恳求我的患者们不要这样来为难我。毕竟,礼品非我生活必需品,妻儿老小却是要养的,一点并不算高的收入还是让我补贴家用和用于医学研究为好。

我在医学研究上缺乏经费,也收过一些有钱患者的资助。如今想起来,这都是很不妥当的行为。由于职业的敏感性,一旦有这样的行为,就很容易丧失人格。

于己,不过多了些身外之物,解决了一些靠时间可以解决的问题。于病人,却会因为患者和患属改变了对一个医生的看法,丧失了对医生的信任,而错失得救的良机。

我曾花了差不多十年的时间,像清教徒一样的约束自己的一言一行。但是近几年,说实话,对自己的要求有些放松了,与此同时,自己内心也收获了不安。

同样让我内心难安的,还有很多已经病重到我治疗不了的患者,无论怎么劝阻,都不顾一切的来找我求诊。治疗无效时,让患家人财两空,我发自内心的愧对这些求诊者。

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样的局面,元旦节那天,跟家父打电话,讲了我心中的这些困惑。

父亲说,儿子,对那些已经无望而又固执来找你的患者,尽心尽力的给他们开处方,但是无论人家贫富,诊费分文不取就行了。不求回报,但求无愧于心。父亲的这句话,让我找到了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我也打算在今后照着父亲的嘱咐去做。

的确,换位思考的话,如果是我的家人遭遇了绝症,我若听说了某个医生在治疗这些疾病上有专长,我大概也会不顾一切的去找他治疗。

当然,这些年我也没少帮助过穷困患者,免除他们的诊费,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赠送药品,适当的资助一些特别困难的患者。身为出身贫寒的农家子弟,我知道贫病交加是什么滋味。医术本为救人之术,求助到我门前的,若我有能力救他们一命,却因为病人没钱而见死不救,于心难安。

安心之最上法莫过于无欲,无欲则无求。将对生活的要求降低到最低点,欲求就少。粗茶淡饭,一杯白水的开销不大。如果对这样的生活都已甘之如饴,也就没什么过不了的生活了,心中也就没有那么多的欲念。

心不安则身难安。劳劳碌碌,蝇营狗苟,是要以损害身体健康为代价的。作为一名学医人,见多了生死,再不把自己的身心健康放在第一位,我就是个十足的蠢货。

我只想做一个卑微到尘埃的下等人,享这世界上最为人所不屑的下等福。既然已经学医了,而优秀的医生,无论在哪里,都是社会的紧缺资源,那就尽量在不损害自己的健康的前提下,为社会大众提供医疗服务,解除病人的痛苦。

我已经渐渐意识到了,我们学医人,不仅仅只是属于自己和自己的家人,还属于无数的期望得到救治的病人。这是我们终生的宿命,既然无法逃脱,就老老实实的爱岗敬业吧。

但是行医这些年,我也切实的体会到了,我们是否能够帮助到患者,真的需要缘分。我们自己所学是不是刚好足以解决某个患者的问题,患者对我们的信任是不是能够让他们愿意配合我们的治疗,乃至很多来自患者家庭和社会的因素,都可能会影响到治疗效果。

过去,我总容易为治疗失败感到痛苦。渐渐的,我现在也看淡了不少。只要自己无愧于心,尽力而为了,其余的就交付给命运之神吧。人与人之间,医生与患者之间,很少有上等缘,只有中等缘。平常的缘分,才是真实的。惜此淡缘,遵循常规,平实的努力,才是最重要的。

医者,司命之官也。有时我们确实有决定一个人的生死的能力,但历朝历代的名医,死于非命的不在少数。即便在当代,也还是不断的爆出医生惨遭横祸的报道。可见医生这份工作,是需要小心谨慎的去做的。

把助人放在第一位,是社会对医生这份职业的期待。医生当有敬畏社会大众,顺应患者期待之心。由芸芸众生组合而成的社会,不存在完美无瑕的那一天,所以我们始终是处在浊世之中。在浊世中,与其期待他人善待自己,莫若收敛自己少惹是非。

求福不如免祸,多财多禄未必是福,无病无灾乃生之大幸。心是一切欲望和恶行的源头,多读几本有益于身心健康的书,不放纵自己的狂心恶欲,享受这最卑微但是最平实的下等福,人生自会是一片晴空朗月。

人生没有绝对的自由,最大的自由是建立在最恰当的自律的基础之上的。

谨以此文,勉励我自己。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