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要有医德,病人也要有病德

我有个病人,有一次跟我说,医生要有医德,病人也要有病德。这句话说得很好。我们癌症圈里有个老大哥圣地没牙,曾经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好像就叫《做个好病人》。

我今天就以这个主题来写写我的感受,谈一谈病人和医生如何相处才能取得较好的疗效。

今天早上我四点钟起来,看书查资料到六点,吃完早饭后帮一个老患者制药到八点四十,匆匆收拾完后,九点不到开始接诊今天的患者。

诊疗结束时是十一点半,结束后我匆忙带着我儿子到知春路的一家培训机构,上北京市教委规定的自选课。

十二点半到达,我们吃了顿快餐就匆匆进教室,孩子的饭才吃一半,还有个蛋挞没吃完,只好装进口袋里等下课再吃。

这样紧赶慢赶,终于赶上了孩子下午一点钟的课。闲下来时我打开我的微信,看到一个素不相识的病人家属在微信上咨询后,因为未得到及时回复,不忿的骂我医德不好,对人爱理不理。

另一个说我不够慈悲和大度,不肯在网上开处方治疗他的病(因为我有个原则,不见到患者本人是不开方子的,一般来说对类似的请求我都礼貌的婉拒了)。

这两位从未和我见过面,也从未付过一分钱给我,但是要求我医者仁心,帮帮他们。

他们的心情我很理解,但是我已连轴转了两周没休息,网上类似的求恳每周不少于二百人次,而我自己每天的工作已经排得满满当当。我想任何一个人站在我这样的位置上,都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要求。

今天我儿子上完课后我还要赶回家,备明天的课,因为明天我要给我的学生们上一天的课,这就是我的周末。过完周末后,立即又要投入到下一个紧张的工作周中去。

现在很多人动辄用医德来绑架医生,我觉得这真是很不理性。多数时候,能帮助病人的,我都帮助了,因为我觉得患者和患者家属,真是很不容易。但是碰上一些不检点自己的言行的患者或患者家人的时候,也很无奈。

我讲心里话,当我发现患者或家属有问题时,我心中已经把他们拉入黑名单了。治病这么多年,患者介绍患者,最后导致病人太多,我也只能这样过滤掉一些病人,不然找我的病人我根本看不完。

我的所有病人都是预约看病,不是挂号看病的。我现在对那些不预约就直接闯过来找我的人,和那些只知发泄自己的情绪,不考虑别人的感受的病人或病人家属,还有那些预约后爽约,害我一直等,连个招呼都不打的患者和家属,以及那些一点点鸡毛蒜皮的小问题就问个不休的人,一概都拒诊或拉黑了。我认为患者在要求医生的时候,检点和反思一下自己,是很有必要的。

我对自己的工作很敬业,诊病极仔细,没有一个患者的看诊时间少于半个小时。每天诊疗结束后还需要查很多资料,随时要研究某些重症患者和治疗时思路不太确定的患者的治疗方案,还要写文章在我的患者群体中科普,时间上真的不宽裕。

我最爱戴的老师也是我的患者,但是他看到我这么累,自己经常有病痛就忍着,不忍心打扰我。

我经常是早上四五点就写好了文章并发布在我自己的自媒体上,为了不引起太多人的关注,导致患者人满为患,我很少写那种刺激人眼球的文章去吸引大流量,也不到处发文章,不买流量不买广告,不搞宣传。只在我自己的自媒体上发布,供我的病人阅读。我九成以上的病人是我治疗过的病人介绍过来的。

本来我只在工作日上午接诊,但总有困难户只能休息日看病,多数时候我也是尽量满足了这样的患者,因为体谅到大家的不容易。开药时也是尽量为患者最大程度的省钱,太穷的患者诊费都是或减或免,只因为我出身农家,深知贫病交加的滋味不好受。

但我也希望大家能将心比心,不要太苛求我。我这个人很腼腆,不管别人如何对待我,我都张不开口直斥其非,即便人家骂我,我也不回敬半句。

一是因为没有精力和人生气,二是我们这个职业敏感,一与患者或咨询者产生矛盾,就容易引发医患纠纷。但我也有我的原则,我会过滤掉那些不检点自己的言行的人,把有限的时间用来帮助素质好、心地善良一些的人。

另外在这里,我恳请各位有我的电话号码的患者,千万不要把我的电话号码给任何其他人。

我的重病号多,基本上日夜手机都是开的。开机是为了预防这些重病号出现紧急情况时,可以随时找我处理病情。

但时不时的有陌生人半夜打电话给我,咨询病情或者要求到我这里先来了解一下情况,再看看要不要找我治病。我已经忙得经常吃不上饭睡不好觉,好不容易睡着了,一个电话吵醒了就没法再休息。

所以凡是以后未征得我的同意把我的手机号码给别人的患者,不管您跟我多熟,我都不再治了。我老同学不考虑我的感受,麻烦我太多的,他们的手机号我都拉黑了好几个,更别说其他人了。

我需要的不是更多的患者,而是更多的休息时间。毕竟我也不是铁打的,身体也有吃不消的时候。

我绝不是最忙的医生,但是就我这样的,也已经身心都透支到这种程度,那些病人更多的医生,身心透支的情况就更严重了。

所以作为一个病人,如果有太多的不合理的行为和要求的时候,就不理智了。多数医生在碰到这样棘手的病人时,内心都是会警惕这种病人的。实际上,最后这样的病人的病会被耽误掉。

我承认我现在是挑着那些好打交道的病人来治疗,我挑选病人的原则,首先是患者要足够的信任我。

有时候,一些患者家属或者患者跟我谈医者仁心。我觉得这个医者仁心,首先是建立在医患互信的前提下,医患之间互不信任,怎么谈仁心?病人怀疑医生,质疑医生的能力,医生治病就如履薄冰了,还怎么谈医者仁心?要医生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自吹自擂的去说服患者来治病?

有一次我去山东潍坊出诊,是患者的女儿请我去的,去了之后患者的儿子因为一些误会,对我产生了质疑,直接用黑社会的流氓手段来对付我。当面跟我说,要找人来为难我,要让我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无法安全的离开潍坊。

我迅速的离开了这家人,不再治疗他们的母亲。后来无论他家人如何再恳求我治他们的母亲,我都不肯答应。

这样的事情在医疗行业屡见不鲜,经常有患者或患者家属纠集一帮人,围着医生,要打要杀的。做医生的有警戒心理,非常正常。

所以没有信任,就不应该建立医患关系。现在很多医生在体制内很可怜,建立不建立医患关系不由自己来决定,医院里挂了号的病人,就必须看,所以容易产生矛盾。我自己在医院干过,对此深有体会。

中国的医改,我希望以后能够改到医生有自主选择病人的权利,医患之间实现双向选择,不是说只有病人有权选择医生,医生也应该有权选择病人。如果能这样,相信医患纠纷会少很多。

我对患者和患者家属的素质,也是很看重的。我相信患者和患者家属,也是这样来看医生的。他们也会对医生的一言一行很注意,其实医生对患者和患者家人的一言一行,也是很注意的。

多数医生和患者,在建立医患关系之前,都缺乏深入的了解,所以彼此从细节之中去了解对方,是很正常的行为。

医生得从患者及其家人的行为举止中,来决定自己该给患者出什么样的医疗方案。假如患者或者患者家属刻薄难缠,多数医生会以推诿的态度来对待,以确保自己的安全。

所以那种争强斗狠的人,医生都是怕的。医疗本是在高风险中救死扶伤,一个医生产生了怕的心理,那患者可以得救的概率就低了很多。

还有一类就是需要医生给出保证的患者或者患者家属,这种人也会导致医生产生防范的心理。医疗存在天然的不确定性,患者或者患者家属的期望值过高,医生的压力就大了。

医患之间良性互动,可以促进彼此的信任,也可以减轻医生的后顾之忧。病人治好之前,治疗会不会见效,对医生来说也是一个未知数。

医生一旦决定诊治某个患者,就已经在搜肠刮肚的,为患者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案了。患者和患者家属,应该给予医生一定的理解和足够的宽容度。做不到这一点,诊疗就产生不了太理想的效果。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