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病从医,大病从死,不治之症从轻治

中国有句古话,叫“小病从医,大病从死”,我想在这句话上狗尾续貂一句:“不治之症从轻治”。

我这些年研究中西医治疗癌症,对“小病从医,大病从死”这句话深有感触。此前在新加坡的联合早报上看到过一篇报道,该报道引用了一项医学统计,数据显示近年来人类的人均寿命是延长了,但是延长的那部分,基本都是在痛苦中度过的。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概莫例外。

我侍奉我自己生病的母亲多年,对她病后的生存质量深有体会。最折磨我母亲的,还不是她的癌症,而是脑溢血后遗症。

我的母亲因为脑溢血后遗症造成偏身感觉障碍,每天都会觉得自己的一半身体在火炉里烤着一样,阴雨天更严重。我用尽了中西医的手段,我们家人通过自己的社会关系,找过美国、德国和日本的医生,也没能解决她的痛苦。最有效的手段居然是让她去打牌,打着打着她就忘了。

当然这种遗忘只是暂时的,天气变化时她还是生不如死。有几次,我的母亲跟我说,她想自尽以了结痛苦,作为儿子我当然极力劝阻她。有一次我陪她在河边散步时,母亲几乎是号啕大哭着对我说,她不想活下去,我扑通一声跪下来求她不要轻生。

如今我自己目睹了很多人与疾病痛苦的抗争后,对生死渐渐看得很淡然,有时回头去想我的母亲,我倒是觉得当初她脑溢血时,我们全力抢救她未必多理智,那会儿她人事不知,走了也就走了,不用再在人世间受这么多的苦。

在病入膏肓的情况下,我对中医和西医都很失望。无论中西医,对病入膏肓的患者,所能带来的帮助都有限。并且,越是治疗,越是可能给患者带来更多的痛苦。

我个人认为,如果一个患者已经到了不治之症的地步,比如终末期的癌症,或者一些多器官衰竭的重病患者,最好的策略是从轻治。

如何从轻治呢?就是用一些简单的,对身体损伤较小的治疗方案,适度(注意不是全部)缓解患者的痛苦。对这类患者,追求治疗得十全十美是一个错误的决策,因为要把这类患者治疗得完全没有痛苦,那是违背现实的幻想,抱着这种幻想去治疗,最终肯定要让患者遭受过多用药带来的痛苦。

我现在经常出入于各大医院或患者的家中,为那些重症患者做临终关怀治疗,的确在少数患者身上发生了令人惊喜的奇迹,大大的延长了他们的寿命,但是这种小概率事件可遇不可求,多数情况下,只能是缓解患者的部分痛苦,让不能吃饭的患者有了食欲,让疼痛的患者不再疼痛,让受癌热之苦的患者能够不受癌热之苦,适度延长了一下他们的生命,改善了他们的生存质量。

我比较害怕接触那些对疗效有过高期望的患者和患者家属,对那些不顾一切的尽孝者或者那种不理智的患者敬而远之。

我有个老乡,他得了癌症,他把自己的全部家产治没了,然后到处举债,花掉了差不多五百万,然后很悲壮的写出自己的故事,到处募捐,我说实话,我一分钱都不肯捐给他。一是因为我确实不宽裕,但是更重要的原因是我觉得他太不理智,很自私,不怎么考虑他的家人的死活,这个患者在把自己家人拖累得够苦的情况下没多久便辞世了。

我也曾见过一些完全无望的患者拼命的使用大量的药,希望能够控制住自己身上的癌细胞,他们求生的心情我是很理解的,但是遗憾的是,这样做只会适得其反。

从我个人的经验来看,对治疗价值已经不大的患者,少量用一些药,缓解一下患者的可以缓解的症状,对无法缓解的症状任其维持原状,提高患者的生存质量,意义大多了。

在这个医患纠纷频发的时代,我个人特别的谨慎,并不乐意参与到那种不顾一切的治疗当中去。因为这样的治疗,往往意味着患家花费巨大,最终却人财两空,极易产生医患纠纷。

我在医院工作的时候,我的上司对我说,就中国人对待死亡的态度,即便我不接受临终患者不顾一切的治疗态度,那些患者还是会换了别的医生,倾家荡产的去治疗。

我现在阅历比以前丰富了,认识到他所说的是对的。但是即便如此,我自己仍然坚持自己的原则,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