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的服务费涨了,但还是没有涨到位

北京的医疗改革终于启动了,取消了挂号费,设立了医事服务费,不过网上叫骂声一片。

我的这篇文章从标题到内容,可能都是要遭骂的,但是我并不在乎。中国的医疗事业要想往前发展,必须得尊重知识,尊重医护人员,这种尊重,在经济回报上要体现出来。

提高医生的服务费,让医生光明正大的靠着自己的知识和技能生存,才能让医生不必靠卖药和开检查单生存,不做一个令患者憎恶,令自己讨厌的人。

中国目前的诊疗费用中,医生的价值根本体现不出来,即便是新改革的价格体系,医生的真正价值还是体现不出来,与国外同行相比,差距非常大。但是即便如此,还是被骂得一塌糊涂。

要改变这种现状,尚需要几十年的时间,中国医生的诊疗费,在未来的几十年时间中会逐渐提升,直到提升到一个合理的价格标准上,才会真正的实现高水平的医疗。

我们在医生的挂号费上,仍然保留着大锅饭时代的思维习惯,认为医生理所当然的应该廉价,应该道德高尚的为全社会服务,不计较报酬。

让某个医生做到道德高尚不难,让全国数百万医护人员做到道德高尚,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改进医疗服务,只能靠制度,靠价格体系,不能靠道德说教。

中国的医护人员缺口非常大,相对于中国庞大的人口数量,我们的医护人员远远不够,而且更严重的一个问题是,中国优秀的人才大多不肯进入医疗行业。

医学是世界上最难的一门学科,在发达国家,只有最拔尖的人才才可以考入医学院,但是我们的尖子生都去学更赚钱的专业去了,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医疗行业吸引力不够,报酬低,工作量大,职业风险高。

我上学的时候,我们学校里最优秀的学生,进入医疗行业的没有几个,倒是当时成绩中等或中等偏上的,学医的有一些。我说句不客气的话,这种天赋上的不足,不是后天努力改变得了的。如果一直持续这种现状,我国的医疗事业就只能停留在一个较低的水平上。

我自己在中学时代,属于高平衡的尖子生,倘若不是我母亲身体不好,我大概也不会学医。我在学校的时候,属于解压轴题的高手,每次考试的时候,总有那么几道压轴题,按照我们学校老师的说法,是专门为我出的,他们就想考考我,看看我是不是解得出来。

那时候我自己常常因为解开了某道数理化方面的压轴题而飘飘然,觉得自己了不起,我们黄冈地区出题向来以难到变态而著称于世,解开那些压轴题对一个学生来说,确实很有成就感。如今我学医治病,觉得解决每个患者的问题都比当初解压轴题难多了。

研究医学需要智力,一个国家整体的医疗水平的提升,需要一群高智商的人投入其中,如果一个国家的医疗事业糟糕到高智商者望而却步,这个国家的医疗水平就上不去,最终害的是所有的国民。没有高水平的医疗技术,怎能为生命保驾护航?

我们没有尊重知识的传统,在我国盗版不算事,知识产权保护意识极低,像医生这种需要读大量的书的知识分子,本应该受到应有的尊重,不过在现实中,我们的医生的挂号费低廉到完全看不到这种尊重的存在。不但如此,我国目前舆论环境,对医生是羞辱和谩骂居多。

试问,在这样的环境下,有廉耻的人真的愿意干医生吗?不要喊几句空口号就以为能哄得大家去干这种又苦又累又操心的工作。聪明人干什么都能赚钱,何苦一定要干这种既累又不体面的工作?

如果能够体面的赚到钱,我想医生们不会厚颜无耻的去开高价药和检查单拿提成。

我国居民也还没有买医疗保险的习惯,我曾在某贴吧看到一个帖子,里面有个人站出来骂现在农村合作医疗交的钱多。老实说,该地农村的收入状况我是很清楚的,存款在五万以下的家庭屈指可数,但是每年一个家庭千把块钱的医疗保险费用,就引起群情激愤。

按照我们的思维习惯,居民应该免费医疗,医生的服务费应该低廉到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

我在北京的一家美式诊所干过,见识过美国医生和日本医生在中国行医时收取的诊疗费,对中国患者来说,那诊疗费是天价。我的一个同事,美国的一个牙医,给一个患者做了两个小时的植牙手术,收费26万人民币。

我觉得这些医生的收费很贵,但是人家早已习以为常,因为他们在美国在日本就是这样收费。所以这个诊所虽然设在北京,但是只对老外和中国的富人阶层开放。人家的医疗技术确实好,看病也非常仔细,一个患者过来,很少在半个小时内看完。

我在这家诊所工作的时候,诊所的投资人之一,一个美国医生,对我一个小时收几百块钱到上千块的服务费感到十分的惋惜,他认为我的服务费最少应该提升五到十倍,但是我已经因为这么高的服务费遭致骂声一片。

有一次一个鼻炎患者在网上找我,我告诉他我的收费标准,这个患者破口大骂,骂完了感觉还不解气,现在都过去了好几个月,他每隔一段时间还要在网上通过各种渠道骂我一顿,我也只能遥祝他早日康复了,同时我也庆幸我没有给他看过病。

我一直奉行只开方不卖药的原则,顺便一提,美式诊所里是不设药房的,医生只处方,药都是患者自己去药店买。对一个除了这点费用之外,别无收入的医者来说,我不觉得自己的收费有多高。我知道国内的同行在治病的过程中,绝大多数都会通过其他途径创造收益,收入比我高很多。

美式诊所的花销,总费用不比国内医院高,一些出国治疗的患者,甚至花费远比国内低,原因无他,医生们的阳光收入已经足够了,他们不会再在药品或者检查上敲诈患者。

我以研究癌症为主,开出去的药方很便宜,以现在的物价水平,很少有患者一个月的医药费超过五千块,多数一个月的平均花费在一千块到三千块左右,有些甚至一年的花销不到一万块。治疗的一些小毛病则多是开几块钱一剂的药,有时甚至是几毛钱一剂的药。

我个人认为这是很有良心的一个价格,但是还是有很多人一听我收取的服务费就吓住了,这我就没有办法了。

我们中国人,物贵人贱的思维,已经固化了,要想改正过来,是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如果一个医生一个小时的时间,还不如我们冬天买的一件毛衣那么值钱,那只能说是我们民族的悲哀。

中国医疗行业的从业人员数远远不够,这是个事实。当下的中国医疗行业,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很严重。如果我是卫生部长,就算要冒天下之大不韪,被全国人骂死了砍掉了脑袋,我想我还是会坚持矫枉过正的进行一系列以医为本的改革,尊重医护人员,保护医护人员,形成良好的行医环境,吸收优秀人才加入到医疗事业中来,才是提高中国医疗事业的关键所在。

至于我自己,无论多少人来骂我,我都会坚持我自己现在的模式,并且如果有可能的话,还会推广它。因为我知道,这才是正确的医疗服务模式。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