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发生的杀医伤医事件折射出的是社会深重的戾气

近几年的新闻,医患纠纷被曝光的很多,杀医和伤医事件,时有发生。最近这段日子,几乎是每天都会发生数起。记得我当年因为母亲生病而决定弃商从医时,我的当医生的师兄极力劝阻我。但是我还是执意要走这条路,因为在我母亲生病直至病故的这个过程中,我意识到了医学对人类的重要性,意识到了医生这个职业,对社会大众的重要性。况且,悬壶济世,是我从少年时代就有的梦想。

等到我突破重重困难,踏入医疗行业后,我才体会到了在中国目前的社会环境下,想当一个好医生真的很不容易,明白师兄当年为何如此苦口婆心的劝阻我走医学这条路。

记得有一次,我到师兄诊室里找师兄叙旧,一个患者家属冲进来,要师兄给他的妻子开精神病诊断证明,以便他回村里办低保。师兄所在的科室是神经内科,这种证明只能到市精神病院去开,所以师兄耐心的对这位怒气冲冲的农村汉子解释,神经内科和精神科是不同的两个科,这个证明需要去精神病院开,神经内科开的不管用。

但是这个大汉不能理解和接受,勃然大怒的拍桌子吼叫:“神经病和精神病不就是一回事么?我已经来了四趟了,你们一个个的推脱我!”接下来便是污言秽语的痛骂医生。师兄默然不语,不敢还口。我想如果这种情况下,师兄死于那个大汉之手,一定会有不少的不明真相的群众痛骂师兄如何不良。

那个大汉走后,师兄苦笑着跟我说:“志远,你还要当医生么?”这种亲身经历的确令我有些压抑,但是我还是选择了继续在医学这条路上走下去。因为我也有亲人,他们也会生病,如果没有人去当医生,我的亲人生病时,就没有人来治疗和照护。尤其是,在我体验了我母亲身患绝症,四处求助无门的经历后,我更是坚定的要走医学这条路。甚至,我希望我的儿子继承我的这种人生愿望,长大后也去当一个救死扶伤的医生。

我们这个社会,戾气是很重的,社会矛盾非常尖锐。医生这个职业,因为太特殊了,所以现在处在很危险的境地。此起彼伏的医生被杀被殴的新闻,令众多在医疗行业奋斗的同行和他们的家人们胆战心惊。相对于我以前从事的商业来说,医生付出的辛劳和收获的报酬是不成正比的。商业只需要胆略和判断力,医生不但需要胆略和判断力,还需要掌握大量的专业知识,没有任何一个行业的学习曲线有医生这个行业那么长。医生是需要活到老,学到老的。

我自己学医,是每天四五点钟就起床,看几个小时的医书后,其他人才陆陆续续从睡梦中醒来。因为诊治的多是癌症患者,需要长期复诊,所以每诊治一个患者,都会反复翻阅各种资料,看看是不是有更好的解决患者问题的方案。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中,基本上每天过的都是这样的生活。清贫而又辛苦,好在自己乐在其中,倒也不知疲倦。

如今支撑着我继续在医学这条路上往前走的,是一种救世情怀。终我一生,我肯定会把自己的心血和才智奉献给患者,也许有一天,某个不理性的患者或患属拿起刀,让我倒在血泊中。但是即便有这样的危险,亦难以改变我终生学医行医的志愿。而且我希望我的儿子,即便在我死在患者之手后,还能继续在医学的道路上前行,不要因为这样的阴影而放弃救死扶伤的事业。

我始终坚信,人类文明不会倒退,社会戾气终有逐渐消解的那一天,之所以它还不能消解,那是因为我们为消解这戾气付出的努力还不够多。物极必反,当医患纠纷恶劣到医生们不敢行医的时候,整个社会都会反思我们现在的医疗体制和我们的法制环境、人文环境,会反思我们的精神文明建设的失败之处。医生们也会更自律,真正有慈悲心肠的医生会越来越多。

最近,我们国家的领导人一再提及要发展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我觉得这是好事。我们过去的几十年,因为在这方面不重视,所以导致我们国民,现在大多出现精神真空,各种有害的思想乘虚而入,这是我国国民戾气深重的根本原因。

但是请恕我直言,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的发展,不同于自然科学的发展,它需要宽松的政治环境。从过去几十年的历史来看,我们在这方面做得并不好,所以现在敢于直言的知识分子越来越少,阿谀奉承、唯利是图的知识分子越来越多,以至于整个社会处于假大空、假恶丑状态。历朝历代的思想家,都是有风骨的知识分子。这些思想家未必在乎物质上的报酬,但是却非常需要执政者的宽容。

人类文明是在批判中进步的,担当这种批判的责任的,都是些看起来文弱,但是却有铮铮铁骨的知识分子。他们中很多人因为在思想上创导革新,不得不得罪和冒犯各种利益集团,有些甚至牺牲了自己的生命。但是即便如此,一代又一代的新崛起的知识分子,依然会无所畏惧的破旧立新,捅破一个又一个的马蜂窝,引来一群又一群的马蜂疯狂的追咬他们。倘若没有他们的努力,我们今天可能仍然需要生活在宗教禁锢和奴隶制社会中。

从整个人类文明进化史来看,宗教解放和思想解放都会先行于社会制度变革。有时这种解放的过程极为痛苦,因为它会触及太多的人的信仰和利益。一个人若希望力促社会进步,就要意识到自己需要承担其他人不能承担的历史责任,而在承担这个历史责任的过程中,不可预测的危险随时可能发生。这样的人按照自己的理想活着,是需要勇气和智慧的。

但是倘若没有这样的一群人,文明的进步,民众素质的提高,社会戾气的消除,真善美愿望的实现,便永远都不可得。或许,我们眼前的社会戾气的消除,还需要一代乃至数代人的不断努力,才可以实现得了。若是人人皆不努力,那便永远也无法实现了。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