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太虔诚,只代表愚昧和偏执

一切美好的东西,都毁在两种人手中,一种是仗之招摇撞骗者,一种是无理性的迷信者。中医、科学、各种思想乃至宗教信仰,莫不如此。一个人若没有批判性继承的精神和独立思考的能力,学什么都容易学成偏执之徒。

比如中医,其实有大量的糟粕,不过一些铁杆的中医粉,对中医迷信到了骨子里,对中医的一些近乎玄学的理论,也是执迷不悟。身为一个中医人,我在临床实践时,碰到过很多无理性的中医粉,有一些对我们要看现代医学的检查报告非常的不理解,总认为中医应该是靠号脉治病,不应该看现代检查报告。

号脉的确很重要,但是要说号脉比现代医学的检查设备更精准,那纯粹是扯淡。古人早说过:“脏腑而能语,医生面如土。”中医脉诊,不过是在没有办法探测脏腑内真实的情况的时候,古代中医师们根据望闻问切这四诊来收集患者的各种体征信息,然后据此判断患者的病情罢了。这种经验并不是很可靠,单纯的靠其中的一种,那更是不可能。

上海已故名医姜春华教授在世时,曾经准备开展脉诊科学的研究,召集了上海最有名的一批老中医,各自都给同一群患者号脉,然后让他们互相独立的写出自己号脉的结果。最后对比发现,脉诊结论相同的比例不足五分之一。姜春华教授是我国临床疗效非常高的中医界前辈,他因为这种统计数据,决定放弃脉诊的科学研究,转向舌诊的科学研究。姜春华教授认为脉诊太具有主观性,研究意义不大。我认为这种实事求是的态度是这位中医界老前辈身上最宝贵的品质。

如果要对一些铁杆的中医粉丝谈中医脉诊不靠谱,会遭遇一堆的谩骂。另外有一些,则是喜欢把脉诊弄得神乎其神的,讲起来玄而又玄,无非不过自己受人之愚之后自欺欺人,或者故意哗众取宠,真让他们开处方治病,疗效并不见得高明到哪里去。

不光只是脉诊,中医中的很多理论和记载的一些治病的具体方法,都只能算是臆测或者假说,有一部分则是乱扯淡。中医药是个伟大的宝库,但是正如屠哟哟教授所言,这个伟大的宝库也不是拿来就可以用的。今人要学习中医药,要从中挖掘出有价值的东西。还是需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

再比如说佛教的六道轮回、三世因果、福报论之类的观念,实在是很难说服人。就是佛教中被佛陀特别推崇的应该去除的贪嗔痴慢疑这些人性的劣习,我看佛陀自己都没有完全做到戒除。在佛陀的堂兄——提婆达多与佛陀在世界观上有异导致僧团出现认识上的分歧时,佛陀就与自己堂兄撕破了脸,还让阿难等人到处去说提婆达多的不是。可以想见,当时的佛陀是多么的愤怒,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相对而言,孔子这个人就诚实多了,孔子说:“君子之道者三,我无能焉。仁者不忧、知者不惑、勇者不惧。”孔子的意思是说,一个君子需要符合三个标准:“仁者不忧、知者不惑、勇者不惧”,孔子自己承认自己达不到这三条标准。

而佛经简直就把佛陀捧上天了,认为佛陀所悟的是“无上正等正觉”,正等正觉还不够吹的,非得要加个“无上”。所以我们看到佛教信徒,很多学佛之后尾巴翘上天了,认为自己有了这个信仰之后,了不起,可以睥睨天下。

当然,实际上佛陀本人不可能像佛经中描述的那样爱自吹自擂。偶像都是任粉丝打扮的小姑娘,偶像的历史记录,有个百分之十是真的就不错了。佛陀也不例外,佛教徒一次又一次的结集佛经,佛陀死了几百年后还在那里结集,这种结集就难免添油加醋,文过饰非了。所以佛经中可以一读的内容是不多的,一个人读佛经,若是不去其糟粕的读,不但害了自己,也委屈死了佛陀。

我们中国人对待科学,也是这种态度。开始的时候觉得它是洪水猛兽,后来觉得它无所不能。结果是,学科学也把自己学成了偏执狂。当然,真正的深入去钻研科学的,大多数是很尊重事实的。不过这种人在科学的信徒中也是极为少见的,多数科学粉,最后也是科学迷信者,表现出来的也是愚昧和偏执。

所以现在无论是哪种虔诚的信徒,我个人都会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这类人很容易为那些招摇撞骗的骗子所欺骗,因为他们没有自己的判断力,最后就很容易掉进别人设计的陷阱之中,扑通一声,就为自己的信仰,把自己摔死了。摔死自己也还无所谓,令人讨厌的是,他们时刻不忘同化别人,总在试图以自己的所谓智慧去把其他人改造成与他们一样的人,这就很叫人难受了。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