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患者打坐或静坐练气功时要慎防走火入魔

打坐或者练气功时很容易走火入魔,实际上靠打坐或者静坐练气功治癌症是很不靠谱的做法,其损害往往远远大于从中获得的收益。

打坐或者静坐练气功,极容易出现幻觉、幻视和幻听现象。一些有神论佛教徒很容易把这些现象当作佛教书籍里常提及的“天眼通”和“天耳通”,认为自己已经成为了通灵人士,久而久之,就会走入一种非常危险的境地。

幻视幻听现象其实是一种白日梦,是在非睡眠状态下产生的高度自我的超越现实打破时空界线的一种幻想活动。当客观现实无法满足自己内心的愿望,心理冲突加剧时,人往往靠这些幻想活动来调节现实与幻想错位的心理。如果拿白日梦完全取代现实生活中有意义的行动,并且变成逃避现实的手段,就会成为心理病态的征兆。

部分癌症患者在走向人生困境中时,很容易受一些宗教人士影响,寄希望于神解救自我,依靠宗教的一些修炼方法来治病。如果所遇到的老师是一个为人正派修行到位的老师还好,如果所遇到的老师是靠此敛财的,就很危险。因为那些靠此敛财的宗教人士,会故意神乎其神的引导患者走火入魔。佛教的打坐本为修炼禅定,禅定的目的是为了静心益智,但是在打坐的过程中,很多人会出现幻觉,比如见到佛祖,与神仙对话等等。笔者兹引述几位出现幻听和幻觉的人士撰写的详细实录文章,为患者朋友们提供一些参照。

下文为一个打坐后产生幻听的患者,自己采用各种办法,终于逐渐远离幻听的记录: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本人也是一个幻听患者,所以比较关心这方面的信息,最终取得了对抗幻听和逐步降低幻听的一点成绩。我阅读了一些病友的经历,结合自身经历,有了一点思考,大家看看。
关于我的经历:
本人不到三十岁,大学毕业后通过公务员考试进入一国家机关。本人信奉道教,参加工作后有时晚上在宿舍读诵一些道教经文,气功经历断断续续大概5年,早先是某念诀入穴的气功,后来是一些静坐法门。2005年夏天某一个晚上,读诵经文后出现幻听现象,听到有铁索声和鞭打声。次日无事。当时也未放在心上,以为是气功现象或者宗教现象。
随后不久,某天晚上在某友人家借宿,听到小孩哭声,持续一夜,未能成眠,当时疑心是遇鬼罢了。随后极少时间在阅读佛道两教经文或者教义时偶尔会出现空中响起念诵或者唱颂声,当时以为是好现象,未在意,这种现象大概在几个月时间内只有两三次。
2006年5月,遇一老者,向他学习茅山法术。主要是画符念咒等等。随后这种听觉上的幻听现象逐步加大。大概有唱戏声,武将叫喊声,唱山歌古调声,哭泣声等等内容。
2006年7月某日,因为学习法术进入一个新阶段,心情较不平静,当日出现人语,内容较下流,时间短暂。晚上出现一男一女声音,内容似是鼓励,内容大概是以后就跟着我了,将来很好等等。
次日出现群体性声音,有老有小,有男有女,同昨日一样,都是我家地方方言。大概内容是围绕我学习法术而议论。晚上他们似乎向我介绍某位神明,当日不知如何称呼,沉思半晌也不知如何称呼,结果有人小声告诉我要我称呼神明为老祖爷。恍惚中似乎出现幻视,不能确定是由意念联想出来的景象还是确实因为幻视看到的景象。这里需要交待的是,意念联想出来的景象我们每个人都会有经历,比如说给我们一个词汇大海,我们脑子中很快就会出现一种模糊的大海景象,而幻视却必须是清晰可见,具有一定持续性的景象。联想到的也或许是看到的神明是两位神,一位类似古代武将,一位不知性别,面目白净似乎具备女性气质,然而较威严,言语上是告诫不能妄为。
随后至8月底,幻听日渐严重,主要是围绕法术进行议论,但是听觉较不清晰,只能得出他们议论的大概方向。法术的学习经过试验是失败了。然而在学习法术最后的几天,突然出现威胁,说我快要死了,还搞这些东西。最后一次学习法术,威胁说当日晚上就死了。可以想象对于一个有神论者,这种神秘的话语产生的心理震撼是相当大的。一夜未眠。次日无事,第一次发觉幻听具备欺骗性。
然而幻听的特点是当你思考深入时,他们总会切合你某种希望。我随后认为是神明考验,他们也对我的思考进行评论或者问答,未出现下流猥琐的语言,主要是围绕如何修炼,如何经受考验,如何面对金钱美色权力和使用能力等等进行我和他们之间的问答,他们负责对此进行评价和打分,其中出现的一些问答具有相当的深度,他们的考验也似乎层出不穷,有些评价非常出乎我的意料,当日我确认他们是所谓的神明。考验的方式较多用我得意念联想出现的模糊形象来进行,给出一个意念的模糊形象,然后思考什么意思,然后进行回答。结果思考了三天,包括上班时间,对除了思考以外的任何事情基本上不起反应,外表上看工作时心不在焉,神情恍惚(有同事后来询问我那段时间怎么回事,编了个借口),这三天睡眠时间为零。

8月份无法忍受,求助医院。吃了奋乃静,幻听减少,然而取代的是嗜睡感和面部肌肉僵硬,工作处于一种极度疲劳和厌倦情绪中。随后进行减药,治疗效果退步。此时我认为或许不是鬼神,而可能是精神方面的疾病。随后也进行了脑部电图和磁共振检查,未发觉异常,医生的建议两条,一个是药物治疗,一个是心理治疗。
随后的日子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我对它的思考围绕在是鬼神还是疾病方面,有过幻听的病友应该知道,那种声音的逼真程度和真人一样,同时可以知晓人潜意识方面的思想进行问答或者评论,所以很能迷惑人。一天二十四小时,除了睡觉和专心做事外,当你精神松懈没有思考的空当,这种声音就无时不存在,对人的情绪造成的伤害是巨大的。睡觉期间几乎不能入睡,因为睡眠的过程必然是意识逐渐降低的过程,而幻听却具备让人的思考不断进行的功能,当然了这是对那些希望找到答案的人来说。即使睡眠,也伴随着诡异的具备隐喻性的梦,多是杀人或者威胁等等不愉快或者无意义梦境。
最近几个月,看到减药后没有效果,于是断药。因为热衷于网上娱乐,或者读书等等,突然发现幻听逐渐减弱,今日幻听每日里仍然存在,然而绝大多数内容非常不清晰,不知道它们在说什么,声音也逐渐微小下来,睡眠也由以前的一晚上睡一两个小时到现在能睡七八个钟头。
我的想法:
第一个:幻听是否具备逻辑思考能力?经过有意识无意识的试验,基本可以论断幻听不具备逻辑思考能力。它们所说的内容前后矛盾,总是随着人的意识判断而变化。当我怀疑它们是神明的时候,它们可以冒充道教、佛教甚至基督教的神明出现,不具备一个连贯的独立的思考体身份存在。当然某些病友可能认为是它们故意的欺骗,但是当声音一年或者几个月总是说些你已经听厌倦的单调的话语时,可以证明它们都不知道在说什么。同样,它们无法进行大段的具有连贯表述的语言描述,多数是十个字范围内的句子。当我服药阶段,它们也会恐惧的说“吃药把我们吃死了”,其实是我对药物治疗的一个信心的潜意识通过它们表达出来了。它们也不具备羞耻观念,我试验性的辱骂它们,并在意识中强迫它们对此进行反应。它们的回答很可笑,比如“别日我了”“把我们日死了”等等。

第二个:幻听是否是神明的考验或者出马仙附体?前者无论是佛道还是基督教,不可能进行如此长久的无聊的幻听骚扰,也没有什么起码的教义启发。关于后者,对民间玄学有了解的病友可能会知道,这个世界上存在某个群体,具备对陌生人过去事物进行观察和对未来某些小事进行观察的能力,有些也具备一些治病能力,这个群体叫做出马仙或者法官或者神婆神汉或者跳大神等等。流行的说法和这个群体自己认识是有精灵附体,因此得到神通。根据某些说法,出马前会经历一段痛苦,类似于幻听甚至更厉害的精神病。也有气功层次的表述认为不是精灵附体,而是真妄相攻等人自我的智能在产生这种现象。根据我的试验,幻听那种声音的主体,不具备预测能力,蒙起书本,要求它对某页书某段话进行读诵,它是办不到的,也不能控制硬币的概率事件。如果是精灵附体,在幻听阶段应该有微小的预测能力,可是试验证明它们不能办到。因此可以断定,大多数人的幻听不是精灵附体,当然也无所谓神明的考验。
第三个:幻听是否产生思维被他人得知?思维洞悉是许多病友的一个感觉,我在患病早期的一两个月中,最大的心理压力来自于此,虽然并不严重。因为可以和脑中的声音交流,许多病友担心声音把自己的思想中一些隐私传达给别人,那些隐私大多是下流淫秽或者怨恨某人的思想。如果声音把这些思想传达给当事人,当事人会如何看待自己,这种压力给人的感觉是难以忍受的。经过我的观察和试验,外人对于我有目的的思维发射没有反应,可见幻听不可能使他人知道自己的思维。
第四个:是否存在脑电波仪器和反人类组织对幻听患者进行迫害?我的答案是否定,当然了这是我的判断,有些病友可能对此持反对。如果存在脑电波仪器(据说已经可以达到制造幻听的效果,但是我对此科技表示怀疑),那么针对受害人的目的是什么?答案有两种,一个是报复,一个是试验,一个是监控。我没有得罪过任何强力群体,也没有仇家,不可能受到报复。所以我认为报复这种可能性是不存在的。至于说试验,为什么不挑选死刑罪犯进行研究?(挑选死刑犯进行研究也不符合道德)至于说监控,比我位高权重的人太多了,没有理由监控我。所以也不成立。
第五个:幻听言语的来源是什么?个人认为是该人长期思考的内容,以及具有挫败感负罪感的隐私以及自我认知等等。在我的幻听中早期大量出现神鬼、佛道、中国与日本、满洲人、割辫子以及相对较少数量的不愉快回忆或者淫秽内容。后期多是大量没有太多意义的单调语句,比如说“告诉他吧”“别折腾他了”等等。值得一提的是,幻听带来的不全是负面情绪,偶尔幻听会对人进行评价,比如说对我说的评价“他是一个好人”“有爱心”等等。
第六个:幻听某些惊人现象的思考。奇怪的是,幻听偶尔会用我所不熟悉的语言说话。比如说我们家乡有个形容人脾气急躁的词汇“火烧毛脾气”,它们第一次(似乎只有那一次)说出来时我非常震惊,因为在我平常的语言库里从没有用过如此老土的词汇。同时在它们装扮基督教时听到阿里路亚的歌声,和令我非常奇怪的句子“他是神的儿女,你们不能侵犯他”等等。对于一个道教信徒,这样的话我从来没有说过,并且意识中也不存在这种基督教的话语。另外我注意到有个武汉的病友似乎提及幻听用了一个他没有听过的日本词汇来形容幻听的目的,那个日本词汇是马路大,病友从前没有听过,后来知道意思是原木(基本材料)。这个确实令我非常困惑,我只能认为,或许幻听患者此前其实是有这些词汇或者语句的接触,只不过被遗忘在脑海深处,此时被进出潜意识的幻听捕捉到了。
结论及猜想以及建议:
幻听是由于心理失衡(过度的压力,过度的自卑,过度的希望,过度的孤独)以及获取信息过多(猜想。比如大量思考,大量阅读使得大脑联想机能过度活跃)还或许由于身体病变(本人怀疑高度近视者,耳部机能损坏者)产生的一种精神疾病,可以通过药物治疗(终生服药)或者心理调控(悦纳自我,专心于娱乐放松,不去思考幻听产生的话题,生活忙碌起来)和修复机能(对因为身体病变产生的幻听)达到治愈或者缓解。对于幻听进行盲目的信服会导致联想的扩散和解释的荒唐以及病情的加重。全文完。

下文是另一位因打坐而产生幻听现象的患者的文字记录:

高中,记得是高中18修练打坐的,那个时候身体因为长期的SY造成的身体亏损虚弱肾虚,骨质也发生了变化,我就在网上查找,终于有一天我进了戒色吧,看了很多前辈的戒色经验和戒友的惨痛经历,开始戒色了,因为只戒不养身体恢复的慢。
后来我就到处查找身体恢复的方法,得知打坐可以让身体恢复,于是就进了打坐吧,开始修炼打坐,开始打坐不能入静,后来有些经验了,慢慢能入静了,主要是用意念守住丹田处,我在学校打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打坐,只为了让身体恢复,不错,元气的确恢复的还可以了,那个时候一打坐就做1到2个小时,一天大概要坐4到5个小时,我修炼的是道家气功,通小周天,一直用意念观照下丹田,达到天人合一的感觉,后来出现了火鸟,我用火鸟意守。

开始我对班上的一个女孩子有好感,暗恋了她,可是我没时间表白,也很胆小,有自闭症,把时间都花在练功上面去了,就这样打坐打了半年了,半年后我的一些神经质出现了,余光强迫症,就是很敏感咳嗽声,也很怕被侮辱,于是高三下学期就没对了。 我对那过女孩的恋情还没忘记,依然想着他,没读书了我就在山上的庙观隐蔽处打坐。 大概2月份就没打坐了,因为自己也长大了,也要挣钱了。于是跑到外地去打工,一个月后回家在自己家乡找工作做了一个多月。出来了就出现了【幻觉。幻视。幻听。】

就在去年的6月份左右出现幻觉,我坐在草地上打坐,天上出现了佛组,也就是云的图像而已他说,淫狼,然后用手往下压,说了些我在天庭的事,说要我行善,会给我给幸福温馨的家庭。 幻觉出现了二过月,此处省略一万个字——————————————————————————————————————————————————————————————————————。

现在我在想,是打坐让我出现的幻觉症,还是我暗恋的女生没得到太不甘心而得了精神分裂症。问下坐友,我现在是否可以继续修练打坐,因为我好怀念高中打坐那段时光。

这两个患者都因为打坐而走火入魔,最后不得不求助于心理医生和精神科医生,值得我们引以为戒。我兹全文转载,以警醒癌症病友们,尽量对宗教修炼等治病方法保持警惕。宗教信仰作为人的精神生活的一部分,有其必要,但是过度的迷信宗教信仰,并靠此信仰来治病,产生的后果也是会非常严重的。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