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培之外科医案》中的《乳癌》和《乳核》篇解

马培之是清朝末年的一位著名的中医大夫,尤其擅长中医外科,曾从其祖父马省三学医十六年,因为其记忆力强,博览群书兼且遍访名师,所以医术高明,疗效卓著,远近病人闻名而至,致使其所住的小镇孟河码头舟船不绝,镇上旅社爆满,日求诊者百余人,如此者凡五十年。

晚年时,马培之被清廷召为御医,但马培之在当了一年的御医后,历辞还乡,继续为贫苦百姓治病疗疾。马培之生前曾著《医略存真》一书,惜乎未出版。后其再传门人范凤源头整理其遗著和医案,著成《马培之外科医案》一书,马培之治疗外科疾病的经验方问世。本文就《马培之外科医案》一书中的《乳癌》和《乳核》两篇,做些篇解。

马培之的《乳癌》篇

乳头属肝,乳房属胃,胃与脾相连。乳癌一症,乃思虑抑郁,肝脾两伤,积想在心,所愿不得,志意不遂,经络枯涩,痰气郁结而成。两乳房结核有年,则攀痛牵连。肝阴亦损,气化为火,阳明郁痰不解,虑其长大,成为癌症。速宜撇去尘情,开怀解郁,以冀消化乃吉。拟方侯裁:

西洋参  童便制香附  蜜炙青皮  川贝母  全瓜蒌  赤白芍  毛菇  陈皮  夏枯草  清半夏  当归  佩兰叶   红枣头

乳癌破溃,乳房坚肿掣痛,定有翻花出血之虞。难治之症,姑拟养阴清肝:

中生地  当归 白芍 黑栀  生甘草 羚羊片  丹皮 瓜蒌 大贝母 连翘 蒲公英

乳癌一年,肿突红紫,甫溃两日,经脉掣痛。难治之症,勉拟养阴清肝:

北沙参 麦冬 大贝母 丹皮 当归 羚羊片 黑栀 连翘 甘草 泽兰 夏枯草 藕

肝郁乳核,气化为火。抽引掣痛,恐酿成乳癌大症。宜清肝汤主之:

当归 瓜蒌 丹皮 夏枯草 连翘 大贝母 黑山栀 泽兰 北沙参 白芍 金橘叶

血不养肝,肝气郁结,右乳胀硬,乳头掣痛,势成癌症,急为清肝解郁,冀消化为要:

全瓜蒌 青皮 甘草 白术 薄荷 当归 柴胡 白芍 黑栀  丹皮 蒲公英 橘叶

暴怒伤阴。厥阴气火偏旺,与阳明之痰热,交并于络,以致乳房坚肿,颈项连结数核,或时掣痛,已成癌症。脉数右洪,火气不降,谨防破溃,急为养阴清肝:

羚羊片 天门冬 全瓜蒌 大贝母 丹皮 黑栀 鲜石斛 连翘 泽兰 赤芍 黑玄参 蒲公英

气虚生痰,阴虚生热。气火夹痰,交并络中。乳癌甚肿,痛如虫咬。此阳化内风,动扰不宁。每遇阴晦之日,胸闷不畅。阴亏液燥,宜养阴清气化痰,缓缓图之:

天冬 羚羊 夜合花 橘叶 郁金 海蜇 瓜蒌仁 茯苓 川贝母 泽兰 连翘 荸荠

乳核掣痛已减。肝火未清,脉尚弦数,仍以前法:

全瓜蒌 白芍 当归 丹皮 夏枯草 连翘 北沙参 大贝母 黑栀 泽兰 合欢花 橘叶

肝气夹痰,左乳房结核三月余。幸未作痛,可冀消散。宜清肝散结:

当归 柴胡 连翘 赤芍 香附 僵蚕 青皮 大贝母 夏枯草 瓜蒌 蒲公英 橘叶

马培之乳核篇

乳癌、乳核,男妇皆有之,惟妇人更多,治亦较难。乳头为肝肾二经之冲,乳房为阳明气血会集之所。论症核轻而重。论形核小而大。核如颈项之瘰疬,或圆或扁,推之可移。如山岩之高低,或凹或凸,似若筋挛,皆肝脾郁结所致。痰气凝滞则成核,气火抑郁则成。核则硬处作痛,则硬处不痛,四围经脉牵掣作疼。治核宜解郁化痰:

山栀盐水炒  香附姜汁炒 川芎 桃仁 生地 白术 当归 桔梗 天冬 麦冬 天花粉 远志 半夏 贝母 木通

治癌宜解郁清肝:

香附姜汁炒 桃仁 川芎 当归 薄荷 山栀 青皮 白芍 丹皮 牛膝 羚羊角 木瓜 柴胡 龙胆草酒炒 白术 木通 贝母 黄芩 泽泻 天花粉 昆布 海藻

再察脉之虚实,体之强弱,虚者略兼平补:

沙参 远志 麦冬 柏子仁 山药

以扶其正。陈正宗欲用艾灸针刺,此治乳痈之法,非乳癌、乳核之法也。乳癌、乳核断不可刺,刺则必败且速。《全生集》欲用阳和丸,此治虚寒之病,非郁火凝结之病也。郁火方盛,短不可以阴疽例视。最妙乳癌初觉即用消散:

僵蚕 白芍 蒲公英 全瓜蒌 连翘 夏枯草 川贝母 玄参 山栀 香附 当归 羚羊尖 毛慈姑 青皮 橘叶 泽兰 柴胡 蜀羊泉

消散不应,必须宽怀怡养,随症调治,犹可暂延。若抽掣作痛,即属郁火内动,急进清肝解郁。外用清化膏敷贴。

清华膏:生地半斤,菜油一斤,黄蜡一两

先以生地在菜油中熬枯,去渣,入黄蜡融化收膏。然医药虽尝,终无济于情志之感触也。

再论乳癌乃七情致伤之症,以忧思郁怒,气积肝胃而成。气滞于经,则脉络不通,血亦随之凝泣。郁久化火,肿坚掣痛,非痈疽可用攻补诸法。奈医以乳痈为实,乳癌为虚,泥用参、术以滞其气,气盛而火愈炽,焉得不溃。历年见是症破溃者,非补剂,即阳和汤败坏者居多数,故复申言为后学者戒。

志远注:马培之的《乳癌》和《乳核》两篇,是马培之治疗乳腺癌、乳腺结核等疾病的心得。马培之王洪绪的《全生集》中的阳和汤持批判态度,这是马培之个人的偏见,当代中医学家通过动物实验证实了阳和汤对乳腺癌有疗效。《河北医科大学》曾载田君对阳和汤治疗乳腺癌的动物实验研究报告一文,田君通过对荷瘤小鼠进行实验,通过数据分析,得出以下三点结论:

1.阳和汤无类雌激素样作用,相反能抑制断乳小鼠子宫和卵巢的生长发育,在一定的剂量范围内,呈量-效负相关。 2. 阳和汤对MCF-7细胞和MDA-MB-231细胞均有抑制作用,呈剂量和时间依赖性,并能影响细胞周期分布,诱导肿瘤细胞凋亡。但是阳和汤对ER(一)的MDA-MB-231细胞的抑制和杀伤作用远比对ER(+)的MCF-7细胞的作用要强。 3. 阳和汤可以运用于乳腺癌的治疗,但是更适用于ER(一)的乳腺癌患者。

但是马培之乳腺癌的治疗上确有创见,当代中医治疗乳腺癌时也多沿用马培之的治疗思路。田君的研究也证实了马培之的论点部分正确,阳和汤只适应ER阴性的乳腺癌患者而不适合ER阳性的乳腺癌患者。马培之惯常使用的瓜蒌、天花粉、栀子、香附等中药经现代药理学检测,对乳腺癌也确有抑制肿瘤发展的作用。

马培之乳腺癌病因的认识侧重于认为乳腺癌是七情内伤致病,反对乳腺癌患者滥用补药。不过现代病理学研究证实乳腺癌也不完全是情绪致病,有些属于基因遗传。而现代中医治疗的乳腺癌患者和马培之时代的患者的情况也不一样,现代患者多会经过西医的手术放化疗等治疗后再寻求中医的治疗,此时,中医亦不可拘泥,还是应该重视扶正治疗。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