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中医李中梓的治瘤抗癌思想

明代中医李中梓,字士材,号念莪,少负异才,聪颖出众,出身于书香门第,其父为万历十七年进士,故李中梓自小就受过良好的教育,李中梓少年时期博览群书,青年时曾应科举,后因痛感两亲子被庸医药误致死及自己早岁多病,转而习医。—生对中医理论研究十分重视,兼取众家之长。其论述医理,颇能深入浅出。所著诸书,多能通俗易懂,最为初学、登堂入室之捷径,这在当时可称是一套最完整的中医教材。因而在吴中医界广为传诵,成为明清间江南一大医家与宗师,在中医学的普及方面作出较大贡献。李中梓中年以后悉心钻研医学名家的著作,深得其中精要,对中草药物的药性进行反复研究,并用于临床实践,在实践中创立了自己的医学理论,成为一代名医。

李中梓的《积聚临证必读》为后世中医治疗肿瘤树立了一个重要的规范,其提倡的治疗肿瘤分三个阶段的思想至今仍为中西医肿瘤科临床医生必须遵循的黄金原则,李中梓记载和创建的一些治疗肿瘤的方剂有很高的临床价值。下为李中梓的《积聚临证必读》,因为很精彩,故大段引用,再行点评。

积之成也,正气不足,而后邪气踞之,如小人在朝,由君子之衰也。正气与邪气,势不两立,若低昂然,一胜一负,邪气日昌,正气日削,不攻去之,丧亡从及矣。然攻之太急,正气转伤,初、中、末之三法,不可不讲也。初者,病邪初起,正气尚强,邪气尚浅,则任受攻;中者,受病渐久,邪气较深,正气较弱,任受且攻且补;末者,病魔经久,邪气侵凌,正气消残,则任受补。盖积之为义,日积月累,匪朝伊夕,所以去之,亦当有渐,太亟则伤正气,正伤则不能运化,而邪反固矣。

志远点评:以上这段话,几乎是今天中西医治疗癌症的总纲,李中梓已经充分认识到癌症的产生非一朝一夕之事,并且意识到癌症多由人体素来衰弱,免疫力低下引起,这种认识直到现在亦未被当代中西医超越。并且李中梓提倡的癌症应该分期论治,这种思想同样和今天中西医治疗癌症的思路高度吻合。对早期癌症患者,可以采取力度大一点的治疗方案;对中期癌症患者,只能采取攻补并用的思路;对晚期癌症患者,应采取重补胜于攻的治疗措施,尽量延长患者寿命,改善患者生存质量。

但在这里有个问题值得一提,就是中医对癌症的早中晚期的划分和西医其实还是不完全一致的。西医根据肿瘤播散的远近来确定早中晚期,中医根据患者的身体整体状况来确定患者的早中晚期。比如一个T4N5M2这样的晚期患者,已经出现了淋巴(N)和远端(M)转移,这在西医是会被划分为晚期癌症患者,但是在中医,假如这个患者饮食正常身体状况还好的话,则会把他分为早中期患者。

实际上,临床中有很多的在西医看来属于晚期癌症患者,在中医看来都是早中期患者,因为很多被确诊为远端转移的癌症患者,体力是相当不错的。在这种情况下,中医尚有办法对患者进行攻补并用的思路进行治疗。

中医中不可治的肿瘤患者,多属于今天我们所说的终末期癌症患者,此时患者已经出现恶病质和恶液质,体质很差,这时候治疗起来才真正棘手。所以我们常常碰到和听说某些晚期癌症患者,经一些中医治疗后,竟然神奇的活了很久或者康复了,其原因就在于此。对于中医来说,尽管一个患者是晚期患者,但是只要患者体力、饮食尚好,就很有治疗价值。

笔者个人其实倾向于鼓励一些被西医确诊为晚期的癌症患者,放弃西医的手术、放化疗,先用中医治疗一段时间。因为就我自己的见闻而言,很多晚期患者经手术、放化疗治疗后,身体急剧恶化,去世的速度很快。早中期的就不要冒这个风险,早中期还是手术治疗的成功率更高。

我们再来看李中梓的《积聚临证必读》的下一段文字

余尝制阴阳二积之剂,药品稍峻,用之有度,补中数日,然后攻伐,不问其积去多少,又与补中,待其神壮,则复攻之,屡攻屡补,以平为期。此余独得之诀,百发百中者也。经(此处指《黄帝内经》,下同)曰:大积大聚,其可犯也,衰其半而已。故去积及半,纯与甘温调养,使脾土健运,则破残之余积,不攻自走,必欲攻之无余,其不遗人夭殃者鲜矣。经曰:壮者气行即愈,怯者,著而为病。洁古云:壮盛人无积,虚人则有之,故当养正则邪自除。譬如满座皆君子,一二小人自无容身之地。虽然,此为轻浅者言耳,若大积大聚,不搜而逐之,日进补汤无益也。审知何经受病,何物成积,见之既确,发直入之兵以讨之,何患其不愈。《兵法》云:善攻者,敌不知其所守。亦医中之良将也夫!

志远注:这段话可谓中医治癌之要诀也!这里李中梓提出了自己治癌的独得之秘诀,他对患者是先补一段日子,然后攻一段日子,攻一段日子后,再补一段日子,最后则是用甘温之药对患者进行健脾治疗,提高患者免疫力,让患者身体慢慢恢复。行文至此,我要特别提示一下,有些患者以为找中医治病,开一个方就可以一直吃下去,这么吃着就能把癌症治好,这种想法是荒谬的。中医治癌需要医生极其用心,与患者长期相处,不断根据患者具体情况,采取或攻伐或补益的治疗对策,这样才能取得较为理想的疗效,这就是所谓的保姆式治疗。

这种治疗方法笔者曾经在一肝癌患者身上效仿过,该患者经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诊断为肝癌晚期,医生们认为他活不过当年春节,患者四处求医问诊,后就诊于我,就诊时已经有腹水了,而且脸色黑浊,预后确实不好。好在患者当时长期住在北京他儿子家,可以每周找我面诊一次。我对该患者采取的措施就是李中梓的攻一周,补一周,再攻一周,再补一周。这样一周一周的治疗着,患者腹水在治疗二十多天后消除,相关癌指标在治疗一月余后恢复为正常值,但是肝脏的肿瘤仍然在缓慢的发展,当年春节安然无恙,次年春节仍然安然无恙。

到过完次年春节,患者知道自己的真实病情后,精神崩溃(笔者啰嗦一句,对患者隐瞒病情,其实无益于治疗,往往会导致患者在治疗途中无意间得知真实病情后精神崩溃),急于寻求更佳治疗方案,以解决自己的肿瘤问题。结果换了北京某知名的中西医结合的教授,开的药非常峻猛,患者服药半个月后腹水、反胃、呕吐,大小便闭塞。患者从我这里断诊一段日子后,觉得再找我挺难为情,于是又换了北京某知名中医教授,该教授用了十枣汤治疗他的腹水,这下更严重了,病急到不可收拾,方求治于我,我再看到患者时,患者手脚都已经肿了,一家人都极为后悔更换医生,此后我无能为力了,调过几次方均无效,今年六月一日患者在302医院去世。

对这种晚期癌症患者,如果缺乏耐心,大力攻伐的话,患者的身体是受不了的,就会如李中梓所说的那样“遗人夭殃”。这里顺便提一下,治疗癌症其实有个很重要的原则,就是效不更医,一个医生治疗疗效不错,不要轻易更换医生,冒的风险太大。

李中梓在这里提到的第二个问题,也正是笔者要特别指出的一点,那就是癌症仅用提高免疫力扶助患者正气的太平方是治不好的,诚如李中梓所言“大积大聚,不搜而逐之,日进补汤无益也”,治疗癌症,必须得抓住机会进剿患者的癌肿,不要等着癌肿坐大,癌肿虽然一时半会儿不会导致患者死亡,但是终究会有那一天的。我们治疗癌症时,应该在确保患者安全用药的时候,放胆用一些峻猛的药,对癌症进行攻击治疗。

现在中医界有股歪风邪气,爱讲提高患者免疫力就能治好患者的癌症的鬼话,这里有一个逻辑可以很容易攻破这种邪论:患者没患癌症前,免疫力何其强盛,为啥就没能阻挡住癌症的发生呢?得了癌症后,再怎么补益,免疫力与癌的力量对比,都不如患病前强大,不攻伐怎么可能治好癌症呢?

李中梓的治癌思路实事求是,非常切合临床实际,他的治癌思想在今天一点也不过时,相反比现在怕担责任的太平医生严肃认真多了,所以李中梓治癌效果很好,非常值得我们学习,关于李中梓的治癌思想,我今后将会撰写更多的文章进一步挖掘他的经验,这篇文章就先到这里了。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