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太阳冉冉升起,看月亮高高的挂在天上

计划了好久,要去玉泉山脚下看日出,一直未能成行。今天凌晨四点多钟,我终于下定决心要去看一次日出了。我起床的时候,孩儿妈醒了,她对我说她在精神上支持我,她就不陪我去了。但是两分钟后,她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了,决定和我一起去看日出。

简单收拾一下,带着孩儿妈,做好防护,各骑自行车一辆,往西山脚下出发。天还没亮,路上几乎没有行人和车辆,只是偶尔能看到一两个环卫工人在为这座城市打扫卫生——这些辛勤的环卫工人所做的贡献不容忽视。

骑着骑着,天就蒙蒙亮了。路两旁的树林和草丛笼罩着一层雾气,在风中摇曳着的芦苇和狗尾巴草让人想起《诗经》中的一句诗:“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没有在这个季节雾蒙蒙的早晨看过路边的草,就很难体会“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是一种什么样的景象,见过了就知道古诗是如此的写实。只是我的“伊人”并没有在水一方,而是陪伴在我身旁,和我一起来看日出了。

我们选择在中坞公园的山顶上看日出,进入中坞公园的时候,原以为一个人都没有,结果想不到里面还有几个像我们一样早起的人来这里拍照。公园里的稻田、荷塘和芦苇荡都在雾气的笼罩下,飘飘渺渺,漫步其中,如临仙境。

我们在中坞公园那片梯田的田埂上找了一个角度比较好的地方等日出。晨曦下,金黄色的稻穗沉甸甸的,稻草上挂着晶莹剔透的露珠,鸟儿成群结队,一阵阵地从我们眼前飞过。空气中弥漫着稻子的清香味,晨起的鸟儿们尽情的歌唱,时不时的还有一两个登山者在喊山。

这里不像华山和黄山这样的风景名胜区,早起来这里看日出的人很少。我们后来去了山顶上的观景台,观景台上除了我们外,只有一个中年人。到达观景台时,一轮红日已从云海中喷薄而出,整个天际都被照亮了。

我的心有些雀跃,在观景台上,在山路边,在树林的缝隙中,寻找不同的角度去看那刚刚升起的太阳。

孩儿妈没有我这么好的体力,不像我一样乱蹦乱跳的。她找了个地方坐下来静静地欣赏,还即时给我取了个好听的外号,叫我“追光男孩”,引得我开怀大笑。我在这大自然中,精力十分充沛。为了找到一个更好的角度去拍照,时而攀援,时而跳跃,草丛中的露水把我的裤子和布鞋都湿透了,也顾不得了。

我喜欢这里的自然风光,这里无论是早晨的日出,还是晚上的月色,都让我百看不厌。就在前天晚上,我们俩还一起骑着自行车,到附近的玉东郊野公园去欣赏了月色。

前天晚上的月亮很圆,我们大概八点钟到达那里,在一大片稻田边停下来,开着手机上的手电筒,在田埂上漫步。其实没有这灯光,田埂上的路也清晰可辨。那夜繁星满天,月华撒满一地,把路上的一草一木都照得很清楚,我们开手电筒只是因为怕草丛中有蛇。蛇是没有看见的,只是偶尔看到一两只蟾蜍。令人惊喜的是,我们在田埂上还看到了久违的萤火虫。

孩儿妈最近的工作压力很大,她的部门领导愚不可及,都已经因为肿瘤住院开刀了,出来后还让整个部门跟着她加班加点。身为研究肿瘤的专业人士,我很为她的生命担忧,但这种汲汲于名利的人一辈子都不太可能清醒过来。我只好尽可能带着孩儿妈出来放松放松,出门的时候,我让她把手机放在家里,彻底安静下来,远离工作,远离她的工作狂领导,避免步她后尘。

稻香、虫鸣和鸟儿的歌唱能让孩儿妈放松下来。她如今每天最期盼的事情就是下班回家,跟着我去玉泉山脚下骑行。我的工作也不轻松,每天工作之余还在读书和做题,所以我也很享受这样的活动。每次骑行都是我们一天最愉快的时刻。儿子上高三,每天晚上要在学校上晚自习,到十点左右才能回家,所以我们晚上外出的时间很充裕。

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一地鸡毛,但是还是会有人在一地鸡毛的生活中很快乐。除了先天的快乐基因在发挥作用,后天养成的自我调节能力也很重要。幸福一半来自上天所赐,另一半还得靠我们自己去创造。

物质并不能给我带来持久的快乐,但这山水间的一切却能令我永不厌倦。所以活到我这个年龄,自然而然的就会明白为什么老祖宗会说:“智者乐山,仁者乐水。”

有许多话,无人可倾听,但我们可以说给山听,说给水听,说给冉冉升起的太阳和高高的挂在天上的月亮听。远山近水,朗月星空,朝阳夕照,以及天上的彩云和树林中的蝉和鸟儿们,都会明白我们的心声。

有它们相伴,我们不会孤独,永远不会。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