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心不在事上磨,更于何处磨此心?

王阳明有句诗:“此心不在事上磨,更于何处磨此心?”治疗癌症患者很能磨心,人间的生离死别,悲欢离合,天天都在眼前上演,再深情的电视和电影都没有这真实的人间苦难更能令人心碎。我面临的每个人不管是悲伤还是愤怒,是多疑还是信任,是急切还是从容,在生死面前的表现都是真情流露。

没有几个人真的想死,得了癌症的人大多有强烈的求生欲,尽管他们有时也会说自己已经看淡生死了。贪生怕死一点都不丢人,身为芸芸众生,爱惜生命是与生俱来的本能。在癌症面前贪生怕死的人更真实可靠,我治疗过几个出家人,他们在癌症面前也爱惜生命,我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对。

我这几年几乎能理解和体谅一切人,因为大多数人遭遇癌症时都会露出狼狈不堪的一面,我所见证的不是他们光鲜亮丽的时刻,而是他们狼狈不堪的时刻。社会地位很高的人进了癌症病房,接受肿瘤医生的治疗,也都是可怜人。癌症患者是一些正在受罪的人,癌症患者家属也是。直面他们的请求,回应他们的渴望, 日子在这样的生活中度过,我的心渐渐被磨平。

如今我的幸福很简单,窗台上放置一些花盆,花盆里种上蔬菜,看着种子变成芽苗,再看着芽苗渐渐长大成蔬菜,我就能感到很幸福。种菜和治病都需要耐心,种子不发芽,芽苗长得慢的时候,心不能急,要仔细地找到问题所在,解决问题;治疗病人时,用药效果还没出来,或虽然有效,但是效果不够理想,也不能急,要慢慢的调整处方;病人的病情恶化,情绪在崩溃,还是不能急,要慢慢地安抚他们,为他们想办法,减轻他们的身心之苦。

我遇到过很多不信任我的人,但是我不怪他们。只是以最快的速度结束彼此的交流,好让他们尽快去寻找到他们信任的,能够帮助他们的肿瘤专家。我理解他们的不信任,一个人把生命托付给另一个人,需要很大的缘分和勇气。不够信任首先是因为彼此还不够了解,缘分也不够深。

我遇到的有些癌症患者或患者家属甚至莫名其妙的污言秽语,破口大骂,我也不生气,只是沉默以对。每个人的生活都不容易,想必他们一定遭遇了许多不幸,再因癌症造成的巨大压力,内心才会有这么多的怨愤,遇到机会就爆发出来了。或者也许我们自己的一些在我们看来是理所当然的原则,触犯了他们的底线,以至于他们心中无名火起,急需宣泄。选择了从事与癌症相关的工作,就要接纳这一切。

真实的人间从来都不够完美,如果够完美,我们这些多细胞动物身体内的细胞在繁殖的过程中就不应该出错,不应该因此而有癌症这种疾病。事能磨心,不是事不对,而是心不对。人的心在幼稚状态总是充满了不切实际的幻想,事让我们明白了这些幻想是荒唐的。历事越多,识理越深,心越平和。

医疗是歧见最多的领域之一,涉及到医疗的争执不可胜数,患者和患者家属相信什么,怀疑什么,都有很深的背景。一个人所受的教育,所处的环境,所经历的事情,乃至他的人际关系和经济状况,以及社会舆论导向等,都深刻地影响到他对医疗的看法。有些患者和患者家属甚至觉得自己比医生更具真知灼见,这也是情有可原的。遇上了不同意见,谨守沉默是金的原则比较好。争执和辩论并不能改变一个人对医疗问题的看法,沉默也许能够,也许也不能,但是沉默更容易让人冷静下来,辩论和争执只会让人更情绪化,情绪化只会让偏执的人更偏执。

情有可原这四个字已经在我的脑海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在遇到任何不如意的事情时,我都会用这四个字来宽慰自己。若你们也见过父母们为了拯救自己的子女如何呕心沥血,儿女们为了挽留父母的生命如何尽心尽力,爱人们在自己的伴侣遭受痛苦时如何泪流满面,老人们为了减轻孩子的负担如何宁愿一死,我相信你们也不会铁石心肠。一个人在面临这些走投无路的人的时候,总是愿意包涵他们所有的行为的。

很久以前有个患者家属觉得我懂得很多佛教知识,求我念念有词,装神弄鬼一番,改善一下她的有神论母亲的精神状态。我当时很生气,因为我是个无神论者,学的是理工科,笃信科学,不喜欢装神弄鬼的骗人,连夸大疗效安抚人心都不肯,更何况跳大神?如今觉得很惭愧,学医的人得认识到我们自己就是行走的安慰剂,当病人需要我们化身为药,安抚他们的内心时,适当配合一下也是可以的——尤其是当患者家人恳求我们这么做的时候。

有时我觉得自己存在的最大价值并不在于我为病人解除了多少病痛,而在于有我在,他们不再对死亡和疾病心生恐惧。被诊断出患了癌症,人的情绪经常会掉落到万丈深渊中去,有个关心他们的医者在帮助他们,他们能一次次地从深谷中爬出来,积蓄能量,继续前行,这就很好。谁能逃过一死呢?死之前不被恐惧折磨得生不如死,就很不错了。

伏尔泰说医生们能令人开心,治愈疾病的则是大自然。这句话不能被视为是对医生们的嘲讽,而应被视为是对医生功能的正确定位。医生若能令患者有足够的信心去战胜疾病,有时是会创造奇迹的。治愈疾病的是上帝,医生们只是在上帝与病人之间搭建桥梁者。

造缘,结缘,惜缘,随缘。医者之使命,学医之宗旨,皆在于减缓病人和病人家属的身心之苦,而要实现这些目的,我们要借助缘分。缘分不是无根之水,医生要造缘与病人结缘,结缘后要尽可能的惜缘,但却又不能强求,惜缘时须抱持随缘之心。

最后我们还得有把扫帚,时时扫掉留存在我们自己心中的情绪垃圾。医疗的结果经常不如人意,临床工作中,很多不良情绪容易击垮我们——比如一个全力抢救的病人最终还是令人痛心的去世了,或尽心尽力地工作却经常被人误解,这些导致医护人员罹患抑郁症的比例很高。我们得学会把这些情绪垃圾随时清扫干净,确保自己能身心健康的生活,只有我们是健康的,我们才能在守卫健康的岗位上工作得更长久。

用事磨心,对境治心,久而久之,心就会澄明如镜,照见万物的本来面目,不再会被无明蒙蔽,也不再会陷在贪嗔痴中难以自拔。所以行医与佛陀觉悟是殊途同归,磨到最后,不过圆融二字而已。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