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有书为伴——写在2021年最后的一天

我难以用语言来形容这两年我内心深处经历的惊涛骇浪,也难以用语言去描述人类在这两年遭受的深重苦难。从2019年12月份陆续看到兰州的布鲁氏病、内蒙的鼠疫和武汉的不明原因的肺炎的报道开始,我就已经预感到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出于职业的敏感性,我一直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我从不相信任何轻描淡写的解释,总是用自己的大脑去判断风险。

2020年元旦,一个白血病患者和他的儿女来北京看我,我对他们说,这次见面之后,下次再见面就很困难了。一语成谶,那次见面之后,我们再见面都只能通过视频。而此刻,他们一家在西安被禁足,更是艰难。2020年元旦过后,我买了许多口罩,让我儿子戴着口罩上学。孩子的同学们都笑话他,但是一个月后,他们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那段时间我总共写了十多万字的文章,不遗余力的呼吁大家做好防范,呼吁世卫组织提升预警级别,我相信我的公众号里超过90%的读者读过我在那段时间写的部分或全部文章。我的有些文章传播得很广,我在国外的媒体上也看到了一些报道提及我的文章和观点,甚至一些记者采访某些国家领导人时,也引用我的观点。不过遗憾的是,人微言轻,我的影响力太有限,终究还是实现不了我想拦截一场大风暴的心愿。但不管如何,生而为人,我认为我们都有责任为这个世界避免一场灾难尽一份力。

直到疫情终于不可能再控制得住了的时候,我才放弃了所有的努力,并且把那段时间写作的全部文章都删除了。原因无他,因为我知道随着疫情的发展,仇恨情绪将会大肆蔓延,网民会不分青红皂白,把所有的像我这样写文章的人撕碎。如果我缺乏这种判断力,不知道适时退出的话,就白读了这么多年的书和阅历了这么多的事。

我不认为在这样的时期加剧社会动荡是一种正确的做法,那样只会造成更多的人死亡。我的天职是挽救生命,不能去做加剧人道主义灾难的事情。是非曲直有的是时间去评判——历史总是公道的,但生命一旦流逝却不可能再回来了。所以我拒绝了所有媒体的采访,捐款捐物,全力配合政府防疫,从2020年5月份开始,避开所有的敏感话题,回归平静,读书、种菜为乐。

这些文章我都保存下来了,留待他日社会对这个问题不再敏感,这些文章不再会引起社会动荡不安时再发布。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需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后才能有更准确的评判,我们的纪录只是历史的一份见证,是否存在偏颇也需要历史去检验。

我如今可以坦承这些,是因为我相信经历了两年的时间,大多数人都已经在这场疫情中沉淀下来了,不再处于非理性状态。可以接受得了我们这类人的一些观点,尽管我们的话中有一些不是那么的悦耳动听。

世界上总有一些人与众不同,我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恰好是这些与众不同的人中的一员。我从小就独立特行,看到了不一样的风景,体验了不一样的人生,也饱受了各种其他人不必经历的摧残。所以我的恩师在我少年时期,就为我打下了深厚的人文基础,让我学会了双向思考,避免我惨遭“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厄运。我因此而特别感激他。

我已经四十多岁了,一直赤条条的活在这个世界上,身上不涂任何保护色。我这样的人至今仍然能完好无损的活着,也算是一个奇迹。因为我们知道,社会其实不太能容下像我这样满身都是尖锐的棱角的人。很多人在生活的风浪中磨平了自己的棱角,我还没有。我能生活在这个社会,说明我们的社会确实变得比以前宽容了许多。

我知道自己性格中存在一些致命的缺陷,按理说是很难生存在这个世上的,所幸的是我的身边总有人帮我盯着各种风险。尤其是我的恩师,我离开他二十多年了,但他的目光从来没有从我的身上移开过,每到关键时刻,他总是毫不犹豫的站出来,为我踩一下急刹车。

这两年我把大量的时间用来读书,逐渐远离了外界的滔天巨浪。我不是不关心这个社会,而是知道在灾难已成事实的情况下,很难再有作为了。现实世界所发生的一切也让我认识到,人性的缺陷是难以突破的。瘟疫之所以能肆虐成灾,从根本上来说,还是人性的缺陷所致。在进化的道路上,我们人类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悲剧总是难以避免的。

在敏锐度上,人与人是不一样的,所以人类很难有步调一致的时刻,这个世界常常因为这个原因吵成一锅粥。以前我参与到这种吵闹之中,如今成了一个旁观者。因为我从二十多岁吵到三十多岁,在许多问题上与人辩论,十多年时间吵破了嘴皮,也没看到一点点成效。如今我意识到,世界的进步是缓慢的,操之过急无济于事,与其争吵不休,不如静下来做点实质性的研究。

所以到了我这个年龄,外界的各种风波不再能够对我产生多大的影响了。我得感谢小时候在家乡受过的训练——我那个年代的湖北省在教育上是领先于全国的,这些训练让如今的我还能沉下心来读书。青春岁月参加各种竞赛时打下的功底也没有白费,至今我仍然能轻松自如的把知识链连接起来。

我的人生没有退休规划,与老了后到处旅游相比,我更喜欢读书和工作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所以我可能还会工作四十年以上,相当于现在的那些二十多岁开始工作,计划六十多岁退休的年轻人的全部工作时长。因此我和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样,非常有必要系统的学习,不断的提升自己。我是把自己当作毛头小伙子对待的,并没有像许多同龄人那样哀叹青春已逝。

这看起来与我一贯所强调的看空一切人生价值的人生观存在矛盾,的确,这二者是矛盾的。但是人最佳的状态正是如此,将矛盾和谐统一于一身者,才能尽得人生之真趣。老子说万物负阴而抱阳,万事万物都在相反相成的两面中保持稳定状态。原子中既有带正电的粒子,也有带负电的粒子,只有同时具备这二者,原子才能稳定。人也一样,既要有勃发的生机和不断进取的朝气,也要有否定一切意义的心态,才能身心安泰。

进而不退和退而不进都不是我喜欢的状态。所以我还会在无欲无求的状态中,继续不断的学习和前行。谨以此文,作别公元2021年。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