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生命,生命才会有意义

关于生命意义这个问题,古往今来不知道有多少哲学家、艺术家、文学家、科学家思考过,像我这样的普通人也会经常问自己:活着的意义何在?迄今为止,我见过的最有趣的一个回答是某位被我忘了名字的科学家的回答,他说,思考这个问题,还不如思考下顿饭吃什么更有意义。

尽管这个问题本身没有什么意义,但是还是有太多的人深陷在生命意义这个问题上,不能自拔。最典型的就是抑郁症患者,他们认为生命没有任何意义,所以他们不能看到生活中阳光的一面,总是难以遏制的想自杀。尤其在遭遇压力时,他们自杀的冲动更加强烈,有一些人甚至自杀成功。

最近我和我儿子有一次谈话,谈话的主题与学习和考试压力有关,我最深切的体会是,有压力才有动力这句话简直就是狗屁不通。所以我总是告诉孩子,不要有任何压力,如果你喜欢什么,那就去学什么,但是不要为学习和考试产生压力,考出任何成绩都无所谓。

我儿子对我说,老爹,你放心吧,我想得很开,没有压力。大不了以后考不到好的大学,你到哪里去隐居,我就跟着你去种菜和吃斋就是了。听到他说这番话,我忍不住哈哈大笑。我在他身上花费的心血总算是没有白费。

我们这一代人接受的完全是恐惧教育,小时候家长总是告诉我们,如果你以后不能考上好大学,就要一辈子和自己的父母一样,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在学校里,老师也总是用同样的方式来教育我们,吓唬我们,如果我们不努力的话,我们将来就会成为底层人。所以我从小就觉得,这样的学习真的让人生无可恋。我们有各种各样的提高考试分数的教育手段,就是没有人关注孩子们是否热爱生命。不但如此,大家还都在想着办法剥夺我们的课外兴趣。只有我的一个老师,一直在向我强调,教育不是一件急功近利的事情,心灵的培育比知识的灌输重要得多,让学生获得幸福感比考试成绩更有意义。

我遇到的最多的患者是癌症患者,其次为抑郁症患者,我向前者强调死不可怕,向后者强调活着好。正常人很难理解为什么这世界上会有一群生无可恋,经常想自杀的人。老实说,哪怕是赌徒都比抑郁症患者好,起码当他们沉迷于赌博的时候,他们还是能感受到生命的乐趣。抑郁症患者的沮丧情绪让他们的整个天空都是灰暗的,不幸的是,在我们这个年代,抑郁症患者的数量越来越多,抑郁症即将成为排名第一的病种了。

我经常劝人学点医学知识,不为别的,就为了提高自己的认知水平,预防自己和家人生病。精神障碍类的疾病的病因虽然复杂,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类疾病与患者的成长环境有密切关系。人天生的是热爱生命的,对生命的厌恶大多是后天造成的。在孩子所有的天赋中,热爱生命的天赋应该被放在首位,这种天赋应该受到足够的重视。

我如今很热爱生命,做任何事情都兴致勃勃的去做,我对任何事也不会只有三分钟热血。我觉得这与我对生命的觉悟比较透彻有关,人的生命力与拥有的物质的多少和获得的社会地位的高低关系不大,当一个人洞悉了生活的所有真相,依然能热情洋溢的活着的时候,物质和社会地位对他来说虽然谈不上是累赘,但是绝非必要条件。大多数情况下,这些东西确实是累赘,季羡林老先生九十多岁时写过一篇文章,谈到自己把各种堆砌到他头上的虚衔推掉之后,立即感到浑身上下,无一处不轻松舒坦。

我对我儿子的兴趣爱好从不干涉,但是却在日常生活中不断的向他强调,生活是一件极为简单的事情,没有什么值得我们恐惧。他刚上幼儿园时,我就带着他去街上捡矿泉水瓶,并且告诉他,即便我们有一天走投无路,捡几个矿泉水瓶卖点钱,也能买到馒头充饥,只要饿不死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是不会重复上一代人对我们这代人的教育模式的,不会编造什么“倘若不努力,以后就如何如何悲惨”之类的瞎话来吓唬自己的孩子。我所见到的抑郁症患者,大多有一种根深蒂固的恐惧感,这种源自内心深处的恐惧感让他们一辈子都不得安生。

我上大学那会儿,老师们对学生的心理问题大多不在乎,粗暴的把这些问题归为学生的思想品质问题,如今有个专业术语来形容这种做法,叫对心理疾病污名化。我有个大学老师,直到自己的孩子也遭遇心理问题时,才意识到她过去教育学生的方式和方法存在问题,为此还专门向我道歉,为以前自己对学生心理问题近乎一无所知而忏悔。她过去曾经认为我品质上存在问题,所以她感到很内疚。这也是她多心了,我其实并没有意识到她以前有这种想法,我一直很感激她,因为在我最困难时,她曾不遗余力的帮助过我,她是那么好的一个老师,我打心底里一直就只感念她的好。

现在我儿子学校都配有心理老师,据说一些顶尖的中学的心理老师的数量多得吓人。我曾为我儿子的青春期逆反问题到北大医院(校医院)去找过那里的心理咨询师,我找的那个心理咨询师叫祝捷,她告诉我,我的儿子心理非常健康,只是正常的青春期逆反现象。

她经常为北大和清华的学生做心理咨询,她说北大和清华这两所学校的学生,有一些存在严重的心理问题,他们虽然上了北大清华,但是找不到人生方向,有一些完成不了学业,因为厌学了,根本学不下去。根本原因可能在于中学阶段过度的激励和压抑,导致许多人丧失了对生活的热情。今天的热搜中就有一条是一个昔日的高考状元,现在成了流浪汉的新闻。我很理解这位老兄,他只比我高一届,压力大到一定的程度时,人是会朝着反向极端走的。

如果一个人对生命的热爱被剥夺,拿再多的东西去补偿都是不值得的。所以我的人生观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把兴趣摆在第一位,其他一切都要给它让步。当一个人非常纯粹的热爱某件事情,而非对该件事情能带来的回报感兴趣时,世俗的任何东西对他都不会产生影响。

我从高中阶段就对人的身心健康问题感兴趣,直到现在,每天仍然兴致勃勃的学习一切与人的身心健康有关的知识,并且围绕着这个主题写作,从不懈怠,亦毫无厌倦之心。倘若我对生活屈从过,因为现实问题而放弃了自己的这一爱好,我相信现在的我会活得满腹牢骚,而非像现在这样的总是意气风发,斗志昂扬,春光满面。

我曾希望我儿子跟随我学医,但是他对数学更感兴趣,我没有勉强他,而是支持他学数学。那些知名数学家的个人经历和学术成就,他能如数家珍的说出来。只要有他解不开的数学难题,他便忘我的去研究如何解决它。或许他的天赋有限,不能成为最出色的数学家,但是有这样的热情去学数学,我相信数学能给他带来无穷的快乐。

所以我这些年只为他做一件事情,那就是教会他调整好自己的心态,稳定自己的情绪,爱自己之所爱,不必在乎未来的富贵贫贱和成败得失,不必非得捧上了菲尔兹奖才算告慰了自己。就像我这个做爹的,从来没有奢望过获得诺贝尔医学奖和文学奖,也没想过获得教授或院士的头衔,难道不能获奖,不能获得什么头衔,就不配热爱医学和文学吗?

我只希望无论将来生活给他浇了多少盆冷水,他都能依然故我的热爱自己所热爱的事业,热爱自己的生命。因为除了我们自己对生命的热爱,生命再无任何实质的意义存在。任何可以被列举出来的所谓的生命意义,都能被轻而易举的否定掉,只有热爱是真实不欺的。我一生都因为热爱生命而活得很纯粹,不作伪,无所畏惧,很幸福,很快乐。我希望我的孩子也能这样,并希望每个人都能通过这样的生活来获得从自己内心深处发出的,任何其他人都剥夺不了的快乐。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