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届四十二,无甚话可说

不知不觉间,我四十二周岁了。四十二这个数字对我来说很有意义,我最喜欢的一部佛经是《四十二章经》,这部平易如论语的佛经对我的影响很大。我虽然不是佛教信徒,但是却反复读《四十二章经》,从中获益良多。《四十二章经》是一本入门级佛经,短短两千多字,把佛教大小乘的主要思想都涵括进去了,据说《四十二章经》是佛教的纲领性经典。这部经书所讲的只不过是一些做人的基本道理,两千多字把人生能遇到的大多数问题都涉猎到了。常诵此经,有助于节制自我的欲望和控制自己的情绪。低欲望的生活和稳定的情绪,对人的身心健康大有裨益。
我正处在从“不惑”跨向“知天命”的年龄段,人生的风雨经历了不少,大抵也明白了生命的本质是什么,所以渐渐的褪掉了浪漫主义色彩,越来越能接受现实了,不管这现实是好还是坏。岁月未必静好,但我心已波澜不兴。
生活在这样一个灾难频发的年代,目睹那么多人类同胞死于非命,我在同情罹难者的同时,发自内心的觉得自己能活着已是万幸。我对生活的要求不高,只求可以温饱,有自行车代步足矣!而我目前恰好温饱不成问题,自行车也买得起,还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所以对自己的生活状态很满意。
我发自内心的希望每个人都能过上自己满意的生活,但是我也知道这种心愿不容易实现。据联合国有关机构统计,受疫情影响,2020年全球新增1.3亿饥饿人口,目前全球共有约三分之一的人吃不饱饭。还有很多人生活在生态环境脆弱的地区,随时都有家园被毁,流离失所的危险。
中国的很多寺院门口写着“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这八个字看似简单,实现起来可真不容易!灾难总是难免的,总有人在灾难中或丧失生命,或失去健康和财富。养家糊口之余,如果能帮到别人,就尽量帮帮别人,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
年轻时那些辉煌壮丽而又模糊不清的梦想渐渐变成了清晰但却并不高大上的人生目标,如今的我越来越知道自己的能力和时间都有限,能做的事情非常少,能实现的愿望也很小。现在我就像种菜时不断的给蔬菜剪掉侧芽、侧蔓和旁枝一样,把自己纷繁复杂的想法也都简化了,把人生目标定得越来越小。过去我总觉得自己能做出一番伟大的事业,可以解决很多问题,现在只想心无旁骛的做好一件事情,那就是中医药抗癌研究。
中医药在我们当代社会不怎么受人待见,我们这些传统医学师承出身的中医人更没地位。科班出身的中医瞧不起我们,很多患者也瞧不起我们,许多人怀疑我们的能力。我们搞科研,很多人笑话我们是民科。我过去是个自高自大的人,因为上学时考试所向披靡,数理化经常考满分,所以总觉得自己这辈子是块搞科研的料,我有很长一段时间对这种不受人信任和尊重的状况感受不是那么好。
但如今我却无比感恩生活对我的这种安排,正因为我们这类中医人的生存境况如此艰难,我才得以有块安静的角落,可以在这角落里心无杂念的读书、写作和研究。如果我被鲜花和掌声环绕,也许早已浮躁得不成样子。也正因为我们这类中医人的身份特殊,我才形成了谨言慎行的行事风格。在这横祸乱飞的浮世中,这是多么不易获得的两项人生至宝啊!
小时候我在农村,有一次在村里的一条河里游泳时突然溺水,后来我沉到水底摸到一块大石头,我就抱着那块大石头,靠着石头的力量让自己沉在水底,憋着一口气朝着河岸方向走,河并不宽,我走着走着就走到了浅水区,得救了。
我对这件事情印象很深刻,如今想起来,可能我的天性就比较冷静理性,那么小的时候溺水了都知道不慌不忙,潜在水中负重前行,自救成功。上高中时,无论教室里多么吵闹,我都能一个人安静的坐在角落里学习。人生在世,宛如溺水,外界就像随时能淹死我们的水一样,把我们层层包围,激流冲击着我们,让我们无所适从,很多人溺死在生活中。沉进水底,负重前行者却能得救,难道我们不应该感谢人生中的那些巨石吗?
我如今可以坦然自在的活着。因为不在高处,所以不惧怕从高处摔下来跌死。对一个只有基本衣食需求的人来说,日子并不难熬。丰富的精神生活可以让一个人安静的活在自己的世界之中,这五彩缤纷或曰光怪陆离的外界对我们这类人的影响微乎其微。
我关心这个世界上的苦难,但是却不关心这个世界上的各种嘈杂声。无论外界是嘲讽我还是赞美我,我都不受其影响,被嘲不悲,被赞不喜,有过则改,无过加勉,始终在自己制定的方向上不断的前行。现在如此,五年后如此,十年后仍然如此,也许直到死前的最后一刻还是如此。
这些日子我写的人生感悟方面的文章越来越少,也不卷入社会热点事件,甚至悄悄的把过去写的二百来篇此类文章从微信公众号中删除了。原因无他,是人活到了我这个年龄,想说的话越来越少了,更无兴趣凑热闹。人生进入下半场后,时间太宝贵,浪费不起,所以只想埋头做研究,不想东扯西拉。远离各种舞台,在一个安静的角落里按照自己的想法活着。
1998年,我考入大学,也就是在那一年,中国爆发大洪水,死亡了4150人。今年又一次爆发洪灾,虽然不知道最终的死亡人数,大概很难超过1998年的零头。我们村的防洪抗旱设施比我青少年时代好了许多,如果再爆发1998年同样的洪灾,我们村的损失是不会像当年那样惨重的。
20多年过去了,农村的农活也比过去轻松了许多。我记得自己小时候农忙季节在家里割谷和担稻时,累到脱力和暴瘦。那时最大的犒劳是母亲会在农忙季节结束时买两斤肉炖了吃,给全家人补一补。如今我们老家的农活,大多数已经实现了机械化作业。过去一家人种五六亩地都很辛苦,现在村里的留守老人们,一个人能种十多亩地,而且还不像过去那么累。
时代是在进步了。时代进步的背后是无数默默无闻的普通人共同努力的结果,改革开放以来,几十年稳定的社会发展让辛勤的中国人的生活得到了很大的改善。我们这一代人经历过许多苦难,也在困难中磨练出了足够的耐心。还有很多社会问题没能解决,步入中年后,我没有青年时期那么毛躁,知道很多问题需要更多的时间去解决,不是折腾就能折腾出好结果来的。
同样,在自己的研究遭遇天花板的时刻,我也知道心急解决不了问题,只有在失败中一次次的痛定思痛,不断的阅读文献和临床实践,尝试新办法,积累经验和数据,厚积薄发,才能在未来取得更多的进步。
所以,四十二岁后,我将进一步的收敛自己的锋芒,安静的研究中医药抗癌。这个世界只要还有多细胞生物,还有癌症,中医药抗癌就总会有存在的价值,也总需要有人沉潜下去,不断的推陈出新,发展它,壮大它。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