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畦自由生长的生菜带来的启迪

种菜一年,生疏的农艺逐渐恢复了些。因为经验不足,每次我都是撒播种子后,任由菜园里的蔬菜自己生长,很少去定植和间苗。所以我的很多菜长得不好,用一句俗话说是没长开,原因无他,种得太密,空间不够也。

今年换菜园,旧菜园种的生菜苗要移栽到新菜园去,移栽的时候,菜与菜之间的间距比以前大了不少。结果这一畦生菜就长得特别好,居然能长出圆白菜那么大个儿,看来以前我们只是在吃一些生菜秧子而已。

生菜很小就摘了吃了,一是浪费菜,二是洗菜很费时间,而且菜的味道也不理想。这一畦移栽的生菜长得个大叶嫩,洗菜很省时,味道也很足。这么一看,过去一年我种的生菜很多是浪费了。以前我买的种子多,总担心种子不够用,实际上如果自己精通种菜的话,我买的那点种子是绰绰有余的。

和生菜的命运一样,去年我种的油麦菜、蒿子杆和小油菜也太密了,所以也都长不好。今年比去年经验丰富了些,时间上也从容些,我就打算后面再种菜的时候,不种那么密,给蔬菜们足够的空间生长。

人和蔬菜一样,也要有足够的空间才能够成长。无论是我们自己,还是我们的孩子,如果成长空间不够,和大家密集的挤在一起,最后长得都不好,身心健全的不多。

我看《流行病学》,大致的知道这些年精神疾患在以爆炸性的速度增长,抑郁症会在2030年成为人类疾病开销排行榜上的冠军。对这种现象虽然有很多的解释,但在我看来,人口密度太大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人类的数量已经达到了七八十亿,这在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这么多人生活在地球上,参与到各种竞争中去,生存环境想不恶劣都难。

生物的本能决定了人的数量一多,在生存竞争中采用的不光彩手段就少不了。人和人之间,互相排挤和攻讦的事件会时有发生,很多人在这样的生存条件下不堪重负,精神上出点岔子是可以理解的。

最近,复旦大学的一位老师把学院党委书记杀了,这是一场悲剧事件,这悲剧所折射的正是现代人的生存困境。很多人在抢体面的工作,大家都希望衣着光鲜亮丽的活着,这就注定了不可避免的要互相挤占有限的生存资源,大多数人在这种挤破头的竞争中受到或多或少的伤害。因为空间有限,抢的人太多,最后几乎所有人都得不到足够的空间,无法实现充分的成长。就像我种下的那些密集的菜苗,未老先衰,个头儿小还味道不好。

我一直很感谢我高中时代的几个老师。我在高中时代,用现在的话说是要进清华北大的好苗子,但是我的语文老师没有用应试教育的那一套来教育我,而是尽可能的开拓我的视野,带我读了许多哲学、社会学、心理学、历史等方面的人文著作,为我这样一个理工科生打下了深厚的人文基础。我的班主任则给我开了绿灯,有一次他找我谈话,他对我说:“你只要参加考试和不影响其他同学,你的时间可以由你自己来安排,你不必和大家一样按部就班的上课,你可以靠自学来完成学业,我们相信你自学也能考好。”

所以我从高中时代开始,就获得了充分的自由,成长空间比一般人大很多,这让我一辈子受益匪浅。因为后期兴趣点发生了转移,我没有再当小镇做题王,没能考上北大清华。但是这对我来说并不重要,前期的考试成绩已经帮我建立起强大的自信和自学能力,拥有这样的自信和自学能力,上任何一所大学区别都不大,实际上我最终还是选择了自学而非按部就班的接受高等教育。

这看起来似乎和别人只有一点点不同,实际上却让我的人生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直到现在我都是一个自由主义分子。我不会杀党委书记,因为我不可能找个党委书记来管着我,彼此没有接触就没有非得杀死对方的深仇大恨。天地何其大也?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不能让我自由成长的地方我是坚决不去的。我很难想象一辈子呆在某个机构里的学者们的生活,在我看来,低眉折腰,唯命是从,虚情假意的活着,毋宁死。

我只愿意当那畦有充分生长空间的生菜中的一棵,可以自由的伸展自己的叶片和根须。我养育孩子也会秉承这样的理念,给他足够的空间,让他自由的生长,绝不愿意扼杀他的天性。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