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参赭培气汤加味治疗晚期食管癌和下咽癌患者韩某的医案

​参赭培气汤是清末民初的张锡纯的一张经验方,原方为:潞党参六钱, 天门冬四钱, 生赭石八钱(轧细),清半夏三钱,淡苁蓉四钱,知母五钱,当归身三钱,柿霜饼五钱(服药后含化徐徐咽之)。张锡纯用参赭培气汤治膈食,张氏认为膈食是由中气不旺,胃气不能息息下降,而乘虚上干,致痰涎并随逆气上升,以壅塞贲门所引起的。

张锡纯还对此方有补充说明:“若服原方数剂无大效,当系贲门有瘀血,宜加三棱、桃仁各二钱。”彼时,张氏对食道癌和下咽癌等癌症的了解有限,所以认为是贲门有瘀血所致。临床上大多数的食管癌、贲门癌和下咽癌都有吞咽不下,食入返出等中医所说的“膈食”的症状,用张氏的这张方子为主,加减化裁,有一定的疗效。

近期有湖南岳阳某患者的女儿在其本地的一位刘医生的介绍下,找笔者缓解她的罹患晚期食管癌和下咽癌的父亲韩某的痛苦。患者此前在岳阳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住院号:1190395),此患者的下咽癌和食管癌是2020年7月检查出来的,患者放弃手术,接受了放化疗治疗,放疗63程,化疗一程。化疗后各项指标下降,血小板和白细胞等低于正常值,后到省中医研究院服用中药,期间因为吞咽困难无法进食,做了胃造瘘手术。5月5日向笔者求助时已经卧床不起多日。

初次问诊时得知,该患者颈椎在放疗之后疼痛,放疗之前不痛。口渴,胃纳差,吞咽困难,尤其是难以咽下液体。前一段时间大便干,呈羊粪球状,现在大便不干。靠肠管进食和服用药物。左侧肋下疼痛。咳嗽,痰稠难咳出。外贴膏药后,咳痰稍微容易一些。近期起床时左侧肋下疼痛难忍。小便黄,夜间盗汗,严重时需要起床洗澡。较以前畏寒,以前冬天洗澡后穿背心,现在较之前明显畏寒,前一段时间特别怕冷,近期略有好转。目前只能在室内卧床,生活不能自理,需要家人照顾。无畏风现象,手足心发热。因为无法吞咽,所以不喝水。烧心但不泛酸,以前喝酒后烧心明显。舌红,苔斑驳。不口苦。

据其情况,笔者决定用参赭培气汤、青蒿鳖甲汤合消瘰汤加味治疗,因血小板低,尽量避用活血药。

处方:党参18g,天冬12g,生赭石24g(包煎),旋复花10g(包煎),法半夏10g,肉苁蓉12g,知母15g,当归身10g,柿蒂10g,竹茹10g,丁香6g,葛根30g,青蒿6g(后下),制鳖甲18g(先煎),生地黄15g,玄参12g,浙贝母12g,生牡蛎30g(先煎),仙鹤草50g,半枝莲30g,白花蛇舌草30g,山豆根10g,鸡血藤30g,炒麦芽30g,石斛15g,小蓟20g,石韦30g,藤梨根30g

三剂,一日一剂,水煎二次,分三次服用。

服用三日后,患者女儿很惊喜的反馈说患者这几天觉得身上轻松很多,还能下地自己走几步。只是口很干,喉咙烧热,吞咽依然困难。遂在上方基础上加味了一些清热解毒和滋阴润燥之品。

处方:党参18g,太子参15g,天冬12g,生赭石24g(包煎),旋复花10g(包煎),法半夏6g,肉苁蓉12g,知母15g,当归身10g,柿蒂10g,竹茹10g,丁香6g,葛根30g,青蒿6g(后下),制鳖甲18g(先煎),生地黄15g,玄参12g,浙贝母12g,生牡蛎30g(先煎),仙鹤草50g,半枝莲30g,白花蛇舌草30g,山豆根10g,鸡血藤30g,炒麦芽30g,石斛15g,小蓟20g,石韦30g,藤梨根30g,麦冬15g,南沙参15g,北沙参15g,绞股蓝10g,大青叶15g,板蓝根15g

三剂,一日一剂,水煎二次,分三次服用。

再服用三剂后,患者女儿反馈情况进一步改善,患者精神好多了,没有再出虚汗,左肋下疼痛和手脚心发热都明显好转。只是咽干口燥的症状仍然明显。遂嘱其在二诊的处方中再加入冬凌草30g继续服用。

中医辨证论治的优势在于可以根据患者的具体症状,选用方证相合的方剂,立竿见影的改善患者的生存质量。笔者的处方是在张锡纯原方的基础上做了一些加减组成的,此患者在罹患食管癌和下咽癌后,又做了六十次放疗,在中医看来属于膈食加热毒伤阴,治疗应该培补中气的同时,清热解毒,滋阴润燥,再用一些有抗癌作用的药物,以尽量延长患者的生存期。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