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看待中西医合作抗癌

英国人类学家奈吉尔·巴利(Nigel Barley)写了一本名为《天真的人类学家》的书,这本书主要讲述作者在非洲喀麦隆多瓦悠人村落两次进行田野工作的经历。

在这本书中,Nigel Barley讲了个笑话,他说他刚准备从英国去喀麦隆做人类学研究时,他的亲朋好友忧心忡忡的告诉他,喀麦隆这个地方有食人族,太危险了,劝说他不要去。后来他在喀麦隆做了一段时间田野调查,与村里的酋长结为好友,当他准备离开非洲回英国时,这位非洲酋长对他说,他很希望与Nigel Barley一起去英国看看,但是他听说英国有食人族,不像非洲人那么爱好和平,很危险,所以只好作罢。

部分信奉中医的人和部分信奉现代医学的人之间,就像那些互相视对方为食人族的英国人和喀麦隆人之间一样,存在着一条莫名其妙而又难以弥合的鸿沟。一谈中医,反中医者就认为中医是巫术和骗子;一谈现代医学,那些铁杆中医粉丝也是嗤之以鼻,百般看不上,严重失实的嘲讽现代医学。

这种因为无知而产生的互相排斥的行为直接影响到患者在治疗自身疾病时所作的抉择。很多患者和患者家属畏西医如虎,另一些患者和患者家属谈中医色变。他们本可以在中西医共同的努力下治疗得更好,活得更长,不过遗憾的是最后总在为自己对医学的偏见而付出惨重的代价。

我认为我们有责任向社会科普医学常识,既要认识到中西医各自的优点,也要认识到中西医各自的缺点。最不应该的是制造中西医对立,夸大自己的优点,嘲讽对方的缺点,制造偏见和迷信,误导社会大众。

去年疫情刚刚结束没多久,就有个乳腺癌患者来找我,她的雌孕激素均是阳性,这样的患者最应该考虑的治疗方案是内分泌治疗,不过该患者在接受内分泌治疗时副作用太大,浑身上下剧烈疼痛。我给这个患者的建议是用中医药辅助内分泌治疗,用中医的一些方剂来解决内分泌治疗造成的剧痛,坚持把内分泌治疗进行下去,我有一些患者遇到类似的问题就是这样解决的。雌孕激素呈阳性反应的乳腺癌患者接受内分泌治疗的效果很理想,同时这样的患者如果不采用内分泌治疗,肿瘤进展比三阴乳腺癌更迅速。在那种关键时刻,选择错误将会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

但此时该患者对西医失去了信心,不愿意再尝试。恰好他们本地有个中医在用中医偏方治疗癌症,据说有成功的案例。所以她希望用纯中医的方法来治疗自己。根据我自己多年的经验来判断,该患者是在放弃一种成功率高的治疗方案,选择一种成功率很低的治疗方案,所以我觉得很可惜。但是我们是左右不了任何患者的,最终该患者放弃了内分泌治疗。该患者的体表病灶在今年开始破溃,再重新找西医服用靶向药时效果甚微。

我几乎每天都能接触到类似的患者,前天还有个肺部出现占位性结节的患者坚决拒绝西医的手术治疗,要求我给予纯中医内服药治疗。我断然拒绝了。我告诉他,早期肺癌手术根治率可以超过90%,中医内服药治疗的成功率低于10%,这样拿患者的生命冒险的行为不是一个医生应该做的事情。如果医生为了一己之私利而误导患者,迟早会出事。

有些患者对我个人的信任已经超过了一切,但是他们希望的是纯中医治疗。我对部分已经没有西医之路可走的患者确实采取了纯中医治疗,但是在患者还有手术机会,或患者的病经西医保守治疗的成功率更高的情况下,都是尽力劝说患者和患者家属选择中西医结合,提高治疗的成功率。

今年春节前,有个神经母细胞瘤患儿的妈妈非常渴望放弃所有的西医治疗,请求我给予纯中医治疗。但实际上该患儿接受手术和化疗后再用中医治疗的成功率更高,我花费了很多时间来做这个家长的工作,而且承诺在患儿接受西医治疗期间为患儿提供中医辅助治疗,尽量让患儿的身体保持在良好的状态。后来该患儿在上海儿童医学中心接受西医治疗,同时内服我开的中药,患儿手术和化疗结束时,肿瘤负荷大幅减轻,而且化疗期间因为中药的帮助,血象一直很好,胃纳也不错。这就是非常幸运的结果了。

但据我所知,遇到类似的患者,有许多中医师会危言耸听,利用患者家属对中医的迷信心理,吓唬患者,让患者拒绝西医的手术和放化疗,以至于这些癌症患者的病情被耽误。社会上有些人对中医大加挞伐,指责部分中医误导患者,并不是没有理由的。有些中医是因为对西医和现代生物学太无知而排斥西医,另有一些中医则属于居心不良的为一己之私利而夸大其词,误导患者。无论属于哪一种,这种不敬畏生命的做法都是很危险的。

一个严谨的医生在与患者接触时,应该尽量做到客观公正,合情合理,自己要多学习,向患者提供资讯时尽量全面些。对自己不了解的领域要保持诚实的态度,让患者去咨询更专业的人士。医生要让患者和患者家属做出理性的选择,而不是诱导他们做出有利于医生收入的选择。若不这样做,长远来看是有害无益的,我们将会在医生这种工作中大吃苦头。有许多医生已经为医患纠纷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我们要借鉴这些前车之鉴。

我国居民的科学素养还太低,许多患者和患者家属缺乏医学常识,很容易被各式各样的宣传和偏见所左右。另有一些患者或患者家属在接受了一些偏执性的观点后,对中医或西医抱着过高的期望值。对这样的患者和患者家属,更需要谨慎的向其解释医学的局限性。

如果解释过后,患者和患者家属离开,或仍然执迷不悟,对医疗提出不切实际的要求,就要听其离开或劝说其到更高明的医生处就诊,不能因为经济利益留住患者。因为这样的患者或患者家属有很大概率会在治疗效果不理想时失去理性,成为我们职业生涯中的隐患。做医生要小心谨慎,我们在工作中的任何闪失都可能会成为患者,也可能会成为我们自己一生的噩梦。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