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见是我们毕生的敌人

在得知我的一个同学英年早逝后,我的一位好友对我说,她姐姐和我同一年出生,本科在北大法学院就读,她姐姐那一届北大法学院的同学中,已经有四个英年早逝了。所以她姐姐说,活着就很好了。

她姐姐四个英年早逝的同学中,有一个是因为乳腺癌去世的。这个乳腺癌患者酷爱中国传统文化,本科毕业后跟随某位国学大师读研究生,研究生毕业后去了中国最有名的一家中医药大学教书。

因为酷爱国学和中医,她患乳腺癌后拒绝接受西医治疗。她的同事中有许多知名的中医教授,她找中医治疗自己的病有得天独厚的优势。遗憾的是,这位昔日的天之骄子,尽管查出乳腺癌时并非晚期,但是存活期还是极短,她找的中医师们没能挽救她的生命。

乳腺癌是一种预后较好的肿瘤,只要接受规范的治疗,多数患者的存活期能在五年以上。我接诊的乳腺癌患者,即便是最难治疗的三阴乳腺癌,也没有像她那么快就去世的。

我很少让乳腺癌患者接受纯中医治疗,固执的排斥西医的患者我也不敢冒险去接手。一是因为我对中医文献很熟悉,知道“乳岩”(即乳腺癌)是中医外科四大不治之症之一,但凡严肃的中医著作中,都不会夸大中医对乳腺癌的疗效;二是我也了解现代医学治疗乳腺癌的各种方案和效果,知道各种分型的乳腺癌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治疗方案,大致会有什么样的预后。

所以我常常建议患者们中西医结合,基本上我接诊的乳腺癌患者们都能存活五年以上,有部分乳腺癌患者在我的建议下采取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案后,存活期已经超过十年且至今仍安然无恙。

估计我一辈子会接触大量的乳腺癌抗癌明星,因为在中西医的帮助下,乳腺癌已经是可以控制的一种慢性病,并非什么不治之症。只要不是太晚期的患者,都有希望长期存活。

到我这里来找我治疗乳腺癌的,不乏铁杆中医粉,这些人多数排斥西医。我总会劝说她们接受中西医结合的综合治疗方案,努力向她们科普乳腺癌的中西医知识,帮她们解除顾虑,这挽救了许多人的生命。

比如有个山东的1985年出生的三阳(PR,ER,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曾经执着于用刮痧疗法治疗自己的乳腺癌,向她灌输刮痧疗法能治愈乳腺癌的那个人几乎把她洗脑了。只是不幸的是她的乳腺癌在单纯的采用刮痧疗法后,非但没有丝毫改善,反而迅速进展。

她找我后,我花了很长时间向她科普乳腺癌的各种中西医知识,告诉她,她所患的这种乳腺癌可用的方案多,首先要手术,术后既可以化疗,又可以用赫赛汀进行靶向治疗和用他莫昔芬做内分泌治疗。治疗过程中出现的任何副作用,我基本上都可以帮她搞定。所以她的病预后很好,我希望她能够接受中西医结合治疗的方案。

这个患者从此放下了对西医的偏见,接受了手术、化疗和内分泌治疗。在这个过程中,她需要中医辅助治疗的时候,是我替她治疗的。

3年过去了,她康复了。现在她的肿瘤已经消退,她能与正常人一样工作养活自己。她一直热爱舞蹈,现在仍然喜欢跳舞。她也很喜欢栽花种草,养宠物,鼓捣乐器。

在3年的接触中,我们已经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她对我的称呼不再是“周医生”,而是“二狗哥”。她时不时的还给我送个小礼物,比如某个我心仪已久,但自己不舍得买的乐器,或者一件她认为很适合我的衣服,我也回赠她一些等值的抗癌药。她在西医师那里就诊时,遇到的各种西医问题,也多咨询我。

最令我自豪的不是我出的方案治好了她的病,而是我改变了她对西医的的偏执性认知。我常常说,最令我头痛的是铁杆的中医粉和铁杆的西医粉,因为我多年来接触到的“铁杆人士”大多具有偏执倾向。他们自大,而且很有攻击性,喜欢对那些与他们认知不一样的人恶言恶语,他们会因为自己虔诚的相信某种东西而排斥其他的一切,完全看不到自己的盲区。

我也特别怕与偏执的中医同仁或偏执的西医同仁交流,他们或者蔑视西医,或者蔑视中医,很难有客观公正的认知能力。我自己从来不写那种煽动读者对西医产生偏见的文章,也不对患者进行洗脑式的说服。

在教育我儿子的时候,我也是让他博览群书,接受通识教育。对古往今来的各种知识,了解得越多越好,不要钻进一条死胡同里。我给我的学生讲课时,也不向他们灌输偏见,而是鼓励他们趁着年轻,广泛的学习各种科学知识,不要把自己局限在某个狭窄的门户之中。

对中医存在偏见的患者,多数不会找我,所以我能够避免与这些人接触,乐得眼不见为净。偶尔有个别对中医偏见很深的患者在家人的“胁迫”下,找我看过病。有少数以前疯狂的否定中医的人,在取得实际的疗效后,改变了对中医的看法。

但我不是神医,不是每次治疗都有效,所以也有一些人找我看过病后,更加蔑视中医。他们会说,你看那家伙不也是一点效果都没有吗?中医纯属鲁迅所说的有意或无意的骗子!碰上这种情况,我就只能老老实实的接受人家的嘲讽了。谁让自己水平有限,医术不争气呢?只是我可以打赌,他们找西医看病,也没有医生敢在疗效上打包票。

令我感到遗憾的是有些患者其实不存在偏见,但是因为他们的西医主治医师对中医存在偏见,最后导致患者无辜的死亡,这就叫人极为痛心。

我曾经治疗过一例乳腺癌肝转移患者,存活期超过10年,其中有七八年是我治疗的。在确诊后第14年时,患者入组了一项小剂量化疗的临床试验。她的主治医师不允许她再接受中医治疗,因为那个主治医师对中医充满了偏见。

结果那一年的小剂量化疗结束,患者体重锐减60多斤,再找我治疗时已经骨瘦如柴,奄奄一息。我也无力回天,只好对她实话实说,患者不久便去世了。如果这个患者持续中医治疗,或者中西医结合治疗,是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骨瘦如柴,最终不治身亡的。

医疗是事关人命的大事,医疗领域内的偏见会害死人。但持有偏见的人并非进入医疗系统或生了病后才有偏见的,大多数人的偏见由来已久,是基础教育出了问题。我不认为自己有能力让那些心存偏见的人改变他们的偏执型想法,所以只好躲进小楼成一统,埋头搞自己的研究,不与他们争论不休。

我记得我上高中的时候,同学们经常在一起争论文科更有用还是理科更有用,我们理科生编出了许多吹嘘理工科,攻击文科生的名言,诸如“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百无一用是文科”等。

我与我儿子的老师交流时,发现那些教理科的老师们至今还存在这样的优越感。我在学生时代,最大的优点是文理科不偏科,每门功课考试时都名列前茅,数理化更是常考满分,自己也不参与到文理科孰优孰劣的争论中去,只是埋头看书学习。以我陋见,省点争论的力气,可以多学很多东西。所以虽然我是一个理工科生,现在文章写得令绝大多数的文科生自叹弗如。

我从自己读书时代的这种经历知道,偏执的人是占绝大多数的。我是不相信我自己的那些同学从学校毕业后,会改变自己偏执的倾向。与这些人争论不休,除了浪费时间外,别无作用。所以过去我选择了埋头学自己的,现在仍然选择了埋头搞研究。

人要消除心中的偏见不容易,我们只有广泛的学习,尽可能的掌握更多的知识,同时学以致用,在实践中认识到这些知识的用处,才不会对自己不了解的领域产生偏见。可是这需要一个人付出多大的努力啊!多数人没有这么勤奋,他们更愿意把时间花费在娱乐而不是求知上,所以最后大多数人都成了一知半解的人,不可避免的走上了偏执之路。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