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应坦荡并自信的接受循证医学理念

循证医学(evidence based medicine,EBM)是20世纪90年代初兴起的一门新兴交叉学科,它的形成和发展对医学研究、临床实践、医学教育、卫生事业决策管理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已经广泛应用于医疗卫生、科学决策和科学管理等领域。作为一种新的社会共识,循证医学的有关理念在人群中产生的影响力也与日俱增。中医是医学中的一部分,要想在未来社会继续发挥作用,就应坦荡并自信的接受循证医学的理念,并将循证医学的系列先进方法引进到中医研究之中,促进中医的发展。

有部分爱好中医者或许会对现代人从循证医学的角度批评中医感到很不满,但是我们要看到未来社会发展的趋势,要跟着这种趋势去革新中医,中医才能在未来社会中继续发展下去。我们只要翻看一下现代小学生和初中生的教材,便应该知道我们的下一代接受到了什么样的教育,他们不再是古代人,甚至与我们自己也完全不一样了,他们的理念会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变化。中医的医术只有在这些人中还能被接受和应用,才会有未来。时代的变化迫使我们要进步,任何人想以一己之力去改变时代大潮都会是徒劳的,我们只有顺应时代的变化才能生存下去,逆着时代的潮流只会被淘汰。

循证医学是将流行病学、现代科学与统计学的综合知识纳入到医学领域的一种交叉学科,现代社会的儿童从入学接受教育开始,便与循证医学的许多理念打交道,所以对他们而言,循证医学更值得信赖。循证医学是指临床医生对患者的诊断和治疗应基于当前可得的最佳研究证据,结合自己的临床实践经验和专业知识技能,并尊重患者的选择和意愿做出的临床诊治决策。循证医学是遵循最佳科学依据的医学实践过程,是最好的研究证据与临床医生的临床实践经验和患者的意愿三者之间的有机结合。循证医学重视的是证据和数据,在循证医学的理念中,一种治疗方法被应用于临床应该有临床试验的数据支持,这种临床试验应是不带有任何诱导性的双盲实验,只有这样的双盲实验(随机对照试验)才能给出客观的判断。它采用客观的统计学方法来给某种医疗方案的效果做评估,所以非常容易被人接受。

与传统的经验医学不同的是,循证医学会对医疗经验的可靠性进行再评估,经过严格的疗效评估后,得出来的结论会更严谨和更经得住考验。循证医学代表着医学进步的方向,社会大众对中医循证医学化有很高的期待,中医界应该给予积极的回应。如果我们自信中医是一种有效的医学手段的话,也应该不惧循证医学的考验。

实际上中医界的许多进步分子已经在接受循证医学理念,并且做了许多实际的工作,比如印会河教授和姜春华讲授生前就一直在按照循证医学的理念,开展相关的随机对照实验,而且这种临床对照实验还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至于中药的双盲实验则一直有人在做,比如砒霜治疗癌症,青蒿素治疗疟疾,这些临床试验都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但是有一些人很不乐意承认这些也属于中医的成就,他们乐意将此归类为现代医学研究,并否定中医的一切。这是一种非常偏执和狭隘的认知,自古至今,从事中医药研究的中医师和药剂师,从未放弃过推动中医药事业进步的努力,可以说每个时代都有大量的临床中医师和药剂师在结合本时代的先进的技术和方法来研究中医药。就连发明青蒿素的屠呦呦教授自己本人也不肯否定她的成就是从对中医药研究中得出的。我们不能把别人家的孩子梳妆打扮一番后,便说这孩子不是人家的孩子而是自己的孩子,这种行为和强盗的行径有什么区别?现在有些反中医的人,剥夺中医的知识产权时,真是脸不红心不跳。

中医有与时俱进的传统,历代的中医都不乏创新家。的确有部分中医秉承复古主义,但是他们并不代表中医师这个群体的全部。我们应该看到大多数的中医是与时俱进的,不能因为否定某些不肯与时俱进的中医而把中医这个群体全部否定掉。

中医界从未有过统一的意见,历朝历代的中医著作中不乏互相批评的言论。比如张景岳抨击朱丹溪,认为他的滋阴理论是错误的;吴又可否定历朝历代的中医将瘟疫当伤寒病来治的做法,提出瘟疫是天地间存在的一种可以传染的“戾气”;王清任更是认为《黄帝内经》和《难经》错讹百出,用事实来纠正中医经典的错误;更不用说近代和现代的许多锐意革新的中医师们所做的大量的用现代科学方法研究中医的工作了。中医界的这些自我批评推动了中医的进步,我因此并不担心中医在未来社会没有立足之地。因为毕竟中医是一个庞大的整体,而非某个个人。无论某个个人或某些小群体如何自高自大和固步自封,都改变不了中医这个大群体整体向前进步的趋势。

科学是在对自我不断纠错的过程中进步的,我们姑且不论科学对人类整体究竟是弊大于利还是利大于弊(这种争论一直都存在),但是就科学带来的变化而言,我们得承认,起码在技术层面上科学是在进步的,在科学的帮助下,我们能实现许多以前难以想象的梦想。梳理中医的整个发展脉络,我们可以看到中医也是在对自我不断的纠错中进步的。

中医有很多宝贵的临床经验,是经得住循证医学的考验的。我个人治疗过许多患者,这些患者中有许多人同时在尝试现代医学的治疗,有些富裕的病人还去美国、德国和日本等发达国家的顶级医院治疗过。但是最终他们还是会回来找我,原因无他,先进发达的医术在解决他们的问题时的实际效果不一定比我用传统的医疗手段给他们治疗的效果强。患者会根据实际疗效来评估医生和医术的价值,这是传统医学至今仍然有旺盛的生命力的根本原因。

我许多的治疗方法是从前人的著作中学习来的,我个人可以肯定的说这些方法是有真实的效果的,我希望我们对这些治疗方案也可以坦荡荡的进行循证医学方面的研究,得出令人信服的数据。进而让中医的疗效得到客观的评估,而非中医师们自己的主观评估。这样的工作实际已经在开展,我相信在不久的未来,中医可以得出越来越多的根据循证医学的方法来获取的临床数据。这些数据不仅对社会各界很重要,对中医师们自身也很重要,有了更准确的数据,我们在临床决策的过程中也会减少误诊误治,提高治疗的成功率。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