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毒药物是癌症和糖尿病等慢性病的希望所在

人类自古至今都在不断的尝试着从天然的有毒物中寻找治病的良药,而且也收获颇丰。今天,将剧毒的三氧化二砷治疗白血病,从有毒的长春花中提炼出的长春新碱和从同样有毒的红豆杉中提炼出的紫杉醇,都已经成了治疗癌症的常用化疗药;降压药卡托普利(captopril)是从美洲矛头蝮蛇毒素中提取的;治疗糖尿病的新药艾塞那汀(exendin)和百达扬(Bydureon)是从吉拉毒蜥的毒素中提取的——这种毒蜥蜴体内有一种毒素化合物能深度刺激胰腺,促进其分泌胰岛素,这种新药改变了糖尿病患者每天注射胰岛素的历史,糖尿病患者使用这类药物后,每周只用注射一次,而且这种药或许还可以治疗神经退行性疾病,比如阿尔茨海默氏症等,所以市场前景广阔。

这些药物中的任何一款都为大型制药公司带来了巨额利润,制药公司只要将之推向医疗市场,每年就可以从每种药物中赚取数十亿到数百亿美金的利润。但在现代社会,把一种药物推向医疗市场的程序也非常的繁琐。药物发明者首先要在啮齿动物身上做实验,证明其疗效与安全性,才能说服制药公司投入资金开发某种药物。药企再投入3-5年的时间来完成临床实验,做完临床试验还得从各国药物管理部门(如美国的FDA、欧洲药物管理局和中国的药监部门等)手里拿到上市许可,闯过无数道关卡后才能最终用于临床治疗各种疾病。

所以有很多患者等不及药监部门的许可,自己寻找替代疗法。对替代疗法的争议不断,也有人极力反对现代药企对药物市场的垄断行为阻碍了药物创新的速度,导致许多患者得不到及时的治疗。癌症、糖尿病、风湿病、中风、失智、阿尔茨海默病、神经退行性病变这些慢性病至今都是世界医学难题,我们还没有治疗这类疾病的特效药,替代疗法在这些难治性疾病上发挥了一定的作用。而且有些替代疗法还直接促进了某种新药的诞生。

比如三氧化二砷治疗白血病的方案就是这样的。最初,哈医大附属医院的医生们得知某个被他们放弃的晚期食道癌患者在服用一个民间中医开的抗癌偏方后,病情神奇的好转了,这样的疗效吸引了他们的注意,他们开始拜访这位民间中医。不过由于“民间中医”这种身份的敏感性,那个民间中医不敢直接承认这个患者是他治疗的。从那以后,以张亭栋教授等人为代表的哈医大附属医院的医生团队开启了这项研究,最后他们发现了砒霜(三氧化二砷)可能是主要起效的药物,进而用提纯的三氧化二砷做临床实验,治愈了许多白血病患儿。该疗法引起了国内许多同行的重视后,其他的医疗机构也开展了相应的临床试验,得到了更佳的科研成果,这套方案现在已经受到国际公认。

其实这项研究不应该算完成了,因为这个民间中医的偏方(主要成分是砒霜和汞制剂等剧毒药物)当初治疗的是食道癌而非白血病。所以这种使用含有剧毒的三氧化二砷的抗癌方案其实有广谱的抗癌效果,目前仍然有不少临床医生在进行砒霜抗癌方面的更深入的研究。

美国的毒素科学家Christie Wilcox多年来一直在研究毒素治病,她认为,治疗癌症的良药可能就隐藏在蜜蜂、毒蛇、螺类、蝎子,甚至哺乳动物的毒素之中。一种从蝎毒中提炼出的“肿瘤染色物质”BLZ-100已经在美国进入临床试验阶段,这种化合物可以辅助鉴别癌症组织,让医生能够更彻底的清除癌细胞。

这些毒素科学家们也发现,蜂毒的一种主要成分会攻击并杀死人体免疫缺陷病毒,蜂毒肽能够杀死人体内的一些抗生素对付不了的螺旋菌,海葵毒素善于治疗自身免疫性疾病,狼蛛毒素有望治疗肌肉萎缩症,蜈蚣毒素能够缓解顽固性疼痛。

毒素学家们还发现,不同毒物的毒素有时存在同源性。比如澳大利亚毒素学家Gelen通过研究发现,节肢动物(如蜘蛛、蝎子和蜈蚣)的毒素都是神经毒素,作用非常相似,这些毒物的毒素中都充斥着可以调节离子通道的各种化合物,从而对神经系统产生作用。所以他正在研究将这些节肢动物的毒素用于治疗神经系统的疾病。

中医历来将蜈蚣和蝎子作为一个药对,一起使用,中药的教材告诉读者,单独用10g的蜈蚣和单独用10g的蝎子,其功效都不如同时用0.5克的蜈蚣和0.5克的蝎子。现代毒素学家们也发现了有同类作用的不同毒素象鸡尾酒一样的调和在一起,其治疗疾病的功效比单一的用一种毒物更理想。

地球上的有毒物质是如此的丰富多彩,我们对它们的了解还只是一些皮毛。最近的一百多年,生物化学的发展让大家对毒素治疗疾病的原理有了越来越清晰的认识。中医典籍中有非常丰富的有毒药物治病的记载,但是许多记载不够清晰,也缺乏现代制药企业常用的临床试验数据。所以我们有必要从这些典籍中汲取经验,利用现代科学技术对这些有毒药物进行更精细的研究,造福患者。

用毒要小心,古今中外的医生们用毒物治病时都是格外小心谨慎的。《神农本草经》中要求从非常小的剂量开始,如果无效逐渐加量,直到有效为止,这种做法是为了确保用药安全。现代毒素学家们则是用“中间致命剂量”(Median Lethal Dosage,简称为LD50)来衡量毒素的“致命度”。LD50是指某种毒质杀死半数受试动物所需的剂量,单位通常是毫克/千克(mg/kg),即每千克体重需要的毒质毫克数。

但是这种LD50值对人类来说仅有参考价值,无实际意义。因为人与实验动物还不一样,而且给药途径也会影响这个数据。所以如果人类要用毒药治病,可以参考LD50值,但实际操作过程中,最好还是遵循从小剂量开始,逐渐加量的办法。我个人用毒的剂量远远小于LD50值,一般不会达到LD50的百分之一,因为这样才会有很高的安全性。我也是将多种毒素同时使用来治疗疾病,所以在应用毒素的过程中,每种毒素的用量更小。唯有如此,才可以保证患者的安全。

现代生物学和毒素科学的一些知识可以帮助我们更安全有效的掌握有毒药物使用的技巧,比如同类毒物通常毒性很相似,膜翅目和节肢动物的毒素大多是神经毒素,而蛇类的毒素大多是金属蛋白酶,吸血动物的毒素大多有抗凝血作用。掌握这些知识,我们能够更清楚它们能治疗哪类疾病,同时会产生什么样的副作用。我们还能通过学习生物学和毒素科学,接触到更多的中医典籍中未曾记载的毒素,了解到它们治病的原理,扩展我们的用药范围。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