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风吹过,似花开落

立秋过后,我菜园里的茄子、丝瓜和豇豆明显的不怎么再长了,真是应了那句古话:“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活在都市的水泥丛林中,我们对生命的这种自然演化的过程渐渐麻木了,很少有人会有伤春悲秋的感受。但在农事中,秋天就是秋天。四季分明的北方,一到秋天,万物便开始走向凋零。这肃杀的季节也在提醒我们,人的生命也是有限的。

如果将人的一生分成四季,我现在已进入到早秋季节了。吹过几阵秋风,下过几场秋雨后,内心中的很多东西也不会再生长。比如像年轻人那样的躁动,就渐渐的离我而去。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荷尔蒙的分泌不再像二十来岁时那么旺盛,无需再为博异性之欢而拼命展示自己。

我们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遵循着从生到死必须遵循的各种自然规律。我们的生命就像风一样,吹过便了无痕迹;又像花儿一样,开过之后便会凋谢,落地成泥。生老病死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无论我们多么的不舍,我们的亲人,乃至我们自己,都有谢幕人生的那一刻。

如果死亡不可避免,我希望死亡也能如生命一样美好。闻一多先生是我们湖北黄冈人,他的幼女因病夭折后,他曾经写过一首葬歌《也许》:

也许你真是哭得太累,

也许,也许你要睡一睡

那么叫夜莺不要咳嗽,

蛙不要号,蝙蝠不要飞。

不许阳光拨你的眼帘,

不许清风刷上你的眉,

无论谁都不能惊醒你,

撑一伞松荫庇护你睡。

也许你听这蚯蚓翻泥,

听这小草的根须吸水,

也许你听这般的音乐,

比那咒骂的人声更美。

那么你先把眼皮闭紧,

我就让你睡,我让你睡

我把黄土轻轻盖着你,

我叫纸钱儿缓缓的飞。

敢于拍案而起,向腐败的执政者叫板,视死如归的刚烈文人闻一多,既有铮铮铁骨,也有非常温情的一面。他的这首《也许》在催人泪下的同时,也慰籍过很多人的心。他将泰戈尔的一句诗——“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演绎得淋漓尽致。

我不喜欢冰冷无情而又死板得很的现代医疗模式下的死亡——遍身插着各种管子,病人或没有病而仅为衰老而濒临死亡的老人们在痛苦中煎熬着向死亡一步步走近。这种死亡延长了临终前的挣扎过程,留给家属的是无尽的悲伤和痛苦的回忆。

我希望自己死亡的那一天,能够平静的向亲人们告别。并让他们知道,我对死亡没有恐惧,也希望他们不要因为我的死亡而悲伤。

如果在我临终前,照护我的亲人能够用轮椅把我推到户外,让我在赏心悦目的自然风光前,安静的看这世界最后一眼,那我就更加没有遗憾了。死后,这具臭皮囊就交给需要它的医疗机构去处理好了。

花开有花开的美好,花落也应有花落的美好。生固可喜,死亦不悲。来此世间走一趟,恰如风吹过一般,又似花开花落。能视生死如一者,方可谓通天地之道也。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