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冰十年,难凉热血,不如归去来兮!

梁启超说自己“饮冰十年,难凉热血”,社会确实能磨平不少人的棱角,但是有一些人的棱角却是无论如何都磨平不了的。我自己也是棱角分明的一个人,不管经历了多少次的风吹浪打,我的棱角都无法被磨平,心中的那腔热血也无法凉下来,若任其澎湃,势必引火烧身。

性格如此的人,倘若不为自己寻找一条转移注意力的路,就很难逃脱“佼佼者易折”的命运。马致远的曲中有一句“自不合刚下山来惹是非,不如归去来兮”,如果要在“下山来惹是非”和“归去来兮”之间二选一的话,我还是选择“归去来兮”好了。

这段时间我骑着车,在北京郊区的山野里寻找好山好水,无意间看到郊区有些地方在出租小菜园。这些小菜园迷住了我,我也想租一块小菜园种菜。于是我一个地方接着一个地方的寻找,终于找到了一块离我家很近的菜园——从我家骑自行车半个多小时可以到达的北京西山脚下,有一大片农业用地被划成小块菜地对外出租。

找到合适的菜地后,我立即就把它租下来了。40平米左右的两畦菜地,年租金三千出头。因为是在香山和西山脚下,这个价钱不算太贵。把这两畦菜地平整好,种上时蔬,供一家三口人食用是没有问题的。

多年来我一直想过上亦耕亦读的生活,现在终于实现了。虽然不能像在老家那样,房前屋后就是菜园,但是在“居不易”的大北京城,能在离家不到10公里的地方有块菜地,也已经很不错了,更何况这菜园还是在风景秀丽的西山和香山脚下呢?我很知足。

我不看新闻已经有两个多月了,自己的文章也陆陆续续的清理掉了几十万字。不但把最近的时政类的文章都清理掉了,把过去的很多颇有点争鸣意味的文章也清理掉了。既然能力有限,改变不了什么,那就远离是非吧!一边埋头读书,研究中医抗癌;一边寄情山水和田园,自娱自乐。

韩愈在《柳子厚墓志铭》中评述柳宗元时有这样一段话:“然子厚(柳宗元字子厚)斥不久,穷不极,虽有出于人,其文学辞章必不能自力以致必传于后如今,无疑也。虽使子厚得所愿,为将相于一时,以彼易此,孰得孰失,必有能辩之者。”

这段话的意思是说柳宗元虽然在政治上受到了排挤,但文学成就很高,如果他在政治上一帆风顺,文学成就达不到这么高。有得必有失,有失也必有得,失之东隅,收之桑榆,韩愈认为柳宗元得到的比失去的更有意义。

孔夫子说四十而不惑,陶渊明是在四十一岁的时候,归隐田园的。我今年恰好也四十一岁,刚过“不惑之年”,也选择了“不如归去来兮”。

我很喜欢吴敬梓在《儒林外史》的结尾写的那首词:“记得当时,我爱秦淮,偶离故乡。向梅根冶后,几番啸傲;杏花村里,几度徜徉。凤止高梧,虫吟小榭;也共时人较短长。今已矣!把衣冠蝉蜕,濯足沧浪。无聊且酌霞觞,唤几个新知醉一场。共百年易过,底须愁闷;千秋事大,还费商量!江左烟霞,淮南耆旧,写入残编总断肠。从今后,伴药炉经卷,自礼空王。”

年轻时,谁都有啸傲江湖的冲动,也有“共时人较短长”的好胜心,只是过了不惑之年后,就会自然而然的洗尽铅华,“把衣冠蝉蜕,濯足沧浪”,远离喧嚣的外界,返璞归真,放浪形骸。

归去来兮,把舞台让给别人,自己随缘的活着吧!种菜东篱下,悠然见香山,不是也挺好吗?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