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谌予教授用“牛麝散”治疗肝硬化腹水肝昏迷重症患者的经验

祝谌予教授1975年参加会诊,抢救过一例肝硬化腹水晚期患者,该患者当时已经出现了肝性脑病(肝昏迷)的症状:神志不清,混言乱语,狂躁打人,西医测定血氨很高,病情已经很严重了。西医静脉滴注谷氨酸钠等药治疗1月,症状时好时坏,到1975年1月30日,患者神志完全不清,西医急邀祝谌予教授会诊。

​患者家属当时从别的地方得到一个治疗肝昏迷的验方,主要成分为牛黄和麝香等,共十几味药。祝谌予教授看后,觉得该方组方有理,他根据患者的病情将此方精简为六味药:麝香,牛黄,羚羊角,菖蒲,丁香,藏红花,研为粉末,用水灌服,两天后患者神志清醒。后祝谌予教授将此方命名为“牛麝散”,用此方配合西医抢救多例肝性脑病和高热昏迷的患者,都有效果。

但是患者的腹水和黄疸等问题并未解决,还存在腹胀乏力,饮食不香,小便量少,大便稀溏,舌体胖大,胆红素很高等问题。祝谌予教授按照中医辨证认为患者属于湿热与淤血互结,水湿内停之证,决定按照清利湿热,温阳化气,健脾利水的方法治疗。

遂在服用牛麝散的同时,再开出了汤方:茵陈30g,黄芩10g,栀子10g,茯苓24g,猪苓15g,泽泻15g,白术12g,桂枝10g,炮附子6g。每日一剂,配合牛麝散半瓶,每日两次,化水鼻饲。

服药12剂后,患者情况已大有好转,祝谌予教授考虑牛麝散的成本太高,于是停用了牛麝散,汤方中加丹参30g,再服用15剂后,患者体力和食欲大为好转,黄疸已经退了很多,但是巩膜仍黄,仍然尿少,便溏。

祝谌予教授调整处方:茵陈30g,龙胆草6g,桂枝10g,白术10g,猪苓24g,茯苓24g,泽泻15g,车前草30g,旱莲草30g,鸡血藤30g。

这里的车前草和旱莲草是施今墨先生常用的一个药对,该药对出自《赤水玄珠》,这个小方子有个名字叫“二草丹”,是施今墨先生治疗水肿的患者最常用的一个药对。关于此药对的功效,施今墨先生的传人吕景山教授整理的《施今墨对药》(第4版第331页)中有说明,有心的读者可以自己查阅。

该患者经祝谌予教授治疗后一步步好转,之后祝老基本以茵陈五苓散为主,根据患者的症状加减药味治疗约一年,患者完全康复,ALT和胆红素均恢复正常。

肝硬化腹水属于重症,出现肝昏迷后基本上还能存活下来的患者并不多见,即便是以当下的医疗条件,也是很难治愈这样的患者的。但是祝谌予教授在一张经验方的基础上,结合中医的辨证论治,治疗出如此出色的效果,实属罕见。

笔者详解这则医案,也是为了供其他肝癌和肝硬化患者与患者家属及各位中医师参考。祝谌予教授删减前的十几味药的原方没有记载,甚为可惜,民间验方有效的很多,祝老临床时并无门户之见,善于采纳各种来源的验方,这是祝老虚怀若谷精神的体现。

笔者近期亦了解到一些患者在服用一种由鳖甲、黄芪、泽漆、蟾蜍炭、西洋参、人工牛黄、龟板、蝼蛄、蟋蟀、葶苈子等二十味药组成的利水消肿的中成药时,能够达到消胸腹水和盆腔积液的效果。

可惜的是使用这张方子的人较为保守,不愿意透露全部处方,唯告知笔者此方未用到中医十八反和十九畏中的药,那么芫花与大蓟等十枣汤中的药物就没有出现在此方中。此方也是治愈了一个肝硬化腹水患者后被推广使用的,想来此方和祝谌予教授所用的思路有吻合之处。读者可参照这两种思路,斟酌肝癌、肝硬化和肝腹水患者的用药思路。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现在天然的麝香、牛黄、羚羊角和藏红花都价格昂贵,尤其是麝香和牛黄,价格都比黄金贵多了,非一般的家庭可以承受得了的。但是有人工麝香和人工牛黄可以代替,迫不得已要使用此方时,可以用人工制品代替天然麝香和牛黄。

笔者查阅了祝谌予教授的多种文献,也未见祝谌予教授所用“牛麝散”中各药的用量,但一般来说天然牛黄和麝香的用量都是极少的,单次用量折合0.01-0.05克基本上就已经足够了。具体组方时,处方者应该根据患者的具体情况,斟酌用量。

肝腹水和肝昏迷均为危急重症,救治成功率不高,祝谌予教授的这种宝贵的医疗经验很值得参考与借鉴。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