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人痘到牛痘,人类战胜天花病毒的艰难历程

天花曾经是席卷全球各国的一种流行病,一波又一波的天花大流行,造成了大量的人口死亡。

​天花是由天花病毒引起的。天花在人类历史上存在了很久,从死于公元前1156年的法老拉美西斯五世的木乃伊上观察到,拉美西斯五世生前可能曾经感染过天花。

天花是一种烈性传染病,死亡率最高可达80-90%,在多次爆发天花疫情的地区,死亡率也可以高达15%-30%。公元2-3世纪,天花大流行导致罗马帝国衰亡。当欧洲人发现新大陆时,他们把天花病毒带到了美洲,美洲的原始部落因为对天花病毒毫无免疫力,在出现天花疫情后几乎引起了“灭族”之灾,这也是美洲原住民败给人数远少于他们的侵略者的重要原因。

天花大约是在公元1世纪左右传入中国的,当时中国与西域国家发生战争,来自西域的战俘把天花传染到中国,所以最初天花在中国又被称为“虏疮”。也有说天花是马援南征交趾时带入中国的。

在中国古代,天花又被称为“痘疹”或“痘疮”,中国宗教中甚至有“痘疹娘娘”和“痘神”,人们通过向神灵祈求来躲避天花。天花不但造成大量平民百姓死亡,同样也造成皇室贵族死亡,欧洲的一些君王死于天花,中国的康熙皇帝也曾患过天花。

中医有大量的治疗痘疹的专著,不过这些现在都派不上用场了,因为天花据信已经被彻底消灭。1980年5月,世卫组织宣布人类彻底战胜了天花。目前全球仅在美国和俄罗斯的两家实验室里还存有供研究的天花病毒。

人类用来战胜天花病毒的武器是疫苗,也正是因为有天花疫苗,才出现了现代医学中的免疫学。

天花最早的疫苗出现在中国,那时候给普通人接种天花疫苗叫“种痘”,有专门的“种痘师”给人种痘。

有些学者认为早在唐代开元年间江南赵氏族就有种痘之法(董玉山《牛痘新书》,1884年刊)。还有学者记载了宋真宗时期宰相王旦的儿子王素小时候找过峨眉山的某个“神医”种过痘,后来终生没有患过天花(朱纯嘏《痘疹定论》1713年刊)。

但是以上的记载都属孤证,比较可靠的说法是在明代隆庆年间,宁国府太平县天花流行时,当地人采用种痘法来免疫。后来种痘师成为一种专门的职业,从事这种职业的以宁国人居多,晚清时期甚至有专门的痘师局。

早期的种痘是将感染过天花病毒后自愈了的患者体表的天花脓包挑破,从中取出一些浆液,用棉花沾上一点,塞入接种者的鼻孔。接种者会出现轻微的感染天花的症状,多数接种者会产生了免疫力,在天花大流行时不会再感染上天花。不过也有约2%的接种者会因为种痘而感染上天花病毒并死亡,所以当时的种痘还是一件非常冒险的行为。但在天花病毒大流行时期,很多人还是愿意冒着这种风险去种痘以避瘟疫。

自愈者的血清中有抗毒素,自愈者身上的痘疮里的病毒已经相当于现在的减毒疫苗,能够帮助接种者产生抗体。这种免疫的方法虽然在今天看来还比较原始,但是在历史上却拯救了很多人的生命。

中国的种痘术很早就传到了其他国家,早在17世纪日本人和朝鲜人就从中国学会了人痘接种术,日本的池田正直从中国人那里学习到了种痘术后,在日本专门开设了痘科,池田家族的后人以此为业。

1688年,俄国医生来北京学习种痘术后,种痘术开始在俄国传播,并经俄国向土耳其和北欧传播。再由当时英国驻土耳其公使蒙塔古的夫人传到英国,之后开始在欧洲大陆传播开。

不过种痘术最初进入欧洲时,也引起了很大的争议,很多欧洲人不相信种痘术。英国人在得知种痘术40余年后,才在一次天花大流行时不得已接受了种痘术,可见社会偏见是多么的难以战胜。

后来英国医生琴纳(Edward Jenner)偶然发现给奶牛挤奶的女工们在感染了牛天花后,不会再感染人天花病毒。

琴纳之前曾经给人接种过人痘苗,在中国人的种痘术的启发下,他试着给人接种牛痘,结果表明,接种牛痘是一种比接种人痘安全多了并且很有效的免疫方法,牛痘接种者几乎没有死亡的。

1840年,英国议会通过法案承认牛痘苗是更为安全的预防天花的方法,于是人痘苗被牛痘苗替代了。

当然,牛痘苗出来后,社会上也是传言四起,有人说接种了牛痘苗的人可能会长出牛犄角,鼻子也会变成牛鼻子。因为无知和偏见诞生的种种流言蜚语阻碍了牛痘苗的普及,不过事实最终还是战胜了偏见,牛痘开始在欧洲普及开来。

在欧洲普及的同时,牛痘苗也开始通过东印度公司的一些职员向中国传播。英国人皮尔逊专门写作了中文版的《英吉利国新出种痘奇书》在中国教授琴纳发明的牛痘接种术。不过中国人并不接受这种新鲜事物,皮尔逊的中国籍助手邱熺为了能让中国人接受牛痘术,用传统中医理论把接种牛痘术包装了一下,写成了一本《引痘略》来介绍牛痘疫苗,这才让牛痘渐渐的为中国人所接受。

随着人类工业文明的发展,牛痘疫苗的冷藏技术也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在世界卫生组织的协调下,全球各国开始利用疫苗向天花病毒打了一场攻坚战。到1979年10月,世卫组织在非洲肯尼亚宣布这场攻坚战胜利了,并为此举办了庆祝仪式。

1980年5月,世卫组织正式宣告天花病毒被人类战胜。为了预防天花病毒复发,目前全球储存了2亿份天花疫苗。美国和俄罗斯的科学家也在通过实验室里的病毒样本观察和研究天花病毒的自然演化规律,以避免再爆发天花疫情时人类措手不及。

人类战胜天花病毒历尽了千辛万苦,天花病毒被消灭大大的鼓舞了人类的信心。但是并不是每一种病毒都像天花一样能被战胜,迄今为止,艾滋病病毒已经被发现了40年,人类投入了数百亿美元的资金去研发艾滋病疫苗也未能成功。和艾滋病毒一样,我们发现的很多病毒到现在都没有疫苗。

与此同时,这些年有数十种新型病原微生物出现,人类一直陷在各种各样的传染病的包围之中。虽然我们现在的卫生条件改善了不少,但是我们离战胜传染病还很遥远。

由于生态环境的原因,非洲的热带雨林、中国的云南和印度的恒河流域自古至今都是人类重要的疫源地。时不时的会有一些传染病在这些地方出现,然后迅速影响全球。这些地区是相对贫困和落后的地区,卫生条件差,居民的卫生意识也薄弱,所以这些地方预防传染病的爆发还存在弱点。

所以要想战胜传染病,首先要战胜贫困和落后,改变区域发展不平衡的局面。我们只有通过发展经济和教育来提升落后地区居民的素养,改进他们的生活习惯和卫生状况。而这些都是人类社会的重大难题,所以我们人类要想完全摆脱传染病还任重道远。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